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只是名义夫妻

    “在那边我总是想着还是家里的饭菜好吃啊,就想着回来吃呢。”成甜甜嘻嘻一笑,故意说:“那边的厨子烧的菜我真是吃不习惯,太油腻了。”

    “你这孩子一向嘴就刁,吃什么都讲究。”成夫人当了真,嗔怪着说:“你不会跟王爷说说,换个厨子,这样老吃不好怎么行?”

    “是呀是呀,我会跟王爷说的,换个对我口味的厨子回来,不行我就再炒掉。”成甜甜顺着成夫人的意思说着,不想再在这里让她的娘亲刨根问底,急急说了句:“娘,我先去云樱姐那里去了。”赶紧溜之大吉。

    成甜甜来到云樱房里时,云樱正凭窗而坐,望着窗外叽叽喳喳鸣唱的小鸟发呆。

    她穿着翠绿色的纱裙,如墨的黑发随意披散下来,长及腰际,没有任何多余的装饰,只插了一支翡翠玉簪,却依然显得她飘然出尘,宛若人间仙子,美得令人心悸。

    成甜甜见了,又在心中叹息一声:她是这么的美,这么的纤弱,让人一见就顿生怜惜,难怪引得自己的哥哥和慕凌轩这两个风采出众的男人都同时为她倾倒。

    “云樱姐。”成甜甜走过去,轻轻唤了一声。

    “甜甜,你怎么会回来?”云樱回过头来,美丽的眼睛里掠过一丝讶然。

    “听王爷说爹和我哥都要带兵去前线打仗了,我回来看看,和他们告别呀。”成甜甜笑了笑,在云樱身边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是呀,也不知他们这一去又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唉……”云樱说着,幽幽叹了一口气。

    嫁给了一名武将,就注定要忍受这种随时夫妻分离,时常聚少离多的局面,想起这些,云樱不能不说没有一丝怅然。

    “云樱姐,别难过,我想爹和哥很快都能击退敌兵,凯旋归来的。”成甜甜见云樱似乎心情不佳,赶紧安慰她说道。

    “呵呵,甜甜,你现在怎么样?出嫁了还习惯吗?”云樱收敛住自己的思绪,淡淡笑了一下问道。

    “我挺好的,云樱姐,那个慕凌轩可还真不是一般的怪人啊,可是我不怕他,他想整我,我有办法应付他。”成甜甜心直口快,在爹娘面前不好说的话,这会儿看到了云樱就忍不住倾诉出来了。

    “整你?”云樱的脸色变了变,显得很吃惊。

    成甜甜见到云樱神色有异,猛然想起她和慕凌轩之间似乎是有过一段隐衷的,意识到自己又说多了。但是既然说了,索性就弄个清楚吧,反正她对慕凌轩和云樱以及自己的哥哥三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很好奇。

    “云樱姐,以前慕凌轩是不是追求过你?”成甜甜没有接着刚才的那个话题讲下去,却直截了当这样问云樱。

    “甜甜,你别多想……”云樱怔了怔,躲闪开成甜甜探究的目光,白糯般的贝齿,轻轻咬住下唇。

    “他真的很爱你,云樱姐,你知道吗?我随便画的一张你的画像,他都舍不得丢掉,专门放在床头。”成甜甜却不肯罢休,固执地盯着云樱的眼睛问道:“他也追求过你对吗?你选择了我哥,所以他恨咱们家,所以他才看我不顺眼对吗?”

    “他……甜甜,别把他想得那么坏,我和他也没有什么,我说了他不是一个坏人……你是他的妻子,更不该这么说他。”云樱的身体不可抑制地震动了一下,这几句话说得艰难而又酸涩。

    “妻子?呵呵,云樱姐,其实我可以和你说实话,我们俩根本就没有真正地在一起过,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成甜甜微微笑了笑,可是心里却无端有些发苦。

    想起昨天晚上,与慕凌轩相拥在一起,他那柔情的亲吻……成甜甜情不自禁在心底叹息,他真正的柔情,也许只给过云樱姐一个人吧。

    “只是名义上的夫妻?甜甜,你们……”云樱蓦地睁大了眼睛,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成甜甜。

    “我们就是这样,成亲那天晚上就说好了,他不碰我,我听他的话。”成甜甜索性将全部实情都坦白出来,完了又交代云樱:“这些你别对爹和娘说了啊,跟我哥也别说,就咱们俩知道就行,我不想让他们冤枉操心。”

