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不下的恩怨情仇

    出了客栈大门,慕飞和那些侍卫都在外面等候着他们。他们身边不远处,除了之前的那几匹骏马和黑虎,还多了一辆豪华马车。

    慕凌轩走到马车前,回头对跟随在他身后走出来的云樱说:“你上车吧。”

    “你……不坐车?”云樱迟疑了一下,轻声问道。

    她还是希望,他能陪着她一起坐车的。毕竟,回京城的路途还那么远,而她,始终觉得身边有一个人才会有安全感。

    慕凌轩看了看云樱,她那双水雾迷蒙的大眼睛里满含的希翼和期待,让他的心底不禁泛过苦涩的涟漪。

    他起先,是真的准备让慕飞他们把他的马牵回去,而他陪着云樱一起坐车的。

    经过了昨晚,他对云樱,除了以前那种深不见底的爱,又多了一分发自内心的责任感。

    他想着的是以后要加倍地对她好,呵护照顾她一生一世。

    云樱胆子小,那他就不骑马,陪她坐车。云樱的身体弱,又刚刚流过产,那么他就抱着她,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尽量让她坐车赶路的这段时间里舒适一些。

    可是这一切,都是他以为云樱从此愿意陪伴在他的身边,愿意做他今生今世携手一生的妻子的前提之下才有的。

    现在,云樱已经明白无误地告诉了她,她还是离不开成子洛,她还是要留在成子洛的身边,她还是选择做成子洛的妻子……

    他又怎么还能这样做?抱着她吗?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吗?这些开始想着无比甜蜜的事情怎么现在再想起来觉得那么讽刺和刺心?

    “我骑马。”慕凌轩简单地答了三个字,努力忽略掉云樱眼里倏然闪现的失望,转身准备走到自己的马前。

    “轩!”云樱猛然叫了他一声。

    慕凌轩回过头来,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她。

    “你真的……不管我了吗?”云樱的声音微微颤抖,眼睛里的泪光盈盈欲坠。

    慕凌轩忍不住用手揉了揉自己的额角,是这几天休息少了吗?怎么突然间感觉头好痛,心好累……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让他怎么说她呢?她又没有勇气和自己终身相守,她又想让自己一如既往照顾着她,甚至不顾及周围所有人的感受。

    世间,怎么竟然会有如此荒唐的女人?在昨晚和自己那样亲密了之后,却在今天告诉自己,她离不开的是另一个男人。

    世间,怎么竟然会有如此不知满足的女人?她亲手打破了自己对幸福的全部渴望,却还要求着自己最好守护着她。

    慕凌轩苦笑一下,走过去站在云樱的面前,低头俯视着她像玫瑰花一样娇艳迷人的面颊,用低哑的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得清的声音说:“你搞清楚,现在,不是我不管你。而是,你没有要我。”

    说罢,慕凌轩再没有看云樱一眼,转身大步走向自己的马前。

    他听到身后云樱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他知道她一定是哭了,眼泪也许落满了一脸。

    他硬着心肠往前面走,不让自己回头。

    怕自己一回头,见到她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又会忍不住伸臂将她拥入怀中,重而再度陷入对她那解脱不了的魔障……

    他们回到京城时,已经将近黄昏。

    慕凌轩只带了慕飞一起过来将军府这边,其余的侍卫都让他们先回去了。

    当他端坐在马上,看着将军府朱漆色的大门和那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内心如同激流飞溅,波涛汹涌。

    往日的悲欢离合,恩怨情仇,一幕一幕在他的脑海中翻滚回放。

    这个地方,他本来就不喜欢。而现在,他更是看到了就如同心被重重撕开一个血淋淋的大口子,生生作痛。

    他不能忘记,三年前,成子洛就是在这里强行占有了娇小柔弱的云樱,使他彻底失去了一生的挚爱,从此陷入漫无边际的痛苦。

    即使他现在对云樱,已经想好了彻底放手。他们今天,也已经算是彻底决裂,再无可能回到往日的柔情蜜意。他,也不能忘记,成子洛那样做给他带来的深深耻辱,以及永远不可磨灭的伤痛。

    云樱下了马车,看到慕凌轩还端坐在马上,似乎没有下马的意思,便走过去问道:“你不进去吗?”

