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她接吻

    “没有……王爷现在放了我,就是好人,不然,才算是那种……”成甜甜轻轻抿了抿嘴唇,感觉浑身别扭,因为,这是她长大之后第一次坐在一个男人的腿上。

    可惜她现在被点了穴,想动也动不了,只能做一个任他摆布的布娃娃。否则,她一定会在此刻用尽全力给这男人要命的一脚。

    “呵呵,你还真够犟的。”慕凌轩笑笑,忽然搂紧了她,俯脸轻轻亲吻她的面颊:“这样,还不够两情相悦么?”

    “不是!两情相悦怎么会给人点穴?”成甜甜冲口而出,她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自己的穴道马上解开。

    “你如果乖,我就给你解穴。”慕凌轩悠悠然地说,越来越觉得,这个女孩,真的有一点特别。

    “怎样才叫乖?我不是都在听你的话在干活吗?”成甜甜嘟嘟嘴问道,心里颇感委屈,可是现在只要能解开穴道,她也顾不上许多别的了。

    “比如取悦本王一下……”慕凌轩笑笑地看住成甜甜,眸光闪烁。

    “别把我当成你那些莺歌燕舞的女人!我不会取悦你的!让我做那种事不如让我去死!”成甜甜又激动起来,脸涨得通红。

    “啧啧,你说得是哪种事?”慕凌轩咂了咂蔷薇色的唇,戏谑地问。

    “你不就是想要我陪你睡觉吗?告诉你!我不干!没门儿!”成甜甜忍无可忍地大吼一声。

    “哈哈哈,成甜甜,取悦就是睡觉吗?”慕凌轩大笑起来,目光熠熠闪亮,无法掩饰对她的兴趣:“其实,取悦有很多种,本王说的,只是让你小小取悦一下,你不吃亏的。你若答应,本王现在就给你解开穴道。”

    “小小取悦?那是怎样?”成甜甜微微有些心动,毕竟,被点住穴一动都不能动的滋味太不好受了。

    “亲吻本王。”慕凌轩简单地答。

    “刚才不是……吻过了吗?”成甜甜的脸颊飞起红晕,声音低到不能再低。

    “那不算,那是本王亲吻你,现在,该是你主动。”慕凌轩说着,眸色深深看住成甜甜:“怎样?你干不干?”

    “是不是亲吻一下就行?别的什么都不用干?”成甜甜小声问,在心里想着,为了把穴道解开,现在主动亲他一下,也可以吧。反正嘴唇早就给他吃过了,那感觉似乎也不令人讨厌。

    “当然,不然你还想干什么?”慕凌轩潇洒地挑了挑眉,声音变得低哑。

    “那,行。”成甜甜咬咬下唇,脸上是一种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表情。

    慕凌轩微微一笑,伸手成甜甜的身上点了几下,成甜甜的穴道被解开。

    成甜甜立刻从慕凌轩的怀中脱离,跳下了床。

    “怎么,穴道解了,你说的话就不想认账了?”慕凌轩双臂枕在脑后,懒洋洋地问。

    “我会认帐,你起来,我不想在床上这样。”成甜甜又咬了咬唇,今天晚上,下嘴唇都快要被自己咬破了吧。

    “就这样,本王不想动了。”慕凌轩冷魅地弯弯唇角,对成甜甜说:“放心,即使在床上,本王也不会对你怎样了。”

    成甜甜迟迟疑疑地走过来,在床边坐下,手臂僵硬地搭到慕凌轩的肩上,将唇轻轻贴在他的唇上,然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

    “你就这样应付本王?”慕凌轩等了半天,再不见她有任何动作,冷哼一声。

    “不会了!我会的就是这!”成甜甜也不耐烦了,没好气地说。

    明明是这个花花王爷不守信用,说了不碰自己还要这样,还用点穴来胁迫自己,自己这样已经算是最大的让步了,他还不满意什么?

    “傻丫头,真笨!莫非还要让本王教你?”慕凌轩无奈地摇摇头,心底却升起清晰的喜悦,这女孩对接吻这么生涩,可见她真的没有和别的男人有过亲密一点的接触。纪风,可能也真的只是像她说的那样,顶多碰了一下她的嘴唇而已。

    不知不觉,慕凌轩的心里竟然充盈了一种自己都觉察不到的柔情,伸手托住成甜甜的后脑勺,温柔地命令:“张开嘴。”

