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相见

    慕凌轩松开手的那一瞬间,云樱飞快地跑开了。

    他的目光追随着那个窈窕的背影一直跑远,越来越小,直至终于消失不见,才转过头苦涩地一笑:“你以为我在开玩笑?你知不知道,我这一辈子,最不敢开玩笑的人就是她!”

    成甜甜张口结舌地看着慕凌轩,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此刻,这个男人早就没有了从前的飞扬跋扈,整个人就像被人抽去了魂灵似的失魂落魄,完全就是一个为情所伤,为情所困的伤心失意人。

    这种场景,这种状况,实在太出乎成甜甜的意料之外了,让她震惊无比而又感慨万千。

    原来,慕凌轩真的喜欢云樱,不,不只是喜欢,看起来他对她简直是深彻入骨的爱恋。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难道云樱姐和慕凌轩恋爱过?

    可是,云樱为什么又嫁给了自己的哥哥?而慕凌轩偏偏又非要娶了自己?老天,自己的这桩婚事到底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

    成甜甜一时想得出了神,慕凌轩却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他的表情在一瞬间恢复了平常,低下头来望着成甜甜,似是征询她的意见一般:“再去别处逛逛?”

    “哦,走吧。”成甜甜机械地答应了一声,带着慕凌轩往前面走去。

    两个人并肩走在将军府的花园里,却实在找不出更多的话题来讲。

    成甜甜完全心不在焉,她的心中还在纠结着慕凌轩和云樱刚才的那一幕情景。

    而慕凌轩的心里,更是翻腾着惊涛骇浪,久久难以平息。他也在想着云樱,那个给了他最柔情的爱,却最终无情离开了他的女人。

    他一直以为他忘不了她是因为恨着她的背叛,三年来,他踏遍了京城乃至全国的各处风(月)场所,他拥有过那么多风(情)各异的女人。他曾经想过,如果有机会再见到她,他一定要把她当初留给他的伤痛和耻辱加倍还到她的身上。

    可是当今天再度看到了云樱,慕凌轩才悲哀地发现,自己其实还是那么那么的在意她的一颦一笑,他根本就不忍心对她说一句重话。

    两个人沉默无言地走了一会儿,成甜甜感到索然无味,便道:“回去吧。”

    “本王觉得这样挺好的,再走走。”慕凌轩却不容分辩地说。

    “我不相信你是真的想逛。”成甜甜轻轻撇了撇嘴。

    “那你说本王是想干什么?”慕凌轩问。

    “谁知道呢,王爷的心思我可不敢瞎猜。”成甜甜淡淡地说道,她本来很想说你也许是想再次碰到云樱姐,想了想最终还是忍住了。

    她知道这个王爷那喜怒无常的习性,那真是说翻脸就翻脸,前一刻还是风和日丽,下一秒就有可能是暴风雷雨。没准这句话一说,就又会是引起他爆发的一个导火索。

    想想他昨天看到云樱画像时那么激怒就可以知道了,有些人,有些事,他大概根本不允许别人在他的面前提起。而成甜甜现在还要指望他在爹娘面前与自己好好配合演好恩爱夫妻,所以最好这时还是聪明点,别在老虎的身上挠痒了。

    “你不用猜,本王的心思就是今天好好地陪好你。”慕凌轩却道。

    成甜甜不以为然地笑笑,没有再说什么。心想,他既然想在这里多逛就由着他吧,反正回到大厅面对着成夫人他们还要假装做出一副恩爱的样子,也怪不自在的,不如就在这里多呆一会儿算了。

    两个人在花园里一直转到日上正午,成甜甜估摸着自己的爹爹和哥哥也该要下朝回来了,才又说道:“这下真该回去了,要吃饭了哦。”

    “这时辰倒是过得真快。”慕凌轩似是微微轻叹了一声,笑问:“成甜甜,将军府的酒准备得足不足?”

    “酒啊,当然有的,我爹每天都要喝酒的。”成甜甜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会突然问出这句话。

    “那就好,今日本王要好好陪你家人喝个痛快。”慕凌轩朗声笑道,目光深沉悠远。

    成甜甜和慕凌轩从花园返回,刚刚走到将军府大厅门前,就见到成威大步流星从院外走了进来。

    “爹。”成甜甜兴奋地叫了一声,迎上前去。

    “甜甜回来了。”成将军看到新出嫁的宝贝女儿此刻花枝招展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就别提有多高兴了,脸上当下舒展开了衷心的笑容。

