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其妙触怒了他

    “小姐,我也是听人家那样说的嘛。”莲宝微微红了脸,垂下了眼帘说:“夫人也专门交代过我,三天回门时记得提醒小姐的。”

    成甜甜想了想,站起身来说:“我得去书房了,那个变(态)让我去书房伺候着。”

    “那明天怎么弄?”莲宝愣了愣,追问道。

    “我当然会跟他说啦,只要他同意我和你回去就行。”成甜甜说。

    “只小姐一个人回去肯定不行的……”莲宝着急地道。

    “行不行也就这样了!”成甜甜略显烦躁地打断莲宝的话,看着她道:“莲宝,你也不想想,就他那德行,会陪我回去吗?即使他愿意,我还得考虑呢。让他跟着回去,那多别扭呀,和娘他们说话都不能随心所欲了。”

    “可是小姐,那外人会说闲话的啊……”莲宝还想说话。

    “管别人说什么干嘛?我们自己自在就行了。”成甜甜再次打断莲宝,伸手拍拍她的肩膀:“莲宝,送你一句我最喜欢的至理名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也不管莲宝一脸愕然加茫然地看着自己,成甜甜径直走进房内换好衣裙,将慕凌轩的那件衣服提在手上走出来。

    看到莲宝还晕晕乎乎站在那里,成甜甜扑哧一笑说:“莲宝,别多想了,我先去书房,一切看情况吧。实在不行,咱们明天就等王爷上朝了偷偷跑回去。”

    说罢,成甜甜轻轻盈盈走出了紫玉苑。

    她要听从慕凌轩的吩咐赶去书房,去晚了估计那个黑心王爷又有怪话说了。顺便,她还得想想,怎么跟他说明天回将军府的事情。

    成甜甜只希望,慕凌轩能爽快答应她和莲宝回去就好。但是,就连这点小小的希望,她都没有把握慕凌轩会不会让她顺利地实现。

    一路杂七杂八地想着,成甜甜找到了王府书房。跨进门去,却并没有看到慕凌轩在里面。

    她四下环顾了一番,正如她想象中的那样,这间书房布置得幽雅别致。

    对着正门的墙上挂着一幅水墨山水图,妙笔丹青,栩栩如生。足足占了一面墙那么大的巨型书柜,里面整齐地摆放着各种书籍。

    只是,屋里的那张紫檀木书桌上,凌乱堆满着纸张公文,书本字画,看起来杂乱无章,与这间整洁的屋子显得不太协调。

    成甜甜站了站,就走过去,开始整理书桌。

    她本身就是一个手脚勤快的小女生,看到桌子这么乱,当然看不过眼。何况现在,她还想着和慕凌轩缓和一下关系,甚至讨好一下他,只要他能爽快地答应自己明天回将军府,她一点儿也不介意多做一些事。

    成甜甜将书桌上散乱的书本公文分门别类收拾好,又拿来湿抹布,将整个书桌擦得干干净净。

    这时,她忽然看到书桌一边,放着一幅半掩半开的画卷,不由好奇地摊开了来看。画还没有完成,只勾出了大概轮廓,是一个窈窕女子的形象。

    成甜甜现在也算是一个古代才女,她仔细看了看,感觉这王爷的绘画功底还真不错。虽然只有寥寥数笔,却已经尽显画中人的婀娜身姿。

    只可惜这幅画还没有画完,笔墨勾到了眉毛那儿就停住了,没有填上眼眸五官,不然一定是一副栩栩如生的古装仕女图。

    望着这幅画了一半的画,成甜甜微微笑了下。心想这个花花王爷还真是名不虚传的好(色)呀,连随手涂鸦的一张画都没有忘记画的是美女。不过,这幅未完成的画倒真是画得很好,只是不知道,他准备怎样描绘这个女子的五官。

    此时,成甜甜的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她嫂嫂云樱那张倾城绝色的脸。

    不知怎的,她总觉得,如果把云樱的面容放进这幅画里,会非常合适,非常完美……

    成甜甜正对着画面想得出了神,忽然听到一个冷硬而不耐烦的声音传过来:“你在干什么?”

