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的,你给不起

    这是一首老歌,成甜甜记不清第一次是在哪儿听过的。但是她一听到这首歌就特别喜欢,很快就铭记于心了。

    此刻,她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想起了这首歌,并且唱了出来。

    老实说,慕凌轩刚刚听到成甜甜张口开始唱歌的时候,他真有一种把她嘴巴捂住的冲动。

    他的心情那么烦闷,他看着她又那么不顺眼,她此时老实点倒也算了,偏偏她还那么不识趣,有声有色地在他面前发出让人心烦意乱的声音。

    但是听了两句,慕凌轩突然被她唱的这首歌所吸引。

    歌词很特别,曲调也很特别,轻松,活泼,欢快,不同于他以前听过的任何一首乐曲。

    而且,成甜甜的歌喉确实不错,是个天生能唱的料,把一首短短的歌曲唱得声情并茂,娓娓动听。

    慕凌轩竟然静静地听着成甜甜唱了下去,没有打断她。

    一首歌唱完了,成甜甜安静了下来。

    却听到身后慕凌轩轻轻咳了一声,声调平淡地问:“怎么不唱了?”

    “唱完了呀。”成甜甜愣了楞,没想到慕凌轩会主动跟她说话。

    “再唱。”身后传来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两个字。

    “咦?你喜欢听歌?”成甜甜有些奇怪地回过头去,正对上慕凌轩也在看着她。

    “一般。”慕凌轩和成甜甜清澈纯净的目光对了个正着,他竟然感到微微的别扭,下意识地调开视线不再看她,淡淡地道:“本王还想听你唱。”

    哈哈,成甜甜心里一乐。

    可能这古代王爷从来没有听过这种现代流行歌曲,偶尔听到她唱一首就觉得特别好听。他既然想听,那么自己就再给他表现一下。

    反正自己的这个前身,正版的千金小姐成甜甜,大约天生是属于艺术细胞极其丰富的女孩,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还有一副得天独厚的好嗓子。自己既然承接了她的这些文艺天赋,不显摆显摆也亏了。

    “王爷,我再给你唱个流行的。”成甜甜甜甜一笑,转过身去又开始唱起来。

    这一次,她唱的是张韶涵的《隐形的翅膀》。

    这也是成甜甜非常喜爱的一首歌,里面的歌词就是她心灵的真实写照,唱出了她的心声。以前在现代,每当她失望,彷徨或者无助的时候,她就轻轻唱起这首歌,用歌声来安慰自己,鼓励自己。

    “每一次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每一次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飞过绝望。不去想他们拥有美丽的太阳,我看见每天的夕阳也会有变化,我知道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带我飞,给我希望。我终於看到所有梦想都开花,追逐的年轻歌声多嘹亮。我终於翱翔用心凝望不害怕,哪里会有风就飞多远吧,隐形的翅膀让梦恒久比天长,留一个愿望让自己想像……”

    成甜甜唱得非常动情,眼睛里渐渐闪出了泪光。她仿佛又回到了在现代时那些孤单的,被奚落和被歧视的日子,唱完了还沉浸歌曲的余味之中,久久回不过神来。

    而慕凌轩也被她的歌声打动了,这时候的成甜甜,完全展露了她与平时截然不同的一面,不再那么满不在乎,不再那么嘻嘻哈哈。她变得沉静,深沉,还带着点淡淡的忧郁。

    两个人又半天没有再说一句话,但是这时候他们的心境都和刚才不一样了。

    刚才仿佛都是带着气不说话,而现在却是融入了这首歌曲的意境,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些感慨万千。

    “你这些歌都是在哪里学的?本王怎么从来没听人唱过?”过了好久,慕凌轩又开口问道。

    “一个神秘的地方,我曾经去过一个神秘的地方。”成甜甜淡淡地笑了一下,没有再说是在梦里学的。

    慕凌轩不由把目光投注到坐在身前女孩的身上,只看到她一头乌黑的秀发迎风吹送,在夕阳的映照发出生动的光芒。

    他突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这个女孩不知来自哪里?有时天真可爱,有时高深莫测,也许,真的不属于他们这个世界……

    “还会什么?再多唱几个。”慕凌轩说。

    “王爷,是不是我唱得很好听?”成甜甜又转回头来,水灵灵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慕凌轩。

    慕凌轩淡淡扫了她一眼,冷漠地说:“不是。”

    确实,她是唱得很好听。可是看着她那期待的眼神,他就是有种想和她别着来,不让她称心如愿的感觉。

    这真是很难解释清楚的一件事情,他对一般的女孩子即使不说怜香惜玉,也断不会这么不给面子。

    唯独对成甜甜,从始至终,他都特别地苛责。总想故意气她一下,欺负她一下,连他自己都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难道真的只是因为她是成家的女儿,仿佛也不全是……

