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爱,对我是折磨

    云樱默默地回想着,几年来努力忘却的,那些刻骨铭心而又不堪回首的记忆,倏然间全部涌上心头。

    她仿佛还能听到慕凌轩深情款款地在她耳边说:“樱,等着我,我一回来就娶你……”

    仿佛还能看到慕凌轩温柔多情的眼眸,满含伤痛和恳求地望着她:“云樱,跟我走……我不能,没有你。”

    云樱的心顿时如针扎般剧烈疼痛,刚才还只是默默地流着泪,现在再也抑制不住,伏在了桌上失声痛哭,一边哭一边喃喃低语:“轩,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这时,门开了,成子洛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刚刚参加完皇上在宫中为出征将士举办的送行宴,又喝了不少酒。想起即将要和云樱分别,不知何时才能归来,他的心中充满了不舍和伤感。

    晚宴一结束,成子洛就带着急切的心情快马赶回了家。

    他急于想要见到云樱,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当他推开房门,看到的竟然是云樱趴在桌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场景。

    胸口蓦地堵了一下,就像好端端压上了一块沉重的大石头。成子洛皱了皱眉头,径直走过去,双手扳起云樱泪水盈然的脸:“怎么了?你又哭了?”

    “没有,没有什么……子洛,你回来了。”云樱慌乱地擦了擦脸上一片狼籍的泪痕,掩饰地低下头去。

    “你又在想他了是不是?”成子洛却又将她的头抬了起来,带着几分恼怒几分伤痛紧紧盯着她:“云樱,我就知道,看到甜甜今天回来,你准要东想西想!”

    “没有……子洛,是你想多了。我不是想他,我只是想到他和甜甜……终于成亲了,有点感慨而已……我希望他和甜甜能相亲相爱,幸福到老。”云樱轻声解释着,眼圈却又情不自禁地泛红,泪珠在她美丽忧伤的眼睛里直打转。

    “你还说没有想他!你只要一想到他就会哭,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云樱,我不准你再想他!绝不准!”成子洛恼怒地说着,猛然将云樱用力扣入怀中,俯下脸来激烈地(吮)吻着她娇嫩的红唇,清香的脸颊和雪白的脖颈。

    “不要……子洛,你喝多了……”云樱的头拼命向后仰去,躲闪着成子洛暴风骤雨般的亲吻。

    云樱的抗拒激起了成子洛心中更大的怒气,他停止了对她的侵袭,但是却依然将她紧紧箍在自己的怀里。

    他的眼睛里喷着火,脸上有明显受伤的表情,声音又嘶又哑:“你躲我?云樱,我都是你的丈夫了,你还总是躲着我。”

    “我不喜欢这样!”云樱别过了头去。

    “你是我妻子!”成子洛一边说一边将云樱横腰抱了起来,放到身后那张宽大的软榻之上,动手去扯云樱的衣服。

    “子洛,放开我……我今天不舒服……求你,我不想……”云樱哀恳地喊着,还在做着徒劳的挣扎,她最畏惧的就是这种时刻。

    成子洛住了手,他凝视着身下女子娇美的容颜,和已经散落了一半的衣衫下那若隐若现的美好dong体。

    他的眼睛里布满红丝,充斥着伤痛的火焰,夹杂着深深的哀伤:“似乎每一次我要你,你都说不想,你都会不舒服。云樱,你说,如果是他来,你是不是就会求之不得?你是不是就会兴高采烈了?是不是?”

    “子洛……我早已经是你的人了,你现在还说这样的话有意义吗?”云樱的脸色更加惨白,泪水又顺着清丽的脸颊滚落下来。

    她的心里抗拒着这样的事情,可是却又知道躲不过,只能用眼泪来宣泄自己内心的悲哀和无助。

    “我想要的不止是你的人,我还要你的心!你一直都知道的!你为什么还要这么折磨我?慕凌轩,他到底有什么好?让你这么久了都还惦记着他?!”成子洛痛苦地嘶吼着,动作更加狂暴地去撕扯云樱的衣衫。

    “我不愿意不是因为他!”云樱的眼泪疯狂地涌出,此情此景,使她又想起了那一个下着暴雨,令她身心俱伤的夜晚。

    那一晚,成子洛也就是这样喝多了酒,也就是这样疯狂粗暴……

    当身上最后一件敝体的(亵)衣也被扯落,她青春美丽的身体完全呈现在成子洛的眼前。云樱情不自禁地战栗了一下,双(腿)下意识地合拢,可是却很快被成子洛大力分开,随即他的腿强硬地挤进她柔滑的(腿)间。

