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招拆招,自得其乐

    微微叹了口气,云樱翻开睡袍的衣领,看见自己白皙的身体上,那些妖娆醒目的吻痕还在。

    这些嫣红的印迹,在当时让她感觉那么快乐幸福,此刻看起来却分外刺眼难受。

    她赶紧又把衣领盖好,在心里喃喃地说:子洛,原谅我,原谅我……

    成夫人走了进来,云樱赶紧从床上坐了起来:“娘,您来了。”

    “云樱,你身子不适就别起来了。”成夫人走到床边坐下,将手搭到云樱的手上,慨叹着说:“孩子,这次让你受苦了,吓坏了吧?”

    云樱的眼睛一红,成夫人此刻慈母般的关怀让她的心中更觉得羞愧不安,声音不由有些哽咽:“娘,没事了,开始是挺吓的,后来王爷及时赶来了,把那些抓我的人都杀了。”

    “唉,云樱,娘知道你一直是个懂事的孩子,可是这一次,你半个月不回来,真是让娘操碎了心。”成夫人叹了口气,一语双关地说道。

    “娘,是我不好……”云樱只说了这几个字便轻轻垂下了头。

    此时,成夫人却一眼瞥见云樱散开的衣领里,她娇嫩的颈项上有几处(暧)昧的红痕。

    成夫人的眉头皱了起来,胸口蓦地像压上了一块重重的大石头,堵得格外难受。

    “云樱,有些话我知道你可能不爱听,但是我还是得跟你说。”好半天,成夫人才声调沉沉地开了口:“咱们女人家,最讲究的就是要恪守本分,有一个清清白白的名节。以前的事情就不提了,你现在既是嫁给子洛做了成家的媳妇,那做什么事情都还是要有个分寸,不能光想着自己,还要多想想成家,多想想子洛。万一有个什么事,我们成家可丢不起这个脸面。”

    “娘,我知道。”听着成夫人意有所指的话,云樱白玉般精致的脸孔顿时涨得血般通红,头更是低得不敢抬起。

    看到云樱此刻羞愧难当的模样,成夫人更加肯定她和慕凌轩在外面一定做出了对不起子洛对不起成家的事,不由气血上涌,脸色沉了下来,语气也变得重了:“云樱,你和子洛成亲三年也没养个一男半女,子洛一天到晚又只知道围着你转,眼里没有半个别的女人。你若是真的明晓事理,早该劝着子洛再收一房妾室,为成家延续香火了。”

    “娘,我不是故意的……”云樱惊慌地抬起头看了成夫人一眼,又赶紧垂下了头去,她不敢和成夫人对视。

    “你现在心里有个数就行,我已经想好了,等到子洛这次回来,不能再耽搁了,一定得给他找个好人家的女孩早点收房。他只怕因着你又是不肯干的,你到时候得帮着一起劝劝他,让他答应这事。新人进门了,也不要让他总来你的房里黏在你的身边,成家总没有孙子怎么行呢?”成夫人蹙了蹙眉头说。

    给成子洛纳妾的事情,她本来还没有下定这么大的决心。

    她知道自己的儿子心里只有云樱一个,不会同意再娶别人。抱不上孙子,成夫人也只能自己干着急。

    若是这媳妇安守本分,真心对待儿子,这事或者还可以暂时缓缓。

    可是现在,被儿子当成心肝宝贝的媳妇明显在外面做出了有辱门风的事情,难不成还要自己的儿子一辈子只守着这样一个对他不忠不贞的女人吗?