    “既然觉得我唱得不好听,那干嘛还要我唱啊?我又不是卖唱的,再说卖唱的还能收几个钱呢,我却连一句好话都听不到!我不唱了!”成甜甜气鼓鼓地转过身去,心里很不高兴。

    “呵呵,你唱一个要多少钱?本王可以加倍给的啊。”慕凌轩的唇角微微露出了一丝笑意,乌云密布的脸色开朗了一点点。

    说起来也真是不可思议,只要看到她生气,他的心情往往就会好一些。看来,她跟他还真是前世结了孽的冤家。

    “我不要钱,我要的东西你给不起。”成甜甜轻轻撇了撇嘴。

    “不就是你所谓的自由吗?有什么给不起的?”慕凌轩勾了勾唇,语带嘲讽地说:“你识趣一点儿,说不定哪天本王的心情一好,就放你自由了。”

    “哼,你以为你真是我的天我的地了?还放我自由?你有什么权利说放这个字?我又没有卖身给你,我也不是你抓起来的犯人,我的自由我自己会把握,不用你来放!”成甜甜冷冷地说。

    “呵呵,成甜甜,你的歪道理总是比谁都多。那本王倒想看看,你要如何把握自己的自由?”慕凌轩冷然一笑,加快了马速,不再理她。

    很快到了靖王府,几个人下得马来,走进王府。

    刚一进王府大门,就看到打扮得明艳动人的青青带着春雪迎了过来。

    “王爷,你可回来了。这些天,妾身一直惦记着王爷,饭也没吃好,觉也没有睡好。”青青一见到慕凌轩,不顾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就像一只花蝴蝶一样扑进了他的怀中。

    慕凌轩却没有像往常那样把青青拥住,而是轻轻推开了她,声调淡漠:“本王很累。”

    这个动作不止青青愣住,就连成甜甜也吃了一惊,因为慕凌轩是最喜欢在她的面前表现和青青的恩爱了的。

    今天,他和青青小别相见,按常理说应该更亲热一点才是吧,可是他却就这样把满腔柔情期盼着他回来的青青推开了。

    青青呆了呆,虽然满心的不解与委屈,却还是带着她那温柔妩媚的笑容说:“王爷,你赶了长路,肯定累了。我让厨房烧了王爷最爱吃的红烧鱼骨,等会儿吃了饭,青青再帮你捶捶背,揉一揉。”

    “不用!本王的事情很多,你自己去吃吧。”慕凌轩仍然神情漠然,说了这句,他没有再看他们任何人一眼,大步走了。

    “王爷……怎么会这样?”看着那个冷漠而又萧索的背影,青青这样极会掩饰自己情绪的女子,眼里也盈出了淡淡的泪光。

    她想不通,平日一直对她宠爱有加的王爷,怎么出了一趟门,回来后会对她变得这么冷漠?

    青青把询问的目光投向成甜甜,成甜甜同情地对青青摊了摊两手,意思是我也不知道。

    “慕飞,王爷为何一回来就不高兴?”青青又问站在一边的慕飞。

    如果说慕凌轩这样冷淡对成甜甜算是家常便饭,那么对青青这样就是稀奇古怪了。所以,她的心中既失落又困惑,总想弄个明白。而慕飞一直跟随在王爷的左右,应该什么都清楚。

    “王爷可能是赶路太累了吧。”慕飞答道。

    他知道王爷一路上都心情不好,几乎跟他们所有的人都没有说过几句话,可是他也只能这样回答。

    青青怅然地叹了口气,对成甜甜说:“王妃,我先告退了。”

    说着她姗姗转身走了,春雪也跟着她一起离去。

    “王妃,我送你们过去吧。”慕飞开口道,他的手里提着刚才莲宝提着的那两个大包袱。

    “好,谢谢你。”成甜甜嫣然一笑,坦然说道。

    “这是我们下人应该做的事,王妃不必客气。”慕飞也没想到成甜甜竟然会跟他说谢谢,一时又惊奇又感动。

    “呵呵,慕飞,我们小姐就是这么体恤下人,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们小姐最好了,比你那个王爷可好多了吧。”莲宝在一旁笑着说。

    “呵呵,王妃和王爷,我觉得都好。”慕飞憨厚地一笑。

    三个人一起说说笑笑着往紫玉苑走去。

    到了紫玉苑,慕飞同她们告辞说要去看看王爷有没有什么吩咐。成甜甜又跟莲宝分工合作,她安排莲宝收拾房间,自己去厨房做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