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碎了一地

    成夫人陪着他们坐了一会儿,几个人虽然一直在交谈,气氛却始终有一些微微的冷硬,而且只要谈话稍一停顿,就显得屋里格外安静。

    成甜甜也说不出来为什么,只感到自己的娘亲和慕凌轩今天都似乎怪怪的,令她夹在中间也十分不自在。

    “甜甜,现在还早,你陪王爷随意逛逛,娘去厨房看看,中午安排的菜准备得怎么样了?”成夫人看出慕凌轩并无多大兴致说话,便起身说道。

    “成夫人去忙吧,不必管我。”慕凌轩淡淡一笑,转头含笑望向成甜甜:“甜甜,愿不愿意带着你的夫君随意逛一下呢?”

    这是他第一次这么亲切喊成甜甜为甜甜,没有像往常那样连名带姓地叫她。

    他叫得倒是十分自然,成甜甜听在耳里却不习惯,尤其是听到他还当着自己娘亲的面说什么你的夫君,更加觉得不好意思,一下子便红了脸,赶紧站了起来:“想逛就逛啊,走吧,我带你去。”

    “呵呵,甜甜真乖。”慕凌轩伸手牵过成甜甜,满眼都是温柔笑意。一双幽深的黑眸,犹如月夜里的两汪春水,泛着粼粼柔光。

    成甜甜的心里顿时一阵发麻,浑身都似乎起了鸡皮疙瘩,这个男人可真会演戏啊。

    现在的这番情景,谁见了都会以为他们是一对情深意浓的恩爱夫妻吧。又有谁能够想到,他们实质的关系,其实是比一般的陌生人都还要冷漠呢?

    虽然心中极为别扭,当着成夫人的面,成甜甜却不好做出更多的反应,只好对成夫人笑了笑说:“娘,那我们先去花园里转一转。”

    “嗯,去吧,多玩一会儿,中午饭还要有一会儿才能好呢。”成夫人笑吟吟地说。

    看到面前两个孩子一副甜甜蜜蜜的亲昵模样,她的心里就别提多欣慰了。

    这下子,她终于不必再为女儿出嫁后的境遇牵肠挂肚,乃至忧心忡忡了。

    看这模样,两个小夫妻的感情好得很呢。有外人说王爷新婚第一天就纳了妾是因为不喜欢甜甜,根本不足为信,大约都是那些多事之人胡乱传言的……

    一走出成夫人的视线,成甜甜立即就甩开了慕凌轩的手。

    “怎么?不用本王陪你扮演恩爱夫妻了吗?”慕凌轩戏谑地笑道,却也并未再次抓住她的手。

    “是的,现在这里又没有别人,王爷你尽可以随心所欲了。”成甜甜轻轻吐了一口气,又半开玩笑地说:“王爷可真是登台做戏的高手,拿个奥斯卡金像奖都没有问题。”

    “本王依你所愿做了事,你现在倒说起这种风凉话?”慕凌轩淡淡扫她一眼,问道:“奥斯卡金像奖是什么?”

    “哈哈,是一种演戏的最高奖项,我的意思是王爷很有表演的天赋。”成甜甜打着哈哈说道,突然觉得,这个男人也并非是一无是处的可恶。至少今天,他还算是帮她在娘的面前圆了一个梦,让娘不至于为自己太担心。

    “那也许是因为本王根本就不是在表演。”慕凌轩云淡风轻地说着,目光悠悠飘向远方。

    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他突然又将成甜甜的手一把牵住,牢牢握在了手里。这一次,他握得很紧很紧。

    “干什么?现在不用表演!”成甜甜低声叫道,想要挣脱他的手,却根本就甩不掉。

    “怎么不用?你家里又有人过来了。”慕凌轩粗声粗气地说道,声音里没有了一贯的从容,显得很烦躁。

    他的眼睛,定定地看着前面一个方向。

    那里,有一个袅袅婷婷的身影,站在姹紫嫣红的花丛之中,似乎是在赏花,又似乎是在静静地沉思什么。

    “云樱姐!”成甜甜兴奋地叫了一声,拉着慕凌轩一起跑过去。

    “甜甜,你回来了。”云樱回过头来,看到了成甜甜和慕凌轩,显然吃了一惊。

    “是呀,今天三天回门嘛。”成甜甜笑嘻嘻地说。

    这时,她感到紧握住她手的那个男人身体似乎僵硬了一下,手心里竟然满是冷汗,不由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说道:“王爷,这是我嫂嫂云樱姐。”