    “可是你们……为什么这样?”云樱半晌才又说出几个字,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因为我不爱他,他也不爱我。”成甜甜淡淡地道,却又忍不住轻叹一声:“他的女人很多,这点我接受不了。”

    “其实……他以前不是这样的。”云樱怔了怔,心突然痛得厉害,那些尘封在记忆深处的前尘过往,骤然间潮水般的涌上心头,令她的眼睛倏地泛红。

    “云樱姐,你也爱过他,对吗?”成甜甜注视着云樱,小心翼翼地问道。

    “都是过去的事了……甜甜,你别问了。”云樱的神情恍惚了一下,起身站起:“我们出去看看娘吧。”

    成甜甜见云樱不想多谈,也不好再多问,两人一起走出房去。

    其实,成甜甜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执着于对他们从前的故事纠缠不清?

    她一向是最不爱打听这类八卦话题了的,可是经过了昨晚,她对慕凌轩的感觉……显然和以前不一样了。她似乎特别想知道,他从前的一些事情。

    成甜甜只顾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却疏忽了这些尘封往事对于云樱来说,同样是一处不可触碰的隐痛,云樱当然不想再提及了。

    中午时分,成将军和成子洛下朝回府,看到成甜甜回来了,自然也是十分高兴。而且这次因为没有慕凌轩跟随她一起,气氛也显得十分融洽轻松,一家人和和气气地坐在一起吃了一餐开开心心的团圆饭。

    吃过饭后,成将军和成子洛在府中稍稍休息了一下,便又赶往皇宫去了。因为今天晚上,皇上会在宫中专门设宴,为出征前线的将士送行。

    晚餐时,将军府里就只剩下成夫人,成甜甜和云樱三个女人。

    即使只有三个女人,但是也算热闹。

    成甜甜难得回来一趟,所以她很兴奋,一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也许是因为在这里享受到了家庭的温暖,她现在真的变得比在现代时活泼了不少,也娇俏了不少。

    成夫人看着成甜甜这么开心,只以为她在王府和王爷相处得十分好,心中更是欣慰。

    然而云樱却是了解成甜甜和慕凌轩之间的真实内情的,不免有些心神不安,她只是安静地坐在一边听她们母女俩聊天,偶尔点头附和一下,并不多说什么。

    夜幕降临,时间越来越晚,成将军和成子洛却还是不见回来。

    云樱心里有事,先和她们告辞回房去了。而成甜甜却还想陪着成夫人多坐一会儿,毕竟现在她能在娘家的时间太少了。

    成夫人看到云樱走了,忽然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说道:“现在你的事娘倒是放下心了,可是你哥和你嫂子,真是让人挂心。”

    “娘,我哥和云樱姐不是挺好的吗?你挂什么心啊?”成甜甜诧异地问道。

    “唉,他们都成亲三年了,云樱的肚里还是没有一点动静,你说我能不挂心吗?你爹和我,做梦都想早点抱孙子呢。”成夫人又是一声长叹。

    “娘,原来你是在想小孙子啊。呵呵,这种事情也急不得呀,只能顺其自然吧。说不定哪天云樱姐就怀上了呢,也许还给你生一对双胞胎孙子,到时候吵得你想安逸也安逸不了。”成甜甜忍俊不禁笑道,心里却又暗自感叹,原来哥和云樱姐都已经成亲三年了。

    那也就是说,已经过了整整三年的时间,慕凌轩都还没有忘记云樱。看来,他还真是一个人间少见的痴情种子啊。

    “你看你云樱姐那身子骨,弱得一阵风都能吹倒,娘也找了郎中给她开过方子,药也吃了不少……我就是担心,她那身体……唉……”成夫人说到这里,忧心忡忡:“你哥又是个死心眼,我跟他私下里提过,若不行就先纳一房好人家的女儿为咱们成家传续香火,云樱向来明知事理,想来也不会反对的。你哥倒好,把我大吼了一顿,让我这话提都不要再提,还说这辈子只要云樱一个。唉,甜甜,你说若是云樱真的不能生,我们这可怎么办才好?总不能让成家的血脉到这一辈就断了香火。”

    “娘,你别担心,我想云樱姐和哥一定会有孩子的,只是时机未到而已。”看到成夫人这么焦虑,成甜甜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生孩子的事情她也不懂,只能这样安慰她。

    “你这鬼丫头,什么时机未到?生孩子要什么时机?人家多少人不都是一成亲就怀上了吗?”成夫人被成甜甜的话逗笑,看着她的眼神忽然变得(暧)昧起来:“甜甜,你和王爷,也成亲有好几个月了,跟娘说实话,你吃东西什么的,有没什么反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