    她抬眼一望,就见到慕凌轩满脸不悦地走了进来。

    “王爷,我在收拾书房。”成甜甜赶紧举了举手中的抹布,对慕凌轩笑了笑说道。

    慕凌轩看了看被成甜甜整理得井井有条的书桌,一言不发。

    随后他的目光落在了成甜甜正在看着的那幅画上,浓黑的剑眉不禁拧成了一个结:“以后记住不要乱动本王的东西。”

    “王爷,你画得真好呀,只是怎么不画完呢?”成甜甜又是莞尔一笑。

    这句话她一半是出自真心,一半是为了讨好慕凌轩。不管怎样,多对他说点儿好话准没错的。

    “画不完了……”慕凌轩沉闷地说了一句,伸手将那幅画卷卷了起来。

    “怎么会画不完呢?王爷,这画上的女子已经出初具形态,只需稍加润色,加上几笔点睛之笔,那就是一幅很好看的画了呀。”成甜甜好心地说着。

    “不想画了……”慕凌轩轻轻吐出四个字,在桌前的檀木靠椅上坐了下来,整个人都显得很疲惫。

    “王爷,不如我帮你把这幅画完成吧,保管画得你满意。”成甜甜灵机一动说道,她这时对慕凌轩真的是格外殷勤,只因为想明天能顺顺利利地回将军府。

    “哦?你想把这幅画画完?”慕凌轩抬眸看了一眼成甜甜,眼神中似乎有了一丝兴味。

    “是呀,王爷,我画画也很不错的哦。让我试试吧,我可以给王爷画一个绝色美女出来。”成甜甜笑着说。

    “那你就画给本王看看吧。”慕凌轩微微勾了勾唇角,将那幅卷起的画卷展开,放到成甜甜的面前:“如若画得能让本王满意,今天你就可以不用干活了。”

    “王爷,我愿意干活,如果我画得好了,王爷能不能答应我一件别的事情呢?”成甜甜却飞快地接口说道。

    她在心中想,难得黑心王爷这时候跟她说话温和了一点,不如趁机跟他说下明天回家的事情吧。

    “不能!成甜甜,你要画就快些画,别妄想着提出一些过分要求!”慕凌轩冷冷地道。

    他听都没有听成甜甜要说的事情是什么,就直截了当地拒绝了。

    “王爷,我的要求不会过分,是合情合理的。”成甜甜又急又气,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慕凌轩。

    “你先画。”慕凌轩没有再看成甜甜,他的目光落到了窗外很远的地方,俊朗的容颜一片萧索,神情忽然间变得那么落寞。

    成甜甜不再吭声了,她从桌上的笔筒里拿过一支笔,蘸了墨汁,就俯下身子开始认真地画起来。

    她完全是依照云樱的形象为模特儿,一边想着云樱那清丽绝伦的面容一边动笔,很快就画好了,一个楚楚动人的美丽女子跃然纸上。

    最后一笔画完,成甜甜再次细细看了一下自己的作品,感觉非常满意。

    她本身就承接了原版成甜甜的那身超然才艺,此刻,又画得格外用心,所以将云樱的那种传神之美描绘得淋漓尽致,不说画像了十分,至少也画出了七八分韵味。

    “王爷,你看,我画得不错吧。”成甜甜搁下了笔,将画端端正正摆到慕凌轩的面前,带着几分小小的得意说道。

    慕凌轩并没有过多注意成甜甜怎样作画,他一直神思悠远地注视着窗外。

    听到成甜甜的话,他收回了渐飘渐远的心神,将目光投落到面前的画上。

    只看了一眼,慕凌轩的脸色就变了,他站了起来,近乎狞恶地瞪着成甜甜:“谁让你这样画的?!”

    “没谁……是我自己想这样画的啊,王爷,难道我画得不好么?”成甜甜没有想到他突然会变得这样凶神恶煞,不禁后退了一步,结巴着说道。

    “不好!不好!你画得一点儿也不好!成甜甜,我警告你,永远别来挑战本王的底线!”慕凌轩怒吼着,眼睛里燃烧着噬人的火焰,完全失去了从前的那种冷静和从容。

    他伸手抓过了桌上的那张画,似乎就想要一把撕掉。

    然而,却终是忍不住再看了一眼,画中的人儿正眼波宁静地望着他。那轻轻浅浅的目光,如月光清风,那么温柔,那么美丽,一下子就敲进了他的内心深处……

    慕凌轩的手无力地停了下来,他的人也无力地坐了下去,靠在身后的软椅上。

    画上的这张脸,画上的这个女人,是他一时一刻也不曾从记忆深处抹去的。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勇气将她完整地画出来。

    每当提起笔,不知不觉就勾勒出了这个窈窕秀丽的身影,可是……他画不下去,他也画不出来,这张让他魂牵梦系而又肝肠寸断的脸。

    没想到,今天成甜甜却轻轻松松地帮他完成了这幅画。而且画得这样惟妙惟肖,形神俱似,就仿佛云樱真正地站在他的面前。

    他尽管恨她,他感到自己每一次想到她就恨不能想要把她抓过来揉得粉碎,可是为什么现在?他却舍不得撕毁留有她倩影的这张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