    慕凌轩低头看了看云樱,果然见她眼睛红红的,脸上有残留的泪痕。

    虽然心中仍微微刺疼,面上的表情却冷峻无比:“本王不进去了,你回去看到成甜甜在这里,就让她出来一下。”

    这是他,第一次在云樱面前自称本王。

    心细如针的云樱岂能注意不到?不禁心头一酸,抬头看了看周身披着夕阳如谪仙般俊美英武的男子,想要说点什么,慕凌轩却专门避开了她的视线,将目光投向深远的前方。

    云樱咬了咬唇,心底涌起深深的失落,她知道自己这次,彻底地失去他了。

    忍住又想要奔涌而出的泪水,云樱叹了口气,回身朝将军府走去。

    是的,既然已经回来了,就什么也不要想了。这条路是自己选的,那就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从此,自己会全心全意爱着子洛,心底再无另一个男人的身影……

    此时,成甜甜和成夫人正在家中算着慕凌轩和云樱今日该回来了,忽然听到管家来报说少夫人已经回来了,母女俩赶紧一齐起身向外面走去。

    成甜甜跑得快,先遇到了刚刚跨进府门的云樱,她冲上前去一把握住了云樱的手,亲热地说:“云樱姐,你可回来了,你好不好?身体要不要紧?”

    “甜甜,我很好,多亏王爷救了我。”云樱笑笑,掩饰住自己内心的不安,对成甜甜说:“王爷在外面,让你出去一下。”

    “他来了怎么都不进来呢?”成甜甜有些奇怪,那男人,又发什么邪了?怎么送云樱姐回来连将军府的大门都不进了呢?反而让自己出去一下?真是晕啊。

    “他……大概是不想耽搁,想早点赶回王府去吧。”云樱顿了顿,随意找了个理由给成甜甜解释着。

    这时候成夫人也走了过来,云樱见了喊了一声:“娘。”

    “云樱,回来了就好。”成夫人注视着云樱,目光里有着关切,又有着一丝审视的味道:“你的身体怎么回事?怎么要在外面耽搁那么久?”

    “娘,我那天……突然身体很不舒服,大夫说要休息半个月……”云樱犹豫了一下,没有说出自己流产的事情。

    她知道,成夫人想抱孙子都快想疯了,虽然嘴上没有明说出来,但是心里对自己三年来未怀孕生养肯定也是颇有微词的。如果让她知道自己好不容易怀上了孩子却又意外流掉了,她必定会深受打击。

    而自己怀孕一次这么艰难,经过了这次意外流产,还不知道以后什么时候再能怀上?或者还能不能怀上?

    还是先不说吧,万一以后怀上了,那对大家来说,都是意外的惊喜。若是再也怀不上,那也只当自己是个从来就不能怀孕的女人吧……

    “什么病要休息那么久?回京城来条件不是更好些吗?云樱,你这次……唉……”成夫人依然仔细地观察着云樱的脸,她注意到云樱的嘴唇有轻微的红肿,眼睛仿佛刚刚哭过,这绝不是意外吧?她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子一沉,一句话没有说完,只变成了一声深深的长叹。

    “娘,我那时……实在是走不了,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成夫人探询味极浓的目光让云樱的心中一阵慌乱,不自然地垂下了眼帘。

    她那时愿意把身体奉献给慕凌轩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也没有想那么远。

    可是这时候回来了,面对着平日待自己如同亲生女儿般疼爱的婆婆,她才知道,让慕凌轩那么亲吻爱抚过自己之后,自己心中的愧疚会那么深重,她根本无法坦然面对这些与自己像家人一样亲近的成家上下。

    “娘,云樱姐刚回来,也挺累的,让她先去歇息吧,什么话可以以后慢慢说啊。”成甜甜看到云樱神色不对,而自己的娘亲又颇有在这里追根问底的意味,赶紧打着圆场说。

    “唉,云樱,你先去歇着吧,身体不好,回来了要好好调养。”成夫人又叹了一口气。

    “嗯,娘,我先回房去了。”云樱如释重负地点点头,对成甜甜说:“甜甜,王爷还在外面等你呢,你快出去看看吧。”

    成甜甜答应了一声走出门去,只见慕飞牵着马站在外面,而慕凌轩仍然坐在马上,目光看向前面很远的地方,神情一片冷幽漠然。

    成甜甜看到他的第一个感觉是,他俊朗依旧,却明显清瘦了一些,而且脸色疲惫。

    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只有十几天没见,成甜甜却总觉得慕凌轩的身上多了一种似乎叫做沧桑感的东西,看起来心力交瘁……

    “王爷,你回来了,怎么连马都不下啊?”成甜甜走上前去说。

    “不想下。” 听到成甜甜的声音,慕凌轩收回自己繁杂紊乱的思绪,低下头来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她,嘴里冰冷地吐出三个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