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我属于你

    慕凌轩却似乎感觉不到手上伤口的疼痛。没有什么,比心灵上的伤痕更痛了。

    他的眼里,刹那间也含满了热泪。回过身来,用那只还在淌着血的右手将云樱紧紧搂在怀里,嘶哑着声音说:“云樱,你怎么这样傻?你怎么那时不对我说?我一样会爱你,我一样愿意娶你的啊!”

    “轩,我已经不是一个干净的女孩了,我怎么还能奢望让你娶我?我说出来我们也回不到从前,我说出来我也不再是你那个纯洁的云樱,我还不如就埋在心里算了。再说,我不想让你杀了子洛啊。”云樱靠在他的怀中,泪水浸湿了一脸。

    “我肯定要杀了他!我一定会杀了他!”慕凌轩的牙齿咬得咯咯直响,眼睛里喷出了噬人的火焰,手又紧紧握成了拳头。

    “不要!轩,你不能杀他,我求你,不要杀子洛。”云樱惊慌地抬起了头,含着泪说道。

    “云樱,他欺负了你啊……你,还为他说话?”慕凌轩低头看着怀中瑟瑟不安的女子,心中剧烈疼痛:“我如果放过他,我还叫什么男人?”

    “可是,他现在是我的丈夫啊,是我的天我的地,我怎么能看着他死?”云樱再次痛哭失声,美丽的眼睛满含哀恳地看着慕凌轩:“轩,答应我,不要对付子洛,你们俩谁有事我都不想看到啊。”

    慕凌轩却不说话,拳头仍然死力握在一起,能看得到关节处隐隐泛白。

    “轩,他是我丈夫,你知道吗?如果他有什么事,我也活不下去!”云樱抱紧了慕凌轩,泣不成声。

    慕凌轩的身体不可抑制地震动了一下,两行轻易不下弹的男儿热泪,终于从眼眶涌出,顺着他俊朗的面容缓缓滑落,一滴一滴,滴落在云樱乌黑的发间。

    他抱住云樱,声音干涩而又沉重:“我答应你,不杀他。”

    “轩……”云樱惊觉地叫了一声,却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那样一个坚忍强硬的男子,竟然第一次在她的面前落泪了。她的心,顿时像被最锋利的刀尖划过,痛得滴出血来。

    “你先去睡吧,明日还要赶路。”好久,慕凌轩轻轻推开了怀中梨花带雨的女子。

    “你的手……我给你包一下……”云樱说。

    “无妨,不用管。”慕凌轩声调平淡地说,神情恢复了从前的冷漠。

    云樱却依然在房间衣柜的抽屉里,找出了剪刀和绳线。从自己的衣襟下剪下一小块布条。一条一条缠在慕凌轩受伤的那只右手上,细心地为他包扎好。

    慕凌轩不动,也不说话,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云樱为他包扎伤口。

    一切弄好了,云樱站在他的面前,两人相对无言。

    过了好久,云樱轻声地说:“我睡去了。”

    “去吧。”慕凌轩微微叹了口气,转过身体,将目光投向窗外深沉的夜空。

    时隔三年,他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终于知道了当初,云樱为什么离开自己。

    可是此刻,知道了这个真相,知道了云樱那时并没有变心。非但没有让慕凌轩的心得到一丝轻松与解脱,却反而使他更加痛苦。

    他能够想象得到,那个血色暗夜,云樱是怎样的惊恐无助?也能够想象得到,她是怎样在成子洛的身下挣扎哭泣。

    没有什么,比一个男人没有保护到自己心爱的女孩不受伤害更让人痛苦的了。

    此刻,慕凌轩的心就像被无数只利箭无情刺穿,瞬间鲜血淋漓。

    他就那样像个泥塑一般站在窗前,任自己心在疼痛中一点点麻木,再无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听到云樱在轻轻地唤他:“轩……”

    慕凌轩回过头去,看见云樱已经睡下。一双剪水秋瞳,却还期待地看着自己,娇美的容颜,犹如刚刚绽放的五月蔷薇,楚楚动人。

    “有事?”慕凌轩问。

    “你过来一下。”云樱轻声说。

    “怎么了呢?”慕凌轩走过去,如往常一样坐在床前的靠椅上。

    “坐这里来……”云樱指了指自己的床边。

    慕凌轩犹豫了一下,坐到床上,为她掖了掖背角,放柔了声音:“早点睡吧,我守着你。”

