你只能是我的

    慕凌轩?成甜甜大惊,她绝没有想到慕凌轩此时会来这里,她以为谁都不会来这里她才会这么肆意妄为地哭的,她并不想让人看到自己脆弱的样子,尤其是慕凌轩!

    成甜甜赶紧拉着被子在自己的脸上胡乱糙了几下,大声地说:“我没哭!”

    慕凌轩听了她那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不觉好笑,真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倔强,这么要强的丫头了,一点儿也不示弱,一点儿也不矫情。

    “院外十丈都能听到你的声音了,还说没哭?”慕凌轩笑笑,在她的床边坐下来。

    “你来干什么?”成甜甜没好气地说,头仍然蒙在被子里,不想让他看到自己那哭得花里胡哨的脸。

    “过来看看你,你最后一句话吓到本王了,不知你打算怎样做出让本王后悔的事?”慕凌轩说着,将她蒙着头的被子掀开,调侃地道:“这么久不出来,小心闷出问题来。”

    成甜甜“忽”的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气势汹汹地瞪着他:“不要你管。”

    “你是本王的妻,本王不管你谁管你?”慕凌轩扬了扬眉,有点好笑地看着她那张大花猫一样的脸。

    “我说了我要跟你离婚!”成甜甜愤愤不平地说。

    “你还真把这两个字拿来当戏唱了?”慕凌轩满目嘲讽地看了成甜甜一眼,眸光笼上一层寒意:“本王也说了,想离婚,等下辈子。”

    “慕凌轩,其实我们这样,又何必呢?”成甜甜想了想,准备心平气和地跟他谈一下:“有位名人说过,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我们两个,你也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你,这么勉强凑合在一起,有什么意义呢?”

    “本王觉得,很有意义。”慕凌轩注视着她,不紧不慢地说:“成甜甜,别想着逃开本王,也不许,你跟别人有爱情,你只能是我的!”

    “哼!”成甜甜冷哼一声,别过头去,懒得理他。

    “起来,去给本王做些吃的去。”慕凌轩伸手过来拉成甜甜,微微一笑:“你不是挺会做饭的吗?本王还没有吃呢。”

    “青青让厨房给你准备了那么多好吃的,你不去吃,你要我做?”成甜甜甩开他的手,坐在床上不肯动。

    “那时不想吃,现在忽然想吃了。”慕凌轩轻笑着说道。

    是的,经过跟成甜甜的这一番热闹的唇枪舌战,他心里的郁闷消散了不少,也能够吃得下东西了。

    “厨房里什么都没有了,我和莲宝都是随便吃的。”成甜甜嘟嘟嘴说,却又突然觉得他们此时的这种对话很像一对真正的平常夫妻,心里不免怪怪的。

    “你们吃的什么,本王就吃什么。”慕凌轩似乎也不以为意。

    “那你先跟我说对不起,并保证以后不能这么不尊重我了。”成甜甜想了想说道。

    “真要说才行?”慕凌轩轻轻抿了抿唇,有点啼笑皆非,他的确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也从来没有人这么要求过他。

    “当然了,你今天严重伤害了我的自尊,你肯定得道歉。”成甜甜一脸认真地说。

    “可你也泼了我一脸茶水,咱们也算扯平了吧。”慕凌轩笑道。

    “那不一样,反正你出口伤人在先,你就得道歉。”成甜甜看着他,神情语气分外郑重其事:“你态度好一点,咱们这样的合作关系就还能维持下去,不然我什么都不干了!迟早得跟你……”

    这时候慕凌轩伸出手轻轻捂住了她的嘴,戏谑地笑:“千万别再说那两个字了,本王听了心慌。”

    “那你道歉啊。”成甜甜撇了撇嘴道。

    “好,本王道歉。”慕凌轩仿佛下定了决定,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地说:“本王今天因为心情不好,对甜甜小姐说话太无礼,严重伤害了甜甜小姐的自尊心,真是罪大恶极,请甜甜小姐大人大量,原谅本王。”

    成甜甜“扑哧”一下笑出声来:“一看就是假心假意,太不诚恳了。”

    “这样还不够诚恳吗?”慕凌轩故作惊讶地挑挑眉,随后静静地看住成甜甜,低声地说:“甜甜,对不起。”

    成甜甜是个心地开阔的女孩,看到他真心认了错,便也不再计较,起身下了床说道:“我去给你下面条吧。”

    两人一起来到紫玉苑的小厨房里,成甜甜拿了一点面粉,兑上水,开始揉面擀面条。

    慕凌轩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成甜甜洗洗切切,忙忙碌碌,窈窕的身影就像翩飞的蝴蝶。