    所以,成夫人立刻打定了主意,赶紧给儿子再物色一个好的女孩娶进门来。

    一来为成家早日开枝散叶,传宗接代。二来也让自己那个一门心思只想着云樱的儿子知道,天下并不只有云樱一个女人。

    “娘,我知道了,我到时候……会帮着劝劝子洛。”云樱沉默了半晌,才轻轻吐出一句话。

    她从来没有想到,成子洛的身边也有可能会有别的女人。

    从她记事起,她好像就是跟成子洛联系在一起的,成子洛这个人也只属于她。

    他什么都听她的,小时候他对自己的亲妹妹甜甜都没有对她好,长大了就更不用说了,她就像他心目中唯一的那个女神,谁都不能取代,谁都不能超越。

    可是现在,成夫人却说要给只属于她,只听她一个人指派的成子洛另找一个女人回来,并且让她帮忙劝说成子洛答应娶别的女人。

    云樱只感觉心头发堵,一时酸楚得厉害,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

    成夫人见云樱爽快地答应了自己的话,心中又稍稍好过了一些。

    她的话儿子不见得听,但是她知道云樱的话儿子一定会听。只要儿子答应再娶一房妾室能给成家早日添丁加口,那她也就了却一桩心事了。

    看到云樱有点眼泪汪汪的样子,成夫人的心又软了一点点。毕竟,这媳妇也是从几岁起就跟在她身边长大的,感情如同母女。

    虽说她这次做出的事情实在是伤了老人的心,但是对云樱,成夫人总还是有真心的疼爱的。

    儿子子洛又从来把她当做心尖上的宝贝,现在她也同意了帮着一起劝说子洛再娶一房妾室,只要她以后真心跟着儿子,不再惹出什么是非,这次的事就不追究了吧。

    何况,再追究也只是家丑,说不定还会影响到甜甜的婚姻……

    这样想着,成夫人惆怅地叹了口气,语气软和了一些:“云樱,即使再给子洛娶一房,也是你大她小,她什么也都不如你的。你才是成家正牌的少奶奶,她只是个小妾。子洛那孩子,打小就是个死心眼,我想着即使再有了人,他的心也只会挂在你一人的身上,你也没有什么好难过的。”

    “娘,我都懂的……”云樱轻轻点了点头,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唉,你先好好歇会儿吧,我去厨房让他们给你炖锅鸡汤,好好补补。”成夫人又长叹了一声,给云樱把被子拉好,起身走了出去。

    而云樱,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悲凄,扑在了床上失声痛哭,一边哭一边喃喃自语:“子洛,子洛,你如果有了别的女人,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这个时候,成甜甜正和慕凌轩骑着那匹骏马往靖王府赶,慕飞和莲宝骑着另一匹马跟在他们的身边。

    因为是在街道上行走,人流不息,所以他们控制着,马并没有奔驰起来,只是不紧不慢地往前面踱着步。这种速度,很适合马上的两个人交谈。

    四个人两匹马,那真是形成鲜明的两种对比。

    一边是慕飞和莲宝,两个人讲得眉飞色舞,欢声笑语不断。

    而这边,慕凌轩和成甜甜,却像是两个素不相识勉强搭伴骑着同一匹马的陌生人,都冷着脸,谁也不开口说话。

    不对,应该是说比陌生人都还不如。陌生人虽说不亲热,但是至少还是平和的。

    而他们俩此刻脸上的表情,都那么硬邦邦冷冰冰的,就像是前世的仇人到了一起。

    成甜甜坐在慕凌轩的前面,本来她还想问一问他是在哪儿找到云樱姐的?是什么人抓的云樱姐?

    但是慕凌轩那冷如冰霜,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使她终于什么也没有说。她知道这种情况下,她问也是白搭,慕凌轩不会好好跟她说的。

    她能感受到背后男人身体传过来的阵阵寒意,透着彻骨的冰凉,真的仿佛挨在一块冰山之上。

    这和她那天跟纪风同乘一匹马的感觉截然不同,纪风一直小心地搂着她,温和亲切地在她的耳边低语。

    同纪风在一起,成甜甜无形中就能感到一种温暖踏实的感觉,很安心。

    而现在和慕凌轩挨在一起,成甜甜真怀疑他是不是练过可以使自己周身几米以内散发超能寒气的独门武功?

    那么冷,那么透心的凉。不过他这样的人,夏天靠在他的身上应该不错,就像靠着了一块冰,天然空调啊……

    成甜甜这样一想,就忍不住偷偷笑了起来。刚才因着慕凌轩那莫名其妙的恶劣态度而使她心里产生的那一点点郁闷一扫而空。

    是的,天这么蓝,水这么绿,空气这么清鲜,而自己又是这么年轻美丽,前面未知的岁月还有大把的美好时光等待着自己去探索开拓,有什么可郁闷的呢?有什么可悲哀的呢?

    即使是现在困在了这样一桩不如意的婚姻,遇到了一个世上最不可理喻的男人。但是他不好,自己也有办法应付他。

    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自己完全可以见招拆招,犯不着为了他那样一个对自己像是几辈子仇人的男人而影响自己的心情。

    穿越如此神奇,青春如此宝贵,没有人对你的快乐负责,快乐一定得自己寻找。

    成甜甜就是这样一个乐观积极的女孩,她一想通之后,感觉前途一片光明。

    慕凌轩绷着脸不理她,身边慕飞和莲宝又讲得那么热闹,她就自己随口唱起歌来:“我们正当年青,我们充满活力,纵然有不如意 ,何必介意 ?不要不要叹息 ,不要自暴自弃,成功或失败,就靠你自己。看大好时光,转眼消失去,再不好好珍惜,来不及 。你莫迟疑 ,多努力,欢乐的影子 ,永远伴随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