    “无需介绍,本王和你嫂嫂早就认识,应该算是老朋友了。是不是,成少夫人?”慕凌轩紧紧地盯着面前纤弱秀丽的女人,后面成少夫人四个字,他咬得很重,也很慢。

    “是的,甜甜,我和王爷以前认识,我也跟你说过的。”云樱有些慌乱地躲开那灼灼逼人的视线,软弱无力地应道。

    “那么,成少夫人,别来无恙?”慕凌轩却不肯放过她,又问道。

    他的目光近乎穿透地盯在云樱的脸上和身上,声音带着微微的嘶哑,失去了从前那种低沉的磁性,听起来有些怪异。

    成甜甜不禁又诧异地看了慕凌轩一眼,只见他的面容虽然依旧平静冷漠,眼神里却分明多了一分燃烧的炙热,就仿佛一个石化的人突然活过来了一般,有了几分温暖的生气。

    “我很好,王爷,让甜甜陪你多逛一会儿吧,我还有点事……”云樱匆忙地说着,低下了头想要离开。

    至始至终,她一直就没有敢正面看慕凌轩一眼。

    也许是阳光太大,而她又没有涂胭脂的原因,成甜甜觉得云樱的肤色比往日更加雪白,可以说是苍白,却也使她显得更加柔弱秀美,另有一种楚楚可怜的风姿。

    “成府的少夫人就是这样招待客人的吗?本王一来,就要走?”慕凌轩重重提高了一下语调,声音冰冷尖刻。

    可是也许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他其实是多么渴望她能多停留一会儿,哪怕只要让他多看一下下也好。

    这时候,他已经松开了成甜甜的手。

    “王爷,我真的有事。”云樱回过头来,哀恳地看了慕凌轩一眼。一双水雾迷蒙的大眼睛,充满了深深的无奈和忧伤。

    就这样静静的一眼,让慕凌轩冰封的心一下子就碎了。

    整整三年,他从来也不曾忘记过这个已经做了别人妻子的女人,可是除了在梦里,他一次也没有见过她。

    他曾经无数次幻想过与她再见的场景,他也不止一次地在心里告诉自己,见了那个朝三暮四的女人,当然是冷冷地看上一眼,然后无动于衷地走开。

    可是当今天真的见到了云樱,慕凌轩才知道,要真正做到无动于衷,该有多难。

    而在他的眼里,虽然三年未见,但是云樱根本就没有什么改变,几乎和三年前一模一样。

    如果说有一点点不同,他也只是觉得她变得更美了,更有成熟女人的韵味了。这又使慕凌轩的心里,充满了近乎酸楚的柔情。

    “什么事这么关紧?见了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少夫人也不愿意多留一会儿?”按压住自己心底那四处蔓延的疼痛,慕凌轩暗哑地吐出一句话。

    “王爷,云樱姐可能不太舒服,让她先回去吧。”成甜甜看着云樱的脸色十分不好,似要承受不住的模样,赶紧说道。

    说实话,她觉得慕凌轩的表现今天很不对劲。尤其是他看着云樱的那种眼神,炙热而又沉痛,带着一股执拗的灼烧力,是成甜甜从来没有见过的,总感到包含了太多复杂的情绪。

    成甜甜记得他看着青青的时候,目光虽然很温柔,却完全没有这种掩饰不住的热烈。

    联想到昨天慕凌轩看到她画的云樱画像时的那副失常的状态,成甜甜的心中猛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他也爱云樱姐?甚至现在还在爱着?可是怎么可能?他这样一个花花公子,又如何会懂得怎样深刻地爱一个人?

    “是呀,我有点不舒服,要先走了。”云樱感谢地望着成甜甜笑了笑,笑得勉强而又无助,转身欲走。

    “不许走!”慕凌轩突然低吼一声,并且跨前一步拦住了云樱,双目冒火俯视着她:“你预备躲我到什么时候?”

    这一次,他竟然说的是我而没有自称本王。

    成甜甜既是诧异又是好奇地睁大了眼睛,如同看八点档言情剧一般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

    现在,她已经可以肯定,慕凌轩和云樱之间,一定有一段难以言说的过往。

    “王爷……你何苦让我为难?”云樱无奈地抬起头,秋水剪剪的眼眸,如梦如幻地看着慕凌轩。

    而她绝美的容颜,此时更是带了种梨花落雨的脆弱,让人见了就想拥于怀间呵护一般。

    慕凌轩的喉头动了动,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云樱低下了头,想从他的身边绕过走开。慕凌轩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抓住了她的衣袖。云樱的脸色登时变得如同一张白纸,连嘴唇都失了血色,看起来几乎要晕倒了。

    “王爷,你这是干什么?云樱姐是不跟人开玩笑的。”成甜甜实在看不下去了,她走过去,将慕凌轩抓着云樱衣袖的手臂拉下来,故作轻松地说道。

    o(n_n)o~后文更精彩,亲爱的们有什么看法,多留言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