    “轩……你看看我。”云樱的声音里透着一丝异样,眼波里流转开醉人的神韵。

    说完了这句,她似乎鼓足了勇气,猛然掀开了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

    慕凌轩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心跳刹那间漏跳了几拍。

    云樱,竟然全身未着寸缕,连贴身的胸衣和(亵)裤都没有穿。就那样(裸)露着她青春美丽的身子躺在他的面前,如同一尊妖娆夺目的女神,

    “云樱,你干什么?”慕凌轩的喉头紧了紧,血液全部涌上了头顶,干涩地开口。

    “轩……让我给你一次。”云樱静静地注视着他,美丽的眼睛里盛满了酸楚的柔情:“我的命是你救的,若是没有你,三年前我落入岚光湖可能就活不了了。这一次,又是你救了我,你对我的好,我只怕来生来世也难以偿还。我只有这个身体,你拿去吧,今天晚上,我彻底地属于你。”

    慕凌轩怔怔地看着云樱,洁白,妖娆,美丽,含情脉脉,像盛开的百合那么迷人。

    自己魂牵梦萦的女人,心心念念忘不了的女人,此刻就躺在自己的面前,只要伸一伸手,就可以完全拥有她。她正在向自己发出柔情无限的邀约,她说,今晚完全属于自己……

    刹那间,慕凌轩的心中如同电石火花四处迸裂,转过千百种念头。

    他竭力隐忍着自己,伸手拉过床上的薄衾,将云樱(裸)露的身体重新盖好,喉咙低哑地说:“云樱,你好好睡。”

    “轩……你是……嫌弃我吗?嫌弃我……不干净了……”云樱呆了呆,美丽的眼睛滑过一抹伤楚,泪光莹然。

    “不是……”慕凌轩艰难地从嘴里吐出两个字。

    他该怎么让云樱了解他的心情呢?他真的好爱她,也真的……好想要她。他一点儿都不在乎她的身体曾经被别人拥有过,想起那些,只能让他对她觉得更心疼。

    可是,他不能就这样要了她。

    他渴望的,是她对自己也能有强大而坚定的爱,有勇气克服一切艰难险阻,打破所有的世俗礼教,堂堂正正回到自己的身边,真正完完全全地属于自己。

    而不是像今天这样一个晚上,她为了感谢自己救了她的命,为了报恩,为了赎罪,把她的身体奉献出来……

    看着云樱明显受伤而显得凄楚的双眸,慕凌轩又低沉地说了句:“在我心中,你永远都是最干净的。”

    “可是……你不愿意要我……”云樱哀伤地说着,泪水终于顺着她绝美的脸颊滑落下来。

    “大夫说……你一个月内不能行房。”慕凌轩苦笑了一下,是的,这也是一个原因。他用这个理由说服自己,你不能碰她,碰了她,也就是伤害她。

    云樱怔住,她并不知道,还有这样的顾忌。

    两人陷入短暂的沉默,每个人的心中都波涛汹涌。

    凝神想了一会儿,云樱忽然再次将身上的衾被一把掀开,伸出白玉生香的臂膀,温柔地搂住慕凌轩,让他滚烫的脸颊贴在自己雪白娇嫩的肌肤上,柔柔喘息着说:“轩,我爱你,我愿意……什么都给你。我说了,今晚我的整个人都是你的,你想怎么样……都行。”

    云樱说出的那个爱字让慕凌轩的心头一颤,而从她丰盈柔软的胸前散发出的那芳香的女性气息更是令他迷恋。

    抬头看着云樱三月桃花般娇艳迷人的面颊,极其认真地问:“你真的爱我?还是……只是为了报恩?”

    “我真的爱你……轩,吻我……”云樱娇柔地说着,轻轻闭上了自己的双目:“我的一切,都属于你。”

    慕凌轩的心顿时掠过一阵激荡,她爱自己,她还是爱着自己!她说,她的一切,都属于自己。

    那么,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还有什么可顾虑的呢?只要她爱自己,愿意回到自己的身边,剩下的一切问题,都交给自己来解决好了。

    他不会在乎世俗礼教,不会在乎闲言碎语,只要云樱也爱他,他愿意尽自己最大的所能,给她爱,给她幸福。去找成子洛谈判,把她要回来!

    慕凌轩的心慢慢坚定下来,他不再克制自己,俯下脸来,轻柔地吻上云樱娇嫩的肌肤……

    他吻她的时候,那么温柔,(缠)绵,而又小心翼翼……仿若在吻着一件最珍惜的宝贝,生怕用力了一点,就会使她碎了一样。就那么轻轻的,柔情地掠过她身上一寸寸的肌肤……

    而且,很特别的是,他在亲吻她身体的时候,心底并没有挑起占有她的(欲)望,只有深深的心痛和怜惜。

    这个身体,曾经受了那么多的苦,以后,他会用自己最宽厚的爱给她加倍的呵护……

    o(n_n)o甜甜和慕凌凯的现代版故事,请看完结文【《冷总裁的俏丫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