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他,迟早会分道扬镳

    “小澜,你什么时候来的?”成甜甜转过头来问慕凌澜。

    “我早就来了,等你半天了。”慕凌澜说,声音有些沉闷。

    “走,先进去。”成甜甜不以为意地笑笑,和慕凌澜一起走进王府。

    守门的护卫只记得昨日王妃要出门时,他们是拦着没让出去的,他们也并不知道,王妃后来竟然翻墙出去了。此刻却突然看到成甜甜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二个不敢置信地瞪圆了眼睛,面面相觑。

    成甜甜不想多理会这些护卫,傲然走进门去。

    “甜甜,你刚才到哪里去了?怎么会和纪风在一起?”远离了那些护卫的视线范围,慕凌澜才开口问道。

    “出去玩去了,到了一个很美的地方。”成甜甜说,又看着慕凌澜问:“你说你早就来了,有多久啊?”

    “差不多都快一下午了,我是来给你送东西的。有地方官吏给宫里进贡了一种红蛇果,特别脆甜,我想着你肯定喜欢吃,就给你带了些来。谁知,莲宝说你昨日就出去了,一夜未回。甜甜,你知不知道我那时听到你一夜没有回来时有多着急,我专门又赶到将军府里去看,知道了你昨天晚上在那边住,我才放下心来。你娘说你又过来王府这边了,我也赶紧过来了,可是还是没有看到你,我正准备再出去找你呢,你却和纪风一起回来了。”慕凌轩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表情里竟然透着一点小小的委屈。

    “小澜,谢谢你这么关心我。我一开始出门是准备马上回王府的,刚好路上遇到了纪风,就跟他一起到别处去了一下。”成甜甜见他为自己这么担心,心里很是过意不去,带着歉意说道。

    “纪风,你跟他很熟吗?和他一起玩到那么久?”慕凌澜郁郁不乐地问。

    “小澜,纪风是我从前那个前身的恋人,你说我们熟不熟?”成甜甜微微笑了笑说。

    “什么?”慕凌澜有些吃惊,显然他并不知道纪风和从前正版成甜甜的那段故事。

    “纪风和我穿越来之前的成甜甜深深相爱,只是现在变成了我,我全然不记得他们之前的那段恋情。他很伤心,希望带我到他们从前常去的一些地方,让我能够回忆起来。”成甜甜和慕凌澜之间是没有什么秘密的,她把实情都说了出来。

    慕凌澜却一直不说话,好半天才闷闷地说出一句:“那你就跟他去了?还去了这么久!”

    “小澜,你在生气?”成甜甜终于意识到慕凌澜今天的情绪有点不大对头,狐疑地看着他问道。

    “我没生气!”慕凌澜生硬地吐出四个字,但是那表情一看就是赌气的模样。

    他能不生气吗?自己心心念念惦记着女孩,他专门从皇宫给她带了好吃的东西来,看到她不在,又牵挂又担心,等了她半天,却发现她原来是跟别的男人出去玩去了。这事儿,叫谁遇上心里都会不舒服的吧。

    虽说知道她是轩哥的王妃,自己的嫂子,对她从来不敢有什么非分之想,只想默默关心照顾着她。

    如果她是跟轩哥在一起,那当然没有话说,可是偏偏她却是跟另外的男人一起,这怎么可以?想一想都恼火啊。

    “呵,我跟纪风一起出去玩,碍着你的事了吗?你不高兴什么?”成甜甜见慕凌澜莫名其妙绷着个脸,她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因为慕凌澜跟她一起,从来都是温和而又谦让的,这还是成甜甜第一次见到慕凌澜这种样子,自然十分不习惯。

    “我……我是在代轩哥生气!”慕凌澜被成甜甜的话堵得一时语塞,顿了一会儿才吐出这么一句话。

    确实,他是没有道理生成甜甜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这种气的,他只有这样为自己的行为解释。

    “呵呵,你代他生气?真是好笑!就算是他,又能生我今天什么气?他也不能什么都干涉到我!”成甜甜冷笑一声说道。

    “甜甜,你是轩哥的王妃,你和纪风一起出去那么久,当然不行!还有他刚才说什么明日未时,东街八号,是不是又在约你明日出去?”慕凌澜气呼呼地说。

    他今天也真像是一根筋犟着了,非要跟成甜甜争到底。若是平时,成甜甜一不高兴,他早就缴械投降乖乖让步了,可是今天,他的表现也是超常不对劲。

    “是约我出去又怎样?这也不关你的事!”成甜甜彻底地火了,原以为慕凌澜是这里唯一一个知道她的底细,了解她支持她的人,谁知道今天,竟然也是这么不可理喻?他跟他那个轩哥,还真不愧是兄弟俩啊。

    “你明日不许去!”慕凌澜大声地说。

    成甜甜气愤而又诧异地看了慕凌澜一眼,问道:“小澜,你今天有没有吃错药呢?我去不去我自己会做主,不用任何人来提醒我!”