    “子洛……我真的不喜欢这样……”云樱凄楚地闭上双眼,脸上的表情痛苦而又无奈。

    “云樱,我马上就要走了,你都不能接受我吗?”成子洛的动作停下来,伏在云樱的身上微微喘气,语气有些难过。

    云樱闭着眼睛没有说话,她就知道躲不过去,干脆不再动了。反正,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命。他是她的男人,想要自己这具身体,就拿去吧……

    尽管不再抗拒,可是当他挺shen进ru并开始在她的娇(躯)里蛮横地冲撞起来时,那突如其来的坚实痛楚还是让云樱疼得蹙起了眉,情不自禁发出了细碎的(呻)吟……

    每当这种时候,云樱都觉得是一种煎熬。

    可是,成子洛却并不能体会,他爱疯了这个女人,只希望这样把她永远禁锢在自己的身下。

    “云樱,我好爱你,答应我,不许再想他了,我绝不允许你再想他了。”成子洛一边在云樱身上激烈地运动,一边喃喃地说着。

    云樱侧过了头沉默不语,心里却在无奈地叹息:子洛,你知不知道?你的这种爱,对我来说,是一种折磨,也是一种负担。

    当激情的风暴终于平息,成子洛满足地揽着云樱躺下,云樱却背转过身体,不愿和他相对。

    “云樱,你还是不爱我……”成子洛将她又抱过来面对着自己,声音透着无限伤感。

    云樱依然不说话,也不睁开眼睛看他,只是默默地流泪。

    她不爱他吗?似乎也不是。

    他不回来时,她会牵挂,听说他要去边关征战,她也不舍。可是,她真的很抵触他在她身上的这种索取,为什么他就不能懂?

    “云樱,别哭了,我是太爱你了才会这样,你别哭了啊。”成子洛急了起来,慌忙地用手去擦云樱脸上的泪水。

    他知道自己在夫妻之事上,是有些太勉强她了,也知道自己第一次的粗暴可能吓住了她,让她至今都还对这种事心存惧意,他心里何尝对她没有愧疚?

    但是他却并不后悔自己当初那样强行要了她,在成子洛的心中,一直有个根深蒂固的概念,云樱和他从小就订了亲,本来就应该是属于他的,慕凌轩才是后来横插进来想要横刀夺爱的那个人。

    所以,他很庆幸自己当初那样做了,这样才把云樱留在了身边。

    只是每当想到云樱爱着别人,成子洛都克制不住自己心内那股强烈的妒意和想疯狂要她的(欲)望,以至于两个人心中的这道隔阂始终存在。而以前无论怎样,云樱也没有像今晚这样只是哭一言不发过,她这种默默流泪的样子真是让他心疼。

    云樱哭了好久,成子洛不停地拍抚安慰着她,她才渐渐好了点,温顺地靠在成子洛的怀中不再挣扎。

    “云樱,你能懂我的心吗?我只要你,我真的,好爱你。”成子洛搂紧了云樱,轻轻吻着她乌黑的秀发说。

    “我懂你的心又怎样?你一点都不顾及我的感受,还说爱我?我不想那样,你却每次都只顾着自己,不知道我有多难受。”云樱终于开口说道,眼圈再次泛红。

    这样的话,她以前是羞于说出口的,这时却不知道怎么了,忽然很想和成子洛开诚布公地谈一谈。

    “我弄疼你了吧?云樱,对不起,我以后一定轻点,一定轻。”成子洛爱怜地吻着云樱的湿润的眼睫,心中充满歉疚。

    云樱此刻这么柔顺,娇弱,让他的心也盛满了柔情。

    “我还是害怕……”云樱说着身体便蜷缩成一团,好像这样才能使自己感觉安全一点。

    成子洛听到云樱说害怕,心中更是又愧又痛,都是自己以前太鲁莽才会让她这么害怕。不由自主搂紧了她娇小的身躯,柔声地说:“云樱,是我不好,别怕,我以后会耐心待你……”

    云樱不说话,只是往成子洛怀里靠紧了一点。

    成子洛忍不住又开始亲吻她洁白的身体,声音暗哑地说:“不过,你不能再想他了,你的人和心,都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云樱微微叹了口气,轻轻地吐出一个字:“好。”

    成子洛将她搂得更紧,深深吻着她说:“云樱,给我生个孩子吧,我好想要一个我们俩的孩子。”

    孩子的事,也成了他心中的隐痛。成亲三年,他不是不努力,云樱的肚子却始终平平的不见任何反应。

    成夫人三番五次地明提暗示,让成子洛怎能不心烦?

    何况,他是真的很想要一个属于他和云樱的孩子。那样,他和云樱的关系,就更加密不可分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