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味道不错

    成甜甜还来不及再说什么,那张俊如谪仙般男人的脸就俯了过来,与她的贴在一起,唇强悍地压在了她的唇上。

    “啊……不!”成甜甜奋力挣扎着,嘴里却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喊出的话被慕凌轩悉数堵在了口中。

    他牢牢控制着她的身体,成甜甜的抗拒只换来慕凌轩更有兴味的索取。

    他的唇狠狠地碾压着她的,舌头很轻易就撬开了她的贝齿,霸道地探进去,在她温暖的小口中横行肆虐。

    <绵,久久不放开她,几乎夺走了她全部的呼吸。

    从他身上散发的那股浓烈的魅惑的气息完全淹没了成甜甜,不断you惑着成甜甜的理智飘飞,消散,只能跟随着他的引导一起沉(沦),迷失……

    成甜甜感觉到自己的全身都软绵绵的,酥(麻)麻的。她的脑袋里就像短了路,什么都不能思想了,仿佛变成了一个白痴,根本没有力气再挣扎反抗,只能紧紧地抓住他的衣衫,被动地接受着他在她的口唇之间予取予求……

    仿佛有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又仿佛只有一分钟那么短暂,男人的唇离开了她。

    成甜甜依然如同在云端漫步一般,脑子里一片晕乎,心扑通扑通狂跳不止,整个人久久回不过神来。而她的脸颊,犹如天边绚烂的朝霞,绯红如醉,两汪清泉般的眼眸,水光潋滟。

    慕凌轩饶有兴味地盯着面前被自己吻得晕头转向的少女,唇角勾起一抹轻(佻)的微笑,懒洋洋地道:“味道还不错,不过,比起本王尝过的其他佳人,还差之许多。”

    成甜甜愣愣地瞪着他,那张俊美如妖娆春花般的脸,此刻正带说不出的狂浪,说不出的嘲弄,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

    那样子,就仿佛自己是他手中肆意玩弄着的一只小虫。

    人和心一齐从九霄云端落到了地面,成甜甜猛然惊醒了过来,从未有过的屈辱和愤怒涌上心头。这个(浪)荡公子,一直刁难她,欺负她,他强行吻了她,还不忘说出这样一句侮(辱)的话,来践踏她的尊严……

    成甜甜气血上涌,怒火攻心。她抬起手,重重朝着慕凌轩那张美得令人炫目的俊脸打过去:“无耻!”

    可是,她没能打到慕凌轩,她的手臂在挥出的那一瞬间就被慕凌轩一把攥住。他紧紧捏着她的手腕,又似乎想要将她的骨头捏碎一般,握得又重又狠。

    “言而无信的小人!你说了不碰我的,今天这样,又算什么?”成甜甜被慕凌轩捉住手臂,打他不到,心中燃着熊熊怒火,只能气愤地和他对视。

    慕凌轩脸上漫不经心的笑容早已隐去,瞬间挂上了一层化不开的寒霜。

    他眼眸幽深地盯着成甜甜,冷冷地道:“成甜甜,这只是对你今天不安分的一个小小惩罚。我警告你,如若以后再让本王看到你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那就不是亲你一下这么简单了。”

    说着,他松开了成甜甜的手,俯脸靠近她的面孔,邪恶一笑:“本王会蹂(躏)着你,让你连床都下不了!”

    “慕凌轩,你不是人!”成甜甜气得手足发冷,咬着牙从齿缝里吐出了这几个字。

    “这话,你再说一遍试试看!”慕凌轩寒着双眸,带着重重戾气逼视着成甜甜。

    “我说你不是人!”成甜甜虽然心中感到了一丝恐慌,却依然大无畏地喊出了这句话。

    “很好!那本王就做点不是人的事情给你看看!”慕凌轩冷哼一声,伸手揪过成甜甜,大力一扯,她薄薄的外衫登时就被撕烂了一大块,露出了淡粉色的xiong衣和胸前光洁细腻的肌肤。

    “你……!”成甜甜惊恐地伸臂挡住自己春光乍现的xiong脯,无比愤慨地瞪视着慕凌轩,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此刻,她真的感到了害怕,因为面前这个男人,似乎就是一个疯子!

    “怎样?还要不要继续?”慕凌轩冷魅一笑,目光并没有落在成甜甜发育得完美无缺的xiong脯,他依然直视着她的眼睛,语调平淡地道:“如若不想让本王在这里把你剥(光),收回你刚才那句不好听的话,向本王认错!”

