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心要把他气死

    慕凌轩跨进紫玉苑厨房大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成甜甜穿着一身从所未见的奇怪衣服,胳膊和小腿全数露在外面,热情地给慕凌澜夹着菜。

    慕凌澜则是满脸幸福的笑容,吃得津津有味,仿佛他现在吃到的,是世界上最美味的东西。

    心无端的就堵了一下,慕凌轩的脸色沉了下来。

    说不清楚为什么,此时看到成甜甜和慕凌澜在一起这么开心,他感到很不舒服,很不满意,有种火气不打一处来的感觉。

    更令他不能忍受的是,成甜甜不知道是哪里不对劲?还是天生的放(荡)?竟然打扮得这么不知检点,就这样大大咧咧的和一个男人坐在一起笑语嫣然,谈笑风生,真是存心丢他的脸啊。

    一股无名怒火,腾的一下子就从慕凌轩的心底窜起来了。

    他早上就想过来看看成甜甜在厨房里摆弄些什么,奈何那时要赶着入宫。

    等到在宫中把事情办完,也已经日上正午了。

    他回了王府,就直接来到了这里,没想到,看到的竟然是成甜甜这么恬不知耻的一副模样。

    “奴婢见过王爷。”莲宝看到慕凌轩走了进来,赶紧放下碗和筷子站起身来施礼。

    “轩哥,你回来了。”慕凌澜也站了起来,同慕凌轩打招呼。

    成甜甜没有想到慕凌轩这个时候会来这里,一时有些错愕不及。

    经过了昨天晚上和慕凌轩那一场莫名其妙的同床共枕,她此时看到慕凌轩便有些小小的不自在,愣了一下才起身说道:“王爷,我们在吃饭。”

    慕凌轩却谁也没有搭理,脸上带着怒气,径直走到成甜甜的面前,拽过她的胳膊就往外面走。

    “哎,王爷,我不想在那大厨房吃饭,我自己做饭不行吗?你如果想让我去服侍你们,我吃了饭会过去的。”成甜甜不明所以,连连挣扎着说道,弄不明白自己哪里又惹到了这个暴君王爷。

    “闭嘴!”慕凌轩一声怒吼,看成甜甜还在犟着不肯走,索性将她提了起来往外走。

    就像老鹰抓小鸡那样,慕凌轩提着成甜甜一直走进房间,顺手掷到地上,“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慕凌轩,你没吃错药吧!我又没说不去伺候你,你发什么疯?小澜还在外面,你这样让他怎么想!”成甜甜踉跄了几下才站稳,气得满脸通红。

    看来,昨夜的那番温柔,真的是一场虚幻的,镜花水月的梦。

    梦醒了,这个男人依然是那副冷如冰山的面孔。

    “本王不会管别人怎么想!成甜甜,你穿成这个样子,你想干什么?”慕凌轩咬着牙,恶狠狠地瞪着成甜甜。

    他的火气比成甜甜更大,这女人,怎么说也是他明媒正娶的王妃,是他慕凌轩名正言顺的妻子。就这样毫不知羞地把她白玉生香的肌肤露在外面,任由别的男人看到,是不是存心要把他气死?

    “我,我只是太热了……”成甜甜这才知道,是自己这身在这里来说超前卫的装扮惹恼了这个男人,不免有些理亏,声音放软了一些。

    毕竟,这里是千年前的封建时代,女人这么穿确实惊世骇俗。

    而慕凌轩,也不可能像慕凌澜那么迁就她,她也不会像信任慕凌澜那样,把自己本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这些话告诉慕凌轩。

    “热你就不顾体统了吗?成甜甜,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子有多难看?”慕凌轩余怒未消地又瞪了成甜甜一眼,抓过她的手腕,将她拽到屋里的那面铜镜前站好:“你看看你自己,像什么?”

    成甜甜往镜子里看了一眼,镜子中的那个少女,怎么看都觉得好看啊。

    一套简单利落的短袖衣衫,穿在自己窈窕有致的身体上,(裸)露出一截圆润白皙的臂膀和小腿,使自己显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青春靓丽,娇俏可人。这男人竟然说难看?他的审美观大有问题啊。

    她决定装糊涂,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非常无辜地看着慕凌轩:“王爷,我觉得,挺好看的啊 。”

    这女人,看来脑子真的不是一般的不清醒,跟她多说估计也只能让自己更生气。

    慕凌轩如同看白痴一样地扫了成甜甜一眼,走到屋中的衣柜前,拉开柜门,随手扯出一件水红色的衣裙,重重丢在床上:“穿好这个,再出去!”