    如同被(蛊)惑一般,成甜甜乖乖地张开了嘴。

    “舌头,过来。”慕凌轩继续(蛊)惑,揽在她纤腰的那条手臂将她拥得更紧。

    成甜甜试探地伸了伸自己的丁香小舌,立刻便被慕凌轩牢牢地捕捉住,再也逃不掉。他的舌和她的纠缠在一起,轻轻地(撩)拨,嬉戏……

    这一次的吻,极尽(缠)绵。

    慕凌轩没有像前两次吻成甜甜时那么霸道,粗暴,而是一步一步耐心地在她温暖的小口中(诱)导,动作非常轻柔。

    逐渐的,成甜甜感到自己的身体绵软起来,她的双臂攀上了慕凌轩的脖颈,不由自主地开始回应他。

    少女羞涩的回应让慕凌轩兴奋,他从来没有想到这个女孩的滋味是那么美好,芳香,甜美,带着春天般的青鲜,让他欲罢不能。

    他的吻变得热烈起来,手掌缓缓地在少女柔软的娇(躯)移动。

    当他火热的手掌探索到成甜甜丰盈饱满的胸前,成甜甜一惊,理智回到了她的脑海,她坚决地推开了他的手:“不行!”

    “这里,纪风碰过没有?”慕凌轩声音低哑地问,自己也奇怪,为什么总是纠结着纪风和她?

    “没有!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成甜甜生气了,别过身子不想理他。

    真搞不懂这个人,刚才还那么甜蜜,却一下子就问出这么煞风景的话,真是无聊!

    “呵呵,生气了?”慕凌轩好脾气地一笑,伸手揽过成甜甜,将她拥入怀中:“你要记住,除了本王,你的身体,谁也不能碰!”

    “你也不行!”成甜甜没好气地说。

    “本王是你的夫君,如何不行?”慕凌轩笑问。

    “可是我不爱你!除非你能让我爱上你,否则,永远别想打我的主意!”成甜甜语气坚定地说。

    “可以!本王会等到你爱上本王的那一天。”慕凌轩云淡风轻地笑笑,深深看成甜甜一眼,声音忽然变得幽冷:“不过,你须牢牢记住你是本王的女人,如若你不听话,想要和别的男人有什么牵扯,那本王怎样也不会放过你!”

    “你什么意思?我能和别的男人有什么牵扯?慕凌轩,你说话为什么总是这样让人听了就不舒服?”成甜甜的脸色冷了下来,愤愤然推开他。

    “本王只是提醒你而已,没有最好,若是有,本王上次就说了,会蹂(躏)着你动弹不得。”慕凌轩的神情又变得不可捉摸起来,语调放得很慢。

    此时,他又想起了云樱,想起了她留给自己的那些永不可磨灭的伤痛。

    他真的不敢,再轻易相信任何一个女人,尤其是,表面上纯情的女人。

    老实说,成甜甜现在是让他有些心动了。可是,他早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青涩少年,对这个女人,他会衡量好了,再决定自己付出几分感情。

    而无论如何,慕凌轩都不会容忍女人对自己再一次的背叛。成甜甜和纪风之前的事情他早有耳闻,所以,有必要先给这女人上一下紧箍咒。

    慕凌轩那冷漠生硬的话语让成甜甜顿生反感,刚才与他接吻时那萦绕在心间的柔情蜜意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一言不发地站起来就要往外走去。

    “你去哪里?”慕凌轩却从身后拉住了她的手。

    “回去睡觉!”成甜甜硬邦邦地说。

    “就在这里睡。”慕凌轩说着轻轻一带,成甜甜猝不及防又倒回了床上,紧接着他搂紧了她,在她耳边低语:“我想像上次那样,你陪我睡。”

    成甜甜发现每次只要听到慕凌轩说我而不是本王时,心就会软一下。

    可是她现在心情并不好,因为刚才这个人还在冷冰冰地警告她,如果和别人怎样就会蹂(躏)到她动不了,她很受不了他那样的思维和行事方式。

    “我不习惯在别处睡,我要回去!”成甜甜说着就挣扎着想要下床。

    “你想不想回去看你的爹娘?”慕凌轩忽然问。

    成甜甜愣了一下,自从上一次三日回门,她就再也没有回过将军府,不是不想回,而是慕凌轩控制着她不让她出王府。

    有几次,成甜甜想带着莲宝出去逛逛,都被看守大门的护卫拦住了,说是王爷有吩咐,没有他的陪同,王妃不能私自出门,请王妃不要让他们为难。

    成甜甜虽然气愤,却也不想让这些无辜的护卫因她而受责罚,所以就暂时打消了出府的念头,也一次都没有回过将军府。

    现在听到慕凌轩问她想不想回去看爹娘,她不知道他突然这么问是何用意,停止了挣扎,略带疑惑地看着他。

    “皇上明日会在宫中设宴,为出征前线的将士送行,你爹和你哥即将远赴边关,难道你不想在他们离京之前回去看看他们?”看到成甜甜只是看着自己不说话,慕凌轩说得具体了点。

    “我当然想了,可是,你会让我回去吗?我可不觉得你有这么仁慈!”成甜甜气呼呼地说,想起被这个男人这么霸道地限制着行动自由,她就来气。

    “你今晚留在这里,明天就可以回家。”慕凌轩轻笑着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