    他突然感觉心情非常宁静安逸,那些痛苦的,剪不断理还乱的伤神往事似乎都渐渐沉到了心底深处,不再荡起涟漪。

    面条煮好后,成甜甜又打了两个荷包蛋进去,撒上香油葱花,然后才从锅里盛到一个青瓷大碗里,端到慕凌轩的面前放好:“王爷,尝尝看,你可能从来没有吃过这么简单的饭吧。”

    慕凌轩挑起一筷子面条尝了一口,也不知道是真的饿了,还是因为心情平静下来了。他真的觉得这个面条非常好吃,比他以前吃过的任何一次饭都要味道鲜美。

    “甜甜真能干,这个面条是本王吃过最好吃的面条了。”慕凌轩衷心地夸奖了她一句。

    “呵呵,你是故意哄我的吧,你吃过那么多的山珍海味,怎么会觉得我做的最好吃呢?”成甜甜弯着眉毛笑了起来,露出她尖尖的小虎牙,模样很可爱。

    她不相信慕凌轩说的是真的,可是心里却依然觉得很受用,有种甜滋滋的感觉。十六岁的女孩子,听到别人的赞美总是开心的。

    “本王说的是真的,甜甜,我有时心想,你真不像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一个千金小姐,怎么会做这么多的事?”慕凌轩笑笑,把他心里的疑问说了出来。

    “那是因为我从小就很勤快,从小就喜欢干家务事,这些都是我天生的爱好。”成甜甜嘻嘻一笑掩饰过去。

    慕凌轩也不继续追问,心里却总觉得这个女孩不是那么简单,有点象谜一样的神秘难解。

    这大约是成甜甜和慕凌轩认识以来相处得最温馨的一个时刻了,慕凌轩吃面条,成甜甜就坐在旁边陪着他。两人的交谈也很融洽,没有像往常那样一见面就拌嘴。

    等到慕凌轩吃完了,成甜甜收拾好桌子,又将碗筷泡在铜盆里洗干净了,用毛巾擦了擦湿淋淋的手说:“走吧。”

    慕凌轩却在成甜甜洗碗的时候,注意到她的手不像他认识的其他女孩那么细腻嫩滑,软若柔荑。

    成甜甜的手虽然也很白皙,但是看起来却有点点粗糙了,指腹上竟然能看到薄薄的嫩茧,大约是她这段时间一直在做家务的原因。

    心不知怎么就揪了一下,涌起一丝说不出的难过,夹杂着淡淡的怜惜。

    这女孩,说起来是自己的王妃,自己又什么时候舍得让自己的那些女人受过苦?

    可是看到这双手,就仿佛能看到她嫁过来后过的是什么日子。

    每天都在干活,每天都在忙碌,没有得到过自己一天的温柔,也没有得到过下人们一天的尊敬。她依然那么快乐自在地生活着,不抱怨,不吵闹,也不自怨自怜……

    情不自禁地就走过去,轻轻握住了她那双还没有完全擦干的手,慕凌轩动情地说:“甜甜,以后不要在这里自己做饭了,过去和我一起吃饭吧。”

    成甜甜愣了一下,不由想起她刚刚嫁进王府的第二天早晨,走进王府那豪华的饭厅时,慕凌轩和青青坐在一起那甜蜜恩爱的样子,同时他对自己说出的那句冰冷无情的话语:你只是王府一个贱奴,有什么资格和本王坐在一张桌上吃饭?

    唇边浮起一丝讽刺的苦笑,她不露痕迹地从慕凌轩手中抽回自己的手,淡漠地说:“王爷,我已经习惯在这里吃饭,我不会过去的。那里,就留给你和青青吧。”

    “成甜甜,你……”慕凌轩又忍不住有点想发火,为什么这女孩每次在自己想对她柔情蜜意一些的时候,她的表现就是这么无动于衷?甚至可以说是嗤之以鼻?仿佛安心要惹恼自己,略微顿了顿,语气强硬了一些:“如果本王一定让你过去呢?”

    “请王爷成全我剩余的这一点自由。”成甜甜淡淡然一笑,目光坦荡无澜,与慕凌轩静静对视。

    慕凌轩看着她那一脸的纯净透明的笑容,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她的身上,有着别人所没有的的清雅沉静,仿若一池泉水,清澈至底,淡泊宁静。自然得如同水,如同空气,让人只看一眼,便能宁静下来。

    此时却听到门外传来说话的声音,莲宝和慕飞走了进来。

    莲宝和慕飞出去溜达了一圈,回来看到厨房里亮着灯,不免奇怪,便顺便走进来看一看,却没有想到是王爷和王妃在里面。

    两个少男少女心中有些惊讶,更多的却是欣喜。此刻王爷和王妃看起来,似乎很好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