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进行下去的偷吻

    云樱无言以对,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血迹污秽的衣衫,叹了一口气说道:“这衣服,穿不成了……我怎么会弄成这样脏?”

    “今天先凑合一下,我已经跟慕飞说了,天一亮就先去镇上给你买几身衣服回来。”慕凌轩也轻轻叹了口气。

    “可是,我究竟是什么病?大夫怎样说的?”云樱问道。

    “云樱,大夫说你是小产了。”慕凌轩注视着她,轻声地说。

    “小产?我之前怀孕了?现在孩子没了?”云樱怔怔地问出几句,人如同傻了一样。

    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太震惊了,而又不可接受。

    她和成子洛成亲三年,从来没有怀过孕。谁知道,事情就偏偏这么巧,他这次刚刚一走,她就怀了他的孩子,却又偏偏遇到了这样的事,被歹徒劫持,一路捆在马上颠簸至此。

    他们的第一个孩子,也是难得才有的一个孩子,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又失去了。

    一时间,云樱悲痛万分。

    她不知道,经过这次的意外流产之后,自己以后还有没有机会怀上孩子?

    毕竟,她是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一次怀孕的机会。也正是因为没有想到自己会怀孕,她才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最近和平日有些不同平常的反应,乏力,嗜睡,动不动就要呕吐……

    原来,她竟然真的是怀孕了。可是,却依然没有等到体验做母亲的幸福,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流掉了。

    慕凌轩见云樱一脸悲凄,他的心中也同样百感交加,却还是压住了自己那五味陈杂的情绪,安慰云樱说:“不要伤心了,先养好自己的身体要紧,你心情不好对恢复身体也不利。”

    云樱哀伤地哭了起来:“你不知道,这个孩子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慕凌轩沉默了片刻,语调缓慢地说:“孩子……你们,日后还会有的。”

    这一句话,他说得艰难而又干涩,心里一片凄凉。

    从来都不曾想到,自己这个游戏人生的花花浪子,女人中的克星,男人中的骄傲,竟然会有这么高尚无私的时候。

    曾经深爱的女人,背叛了自己,怀了别人的孩子,意外流产。此时,竟然是自己守护着她,照顾着她,还得小心翼翼地哄着她安慰着她。

    这是哪一门子的道理?自己究竟是前世欠了她的什么债,难道真要用一生的痛苦来偿还?为什么一遇到她的事,就总是被吃得死死的?

    “不会有了,我知道我不会有孩子了,这是老天对我的惩罚……”云樱似乎完全失控,痛哭出声。

    慕凌轩看着云樱哭得梨花带雨,分外楚楚可怜,终于忍不住,伸手将她拥入怀中:“即使没有孩子,成子洛也还是会爱你,我……也一样。”

    云樱彻底地倒在他的怀中,哭得肝肠寸断。

    慕凌轩就这样抱着她,坐了好久好久。

    一直到云樱哭得累了,渐渐停止哭声,他才放开她,让她在床上睡好:“你身体弱,要好好休息,什么都别想了,先睡。”

    云樱听话地躺回到床上,看着慕凌轩轻声地问:“你要走吗?”

    “我就在你隔壁,门外有我安排的人专门守着你这个房间,你不用担心,安心睡吧。”慕凌轩对她宽慰地笑笑,转身欲走。

    “轩……”云樱却又叫了他一声。

    “怎么了?”慕凌轩回过头来,静静地注视着云樱。

    “我不敢一个人在这里……”云樱怯生生地说,目光如同惊惶不安的小动物。

    慕凌轩想了想,又走回来坐到她床前的靠椅上:“那我不走了,就在这里陪着你,你好好睡。”

    “可……那你就休息不好了。”云樱安心了一点,却又觉得过意不去。

    “无妨,我可以明日白天再睡。”慕凌轩不以为意地笑笑,温和地说:“你不用管我,你睡好了就行。”

    云樱终于不再说话,闭上眼睛安然入睡。

    她刚刚流产,身体本来就虚弱,加上白天被人劫持一路奔波,很快就昏昏沉沉进入了梦乡。但是因为受到了惊吓,她睡得并不安逸,人一直翻来动去,嘴里偶尔还发出惊恐的梦呓。

    慕凌轩坐在床边,看见云樱睡得一点儿也不踏实。心中暗暗叹息,唉,这次的事,对于云樱这样胆小如鼠的女孩来说,确实是一场可怕的梦魇。

    不由又想起了成甜甜,那个时常与他唱唱反调的女孩。

    她和云樱截然不同,如果说云樱是温室里的一朵小花,那么,成甜甜就是广阔天地中的一株劲草,坚强,独立,乐观,而又不失纯真热情……

    这样一个特别而又可爱的女孩子,因着阴差阳错的缘由,成为了自己身边名正言顺的妻子。其实,倒也真的不错……

    她会惹自己生气,会和自己吵架,但是却也有像小猫那样温顺的时候,就那样吻着她的感觉真好……好久,没有吃过她的嘴唇了,她那甜美的味道真是让人欲罢不能,挨到了就不想放开。