    “我这件衣服也只是在屋里穿穿,又不会有别人看到,如果要出去我自然会换衣服的。”成甜甜看了一眼慕凌轩找出的那件裙子,磨蹭着不想换。

    才刚刚舒服了这么一会儿,就要被这男人逼着换上那裹得严严实实的长裙,她真是不情愿。

    “不会有别人看到?”慕凌轩冷笑一声,走到成甜甜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她:“凌澜不算别人对不对?那你跟本王说说,你跟他熟到何种地步?你在他面前,竟然这么不知道收敛?”

    “我把他当做好朋友而已。”成甜甜嘟嘟嘴说道。

    “好朋友也不能这样!”慕凌轩火气十足打断成甜甜的话,把她猛的拽进自己怀中,眼睛里闪烁着凶恶的火焰:“成甜甜,本王早就警告过你,在男人面前安分一点!本王的耐性有限!你不要把本王惹(火)了!

    “我怎么不安分了?小澜也是你弟弟,你说话这么难听就不觉得害臊吗?慕凌轩,你别碰我!我烦你这样!”成甜甜气愤地说,一边奋力想推开他,却根本撼动不了他分毫。

    在她看来,今天慕凌轩很不对劲。

    以前虽然他对她也不好,但是除了上次她无意中画出云樱的画像惹得他爆发过一次,基本上慕凌轩对她只是冷嘲热讽,不会像现在这样控制不住地大发雷霆。

    难道,他今天真的吃了火药?

    “呵呵,该害臊的是谁?”慕凌轩似乎恢复了平日的镇定,他松开了成甜甜,却玩味地挑起她的下巴,慢悠悠地问:“成甜甜,你烦本王这样,那谁这样抱着你,你不烦?纪风吗?”

    成甜甜没有想到他这时竟然又会提起纪风,一时气结,感到跟这种不可理喻的人根本无法沟通,同他争辩更是白费气力,自找气受。

    她懒得再和慕凌轩多说,一把推开他托着自己下巴的手,冷冷地说:“谁这样我都烦!你也别说了,麻烦先出去,我会换好衣服的。”

    慕凌轩看了看她,没有再说话,真的走了出去。

    老实说,他对自己今天的表现也很奇怪,为什么会那么生气?为什么会那么反常?

    这个女人,不是自己一直所厌恶的吗?可是看到她穿着那样短短的衣服,与别的男人说说笑笑,即使那个男人是自己的弟弟,自己的心里为什么会泛起近乎炸裂的感觉?

    一定是因为觉得她这样丢了自己的面子吧,一定是的!最后,慕凌轩在心里给了自己这样一个答案,不愿意再深入想下去。

    出了房门,就看到慕凌澜面带不安地站在院里,眼里有明显的担忧之色。

    “轩哥,甜甜她……”见到慕凌轩出来,慕凌澜走上前来,话说了一半,却不知道该怎样问更好。

    “她好好的,在里面换衣服。凌澜,你今天怎么过来了?”慕凌轩淡淡地道。

    “哦,我是专门过来看甜甜的,今天书院下课得早。”慕凌澜松了一口气,脸上漾开泉水般纯澈的笑容。

    他刚才看到慕凌轩那么怒气冲冲地把甜甜从厨房里带走,真担心轩哥发火,甜甜会受委屈。此刻听到轩哥说甜甜好好的,心里的那块石头才算是落了地。

    “凌澜,你既然来了,就跟我一起到大厅吃饭,怎能窝在这个小厨房里?”慕凌轩笑了笑,对这个从小就喜欢跟在自己身边的堂弟,他还是真心喜爱的。

    “不了,轩哥,我就在这里,甜甜做的饭很好吃呢。”慕凌澜直言不讳地说。

    看着慕凌澜这么一副坚决的样子,慕凌轩不禁皱了皱眉。

    这个聪明乖巧的堂弟,一向就喜欢和自己在一起,对自己的话也从来都是言听计从。今天却这样毫无犹豫地拒绝了自己的提议,只因为,他想留在这里吃那个成甜甜做的饭。

    看来,那个女人对他的影响还真不小。

    这时候,成甜甜换好长裙走了出来,看到慕凌轩和慕凌澜都站在院子里。

    她走过去,也不理慕凌轩,只对慕凌澜说:“小澜,走吧,去吃饭。”

    慕凌轩看她直接无视自己,全然把自己当成了透明人,本来已经平息的怒火又生了起来,他一把抓住成甜甜的手腕,怒问:“成甜甜,你眼里还有没有本王?”

    “王爷,我说过该做事的时候我绝不会偷懒。我今天专门做饭很早,待会儿你和青青吃饭时如果需要我服侍,吃完了我自然会过去!”成甜甜大力甩开他的手,不冷不热地说道。

    “本王现在就要你过去!”慕凌轩强硬地说,语气就像蛮横无理的孩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