    成甜甜紧紧抿着嘴唇,双臂环抱在胸前,与慕凌轩静静地僵持着。

    她此刻恨透了这个任意践踏她自尊的男人,又怎么会愿意向他低头认错?可是,她又怕他真的会如他所说,在这里……天哪,看样子,她无端穿越过来,是真的遇到一个变(态)了。

    见成甜甜倔强地瞪着自己不说话,慕凌轩的唇角漾起更深的魅笑。

    玩味的目光顺着成甜甜通红的小脸一寸寸往下移去,肆无忌惮地停留在她青春饱满的胸前,虽然用手臂遮挡着了,但是依然可以看得出来那里显山露水,风光曼妙。

    “虽然小了点,不过也算楚楚动人。”慕凌轩如同打量一件商品似的看着她半隐半现的秀(乳),伸手抚过去:“成甜甜,你说,本王如果让你的这些景致全数露在外面,是不是更好看?”

    当他的手触摸到成甜甜胸前光洁如玉的肌肤,并顺势向下探去,成甜甜恐怖地惊叫起来:“啊!不要!我刚才说错了!王爷是人,是好人!”

    “你好像说得很无诚意啊,本王听得不够舒服。”慕凌轩停下了手,依然眸光闪闪看着成甜甜,慢条斯理地道:“再说一遍!要笑着,轻言细语地说。”

    “我刚才说错了,王爷是好人。”成甜甜咬了咬嘴唇,生生吞下胸口一团恶气,低声说道。

    “呵呵,你若是早点这般识趣,不也省了本王很多力气。”慕凌轩满意地勾了勾唇角,随手从身后的软榻上拿过一件大约是他自己平日备用着的衣服,丢在成甜甜的身上:“穿上这个,本王不喜看到女人这么狼狈。”

    成甜甜愤愤地想,我这么狼狈,还不是拜你所赐。却也只好拿起那件宽大的男装,胡乱套在身上。不然,她就得一直小心翼翼地用手遮挡着胸前的风光,因为她的上衣,已经被这个可恶的男人完全撕破了。

    车里的一对俊男靓女彻底陷入了互不搭界的沉闷境地。

    成甜甜穿着那件不伦不类的衣服,紧紧挨着车窗坐着,和慕凌轩保持了远到不能再远的距离。

    慕凌轩没有像来时那样看公文了,他的目光也投向了窗外,落到了很远的地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他沉静的神情似乎带着些许淡淡的忧郁,有着震撼人心的美感。倾国倾城的容颜,依然如同晓月春花般魅 惑无边,醉人心魄。

    但是此刻,成甜甜却再也不愿意多看一眼这个人间少有的绝美男子了。她的心中,因为来时路上看到慕凌轩那种投入工作的酷劲,而对他滋生的那一点点好感已经荡然无存。

    她好恨这个无耻,冷酷,而又邪恶的男人。她更恨自己在他吻她的时候,后来竟然会傻傻的忘记了反抗,反而似乎迷失在他霸道的气息中,忘记了一切。

    真该那时候把这个(色)狼的舌头咬破,成甜甜默默地想着,心中充满了懊恼,悔恨,愤怒和失意等各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情绪。

    她不禁又想起了纪风,那个玉树临风而又对她深情款款的男子。

    在成甜甜刚刚穿越过来的有一天晚上,纪风也吻过她。他的吻,温存,小心而又充满柔情,和慕凌轩截然不同。

    那也是她的嘴唇第一次被男人的唇碰到,理论上讲,应该算是成甜甜的初吻了。但是那时她是多么冷静和理智啊,她毫不犹豫给了纪风一个耳光。

    而今天,面对着慕凌轩蛮横霸道的索取,她却显得这么弱智,迷糊和无助,真是悲哀啊。

    也许,正是因为纪风那时太温柔了,才会让成甜甜还来得及有清醒的头脑思索该怎么做。而慕凌轩,整个人就是一个无赖,她碰到了这种男人,只能自认倒霉吧。

    纪风,还在今天为了维护她而与慕凌轩大动干戈,差点打起来。他说,他依然愿意带着她走……想到这里,成甜甜的心底,忽然泛起一丝柔柔的暖意。

    难怪,从前的成甜甜宁愿跟着纪风私奔也不愿意嫁给慕凌轩。看来,那时成甜甜的逃婚之举并不完全是出于任性和幼稚,她也只是想勇敢地追寻自己的幸福。

    现在,新版的成甜甜已然理解了自己前身那个女孩的做法。她甚至开始疑惑,自己当初没有跟着纪风毅然决然地离开,而选择顺应天命嫁给这个可恶的男人,是不是真的错了?

    此时,成甜甜的心目中,两个男人的形象已经有了鲜明的对比。

    一个深情完美,如同女生梦幻中的白马王子,一个纯粹就是空有一张迷人外表的无耻小人,令她一想起来就忍不住要啐几口。

    ^_^求月票红包留言收藏推荐!亲爱的们有什么就砸什么过来吧!每日【月票过5或者红包礼物过2000加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