    明明想着她,喜欢着她,为什么还要故意冷淡她?故意装作那样对她不以为然?逃避自己心里所想要的,这完全不是自己平日的行事风格!不行,这一次回去之后,一定不能放她这样下去了,得逮住她,好好再尝一尝她的味道。

    慕凌轩想着想着,嘴角不知不觉就露出了一丝笑意,心中竟然充满了温暖的感觉。

    他忽然感到一种庆幸,幸好,那时找皇上要了她,幸好,自己娶的那个女孩是她。

    虽然,娶她回来的初衷根本不是因为爱她,但是现在,却真的觉得这个女孩好可爱,让他根本舍不得松手,反而想将她更进一步地拥有。

    再说,又有纪风在一旁对她念念不忘,虎视眈眈,不趁早将她抓牢点怎么行?

    这时候,睡梦中的云樱忽然惊呼了一声,将慕凌轩从那漫无止境的思绪里拉了回来。

    云樱仍然熟睡着,大约是做了什么噩梦,她的双眉紧蹙,表情惊恐不安。

    看着云樱苍白无血的脸颊,慕凌轩的心微微发疼,她今天,一定吓坏了。

    三年了,慕凌轩从来没有想到,他还会有和云樱这样单独相处的时刻。

    他早已经把那段让自己心碎神伤的往事深藏在记忆深底,把云樱当成了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美丽幻境。

    而现在,这个自己无数次魂牵梦萦的女孩,就躺在自己的面前,离自己那么的近,近到一伸手就能触到她的肌肤……

    慕凌轩的心不安地跳动起来,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变成了当初那个刚刚跟云樱相恋时的青涩少年。

    他在这时忽然产生了一个奇异的念头,偷偷地吻她一下。就这样,偷偷吻她一下,除了自己,谁都不知道……。

    不由自主俯下脸去,他感到自己的心跳得那么激烈,甚至脸也在微微发烫,似乎比第一次吻她的那个时候都还要紧张。

    就在他的唇将要挨到云樱脸颊的时候,云樱却又在梦中惊叫了一声:“子洛,救我!”

    云樱在熟睡中喊出的名字让慕凌轩愣了一下,最终他僵硬地坐直了身体,没有将他这一生中可能唯一的一次偷吻进行下去。

    他就这样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云樱昏睡的面孔,突然感到自己刚才的举动那么幼稚可笑。

    自己一直被人称作万花丛中的逍遥浪子,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竟然还会有如此做贼心虚的时候,想要这样偷偷地去吻一个熟睡中的女人?而且还是一个别人妻子的女人,这算是可笑?还是可悲?

    是的,这个女人,即使自己再爱她再舍不下她,她也已经是别人的妻子。

    她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是她的丈夫,而不是你。

    她在睡梦之中喊出的那个名字,也是她的丈夫,而不是你……

    你这个傻瓜,还要苦苦执着什么呢?这所有一切不该有的念想,都忘了吧,忘了吧……

    慕凌轩哑然苦笑了一下,默然走到窗边,凝望着窗外那一轮皎洁而又孤单的明月,任思绪随意飘荡。让那清冷的月光,一点一点渗进自己的眼底……

    大夫交代了云樱需要卧床静养半月,短期内赶回京城就不可能了。让慕凌轩丢下云樱独自先回京城,也不可能。

    这辈子,他注定了是那个被云樱吃定的人,云樱有了什么事,他绝不可能袖手旁观。

    这也就意味着,这半个月,慕凌轩也不能回到京城了。

    他得照顾着云樱,还得小心翼翼地顺着她哄着她,陪着她吃药,守着她睡觉……做一切很多以前他从来没有做过或者根本不屑去做的事情。

    因为云樱非常娇气,依赖性特别强。她真的就像一株必须依附在一棵大树之上才能存活下去的小植物一样,若是没有一个人守在她的身边照顾她保护她,她这朵小花就会像失去了阳光和雨露的滋养,迅速枯萎凋零下去。

    从小她就一直依赖着成子洛,什么事情都不用她操心。而现在成子洛不在身边,却又有慕凌轩心甘情愿地守护着她,她便把这种依赖感又转移到了慕凌轩的身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