    本来他天生一副威严的模样,这会儿看着成甜甜,却是眉毛也不竖了,胡子也不翘了,满眼都是慈爱的笑意。

    “成将军,下朝了。”慕凌轩走过来同成威打了一声招呼,依旧是客气而又疏远,没有尊称一声岳父。

    “靖王,进去坐进去坐。”成威却丝毫没有计较这些,热情洋溢地将慕凌轩让进大厅。

    三个人一起走进花厅,成甜甜乖巧地坐在慕凌轩的身边。

    刚一落座,成威便开口说道:“靖王,我是个直爽人,从来不会拐弯抹角说话。今日你能陪甜甜回来,说实话我心里真高兴。过去的那些事情,都是我们将军府的不是,今日老臣就再给王爷赔个不是,还望王爷不要太放在心上,日后我们大家就是和和气气的一家人。”

    “甜甜是本王的新婚妻子,本王陪她回娘家那是理所当然。”慕凌轩淡淡地笑了笑,眸光看向门外青枝绿叶的杨柳树,声音变得低沉了些:“至于过去的什么事情,本王已经不记得了。”

    成威稍稍怔了怔,随即发出爽朗的大笑:“如此甚好,王爷,老臣早就听闻王爷饮酒是海量,却从未有机会与你坐在一起喝过酒。将军府里有一坛沉了五十年的女儿红,今日机会难得,我们就在这里开怀畅饮,把酒言欢。”

    “呵呵,本王方才正在问甜甜,将军府里的酒够不够?既然成将军也有如此雅兴,本王当然恭敬不如从命,一定会陪将军喝个痛快,一醉方休。”慕凌轩含笑说道。

    成将军本来就是爱酒嗜酒之人,今天看到成甜甜和慕凌轩双双对对回来,感情也似乎不错,一时心情大好。当下就起身张罗,让下人们把那一坛老酒抬过来。

    正在热闹哄哄之际,成子洛走进门来,见到屋里的场景,愣了一下。

    成甜甜见了跑过去,撒娇地说:“哥,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样晚?不知道我要回来呀。”

    “是,我忘记了。”成子洛勉强笑了一下,目光投向坐在屋中,也正冷冷看向他的慕凌轩。

    两个男人的视线在刹那间交错定格,成甜甜还想说话,却蓦地感到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似乎有一股奇异的紧张气氛在周围暗暗流动,连空气都显得冰冷了起来。

    只见成子洛和慕凌轩互相阴沉地打量着,两个人的目光都带着肃杀的寒意,眼风凌厉凶猛如同小李飞刀。

    成甜甜只是在旁边看着,就也能感到两人之间那一种互不相让的刀剑交锋之感。

    见到这番情景,成将军满是喜气的脸上浮上了一层尴尬,重重咳了一声道:“子洛,靖王来了是客,也是你的妹夫,怎的连个招呼都不知道打?”

    “妹夫?”成子洛微微冷笑了一下,走过去对慕凌轩说:“靖王爷是贵客,欢迎。”

    “呵呵,本王是陪爱妻回娘家,成少将军无需这么客气。”慕凌轩面上似是带着笑,只是那笑容比成子洛更为冰寒,眼睛里更是闪着能吞噬人的火焰。

    此时,成夫人走了进来,成将军赶紧打着圆场说道:“厨房里都准备好了吧,让他们上菜,今日我们要好好喝个痛快。”

    几人在餐桌边一一就坐,丫鬟仆人端着托盘鱼贯而入,轮番呈上菜肴点心,菜色花样果然极尽丰盛,琳琅满目摆了一桌。

    看到云樱还没有过来,成威微微皱了皱眉头,问成夫人:“云樱是怎么回事?”

    成夫人道:“我一上午都在忙着,还没有见到她的人。”

    恰在这时,一个丫鬟走了进来,对成将军和成夫人说道:“老爷,夫人,少夫人说她身体有些不舒服,就不过来吃饭了。”

    气氛又凝滞了一下,成威与成夫人互相望了一眼,两个人的神色都有些复杂。

    “你去房里好生照顾着少夫人。”顿了顿,成夫人对那丫鬟说。

    成威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想说什么却终于没有说,大手一挥对着坐在桌边的人说道:“来来来,我们开始。”

    成子洛却站了起来:“我去看看云樱。”

    说罢,也不等成将军和成夫人发话,他就大步走了出去。

    而成甜甜此刻敏锐地感觉到,自己身边坐着的那个男人,脸色黯了一下。

    “不管他,我们先吃。桃香,过来倒酒。”成威看着儿子的背影走远,也不想多管,吩咐站在一边的丫鬟倒酒。

    摆了满满一大桌菜的红木餐桌旁,却只有四个人坐着吃饭。

    即使成夫人不时热情地招呼着慕凌轩多吃一些,成将军也开始兴致勃勃地与慕凌轩喝酒聊天,成甜甜却总感到这看似热闹的饭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冷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