    慕凌澜的俊脸涨得通红,黝黑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成甜甜:“甜甜,你是轩哥的王妃,你和纪风走得这样近,就不怕轩哥伤心吗?”

    “哈哈,他伤心?”成甜甜冷然抬起双眸,静静地和慕凌澜对视:“小澜,青青是谁,你知道吧?你轩哥有很多女人,你也知道吧。既然他在外面能有那么多的女人,我为什么还要为他死守道德规范?夫妻之间应该是平等的,他既然都做不到忠于我,我为什么一定要忠于他呢?”

    “甜甜,轩哥他是男人,这个社会是认同男人三妻四妾的。若是女人这样,那就不行,那会遭人非议的。”慕凌澜面色懊恼地说,感觉自己这个辩解多么牵强。

    其实他的心里是在想,甜甜,你若是不喜欢轩哥和那么多女人好,那还有我啊。我对你也是一心一意的啊,你为什么就不能让我陪你?非要去和那个纪风一起?

    “男人和女人都一样,既然相爱,就要彼此忠诚。小澜,你知道我是来自一个与这里截然不同的时代,我们那里,都是一夫一妻。”成甜甜看着慕凌澜,一字一句清晰地说道:“你的轩哥,有那么多女人,和我根本不是同一类人。所以,我可以明白无误地跟你说,我和他,是不可能在一起过一辈子的,迟早会分道扬镳!”

    “那你,为什么不想着要我陪你呢?我也不比纪风差,我若是娶了自己爱的女孩,我就只要她一个!”慕凌澜沉默片刻,终于忍不住,把自己这句心里的话说了出来,脸上仍然有些赌气的模样。

    “你?”成甜甜惊奇地打量了慕凌澜一眼,慕凌澜也认真地看着她,乌黑的眼睛熠熠闪亮,年轻而又漂亮的脸庞,焕发出从未有过的慑人神采。

    “呵呵,小澜,我当然知道你以后会很专一。可是,你现在还太小啊,你娶妻生子还早着呢。若是在我们那儿,你就是过上十年再成亲也不算晚。”成甜甜轻轻地笑了起来,露出了她嘴里两颗可爱的小虎牙,语气也不知不觉缓和了许多。

    毕竟,她和慕凌澜的感情还是很深厚的,刚才一点点的不高兴,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我不小了!我和你一样大,你不能把我当小孩子!你都懂的我怎能不懂?”慕凌澜语气激烈地说。

    “好了好了,小澜,咱们俩都别争了。你是我在这里唯一的朋友,若是连你也不能理解我,我就真的太孤单了。”成甜甜息事宁人地说道,话语里透着淡淡的忧伤。

    “甜甜,你别难过啊,是我不好,我不该对你这样凶。”慕凌澜看到惹得成甜甜伤心了,一下子就慌了,脸色和语气都软了下来。

    “唉,我以为你是最了解我的人,我什么话都对你讲,谁知道你今天……”成甜甜没有继续说下去,神色有些伤感。

    “对不起,甜甜,我刚才脾气不好,我道歉,你别生气了,好吗?”慕凌澜诚恳地说。

    其实他最紧张的人就是成甜甜,他一点儿都不忍心和她吵架。

    可是刚才看到成甜甜和纪风同乘一匹白马,那么情意绵绵地一起回来,他的心,真的好难受。

    而他又根本没有什么立场去干涉成甜甜的这些事情,他只好强词夺理地说是为了轩哥在生气。

    “好,我不生气了,我本来也没有真的生你的气。”成甜甜的心情渐渐平和下来,诚心实意地说:“小澜,我知道你对我是最好的,即使你和我吵架,也是因为关心我。”

    “那你明日还会不会去和他见面?”慕凌澜轻声地问,手心里竟然渗出了细微的汗珠,生怕心爱的女孩说出会去赴另一个男人的约会。那对他来说,真是一种折磨。

    “我明日……呵呵,我不告诉你,你自己猜吧。”成甜甜顽皮地一笑,故意卖了个关子。

    “甜甜,我要跟你说清楚,你不能去的哦!你若是去了,我,我就……”慕凌澜心里一急,情不自禁地拉住了成甜甜的衣袖,后面的半截话却没有说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