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三英战卢布

    而当我被发现的时候,消息也是传入了雄霸天下和狼啸天的耳中,立马,又是枉笑风尘带着一群人过来了。

    此时的枉笑风尘,已经是50级,而且手中的武器也是换了一把,比起我手中的长剑要好多了,应该是一柄橙色的长剑。

    顿时间,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要是能够把他手中的武器给爆出来就完美了。

    “风尘,你的任务就是不惜一切的代价拦住逍遥!”雄霸天下隔着近五十米远给枉笑风尘下任务。

    而我和枉笑风尘,也算是老对手了,之前每次都是它吃瘪,不过我知道,他是一个不好对付的对手,如果可以,我更希望可以和他做朋友。

    随着枉笑风尘的,是近百个的近战玩家,而且是清一色的骑士,这是摆明的想靠骑士这些铁板来拖住我,然后骑士后面就是不少的法师玩家,他们一个个看着我,带着一丝的好奇,他们很想知道我这个白云城第一的玩家究竟是什么样的实力。

    我则是头大,如果被枉笑风尘和这些骑士困住,然后一群法师输出的话,我很可能会被秒杀的,虽然换上了赤金铠甲,但是魔抗依旧是我的硬伤,何况,这些法师中,不乏40级以上的,这些法师对我的伤害那就是很大的。

    所以,我不能和他们过多的纠缠,不过想要拜托枉笑风尘这个疾风剑士,却不是那么的简单。

    流光带人已经冲进去和笑红尘回合了,但是出来就没那么简单,毕竟之前是攻其不备,而且后方的话,近战系玩家偏少,防御不足。

    小龙已经和一群的宠物拼杀在了一起,虽然这些个宠物对他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反倒是被他一下一个的秒杀,但是那上百只宠物一起,也是让小龙招呼不过来,所以暂时性的,他也是无法给出我什么帮助,如果把小龙给叫回来,那我面对的就不只只是玩家了,还有他们各自的宠物,那样会更加的麻烦。

    “逍遥,好久不见,来吧,看看这次你能不能再从我的手中逃走!”枉笑风尘的口气依旧是一如既往的狂妄。

    他看着他一身的装备,发现他身上的是一套套装,而且是紫色套装,属性不会比我的雷霆套装弱。

    “上!”枉笑风尘手中的剑一扬,近百个骑士玩家就被我围困在中间,而且是里三层外三层的,枉笑风尘则是在我的对立面。

    枉笑风尘一件对我挥下,一道风刃劈来,我连躲闪,但是枉笑风尘已经趁机近身,手中的长剑一个上撩,我立马进行格挡,同时也是毫不示弱的进行反击,一剑格挡成功,用力的荡开他的长剑,然后猛地就是一个突刺,力量值的差距,枉笑风尘被我震退。

    接着,我立马就是一招寒冰剑气,但是枉笑风尘却是如同未卜先知一般,看破了我的招式,在寒冰剑气出手的时候,他一个爆步就避开了,不过他身后的三个骑士全部被冰封,并且造成不小的伤害,三个骑士立马喝药。

    可能是枉笑风尘之前和他们说好不要动手,那些个骑士都只是把我们包围在内,并不对我进行攻击,不过中间不少的人都是强忍着,看他们的表情,也是很想参加我们的战斗。

    寒冰剑气被躲开了,不过枉笑风尘脸上没有一丝的庆幸,反而是多了一丝凝重,因为寒冰剑气这个技能是他所不知晓的,他开始以为的是,我会施展裂地剑刺,只是他不知道,寒冰剑气就是裂地剑刺的升级版。

    不过也不是只有我的技能变化了,枉笑风尘这个疾风剑士的技能也是不少。

    他一个撩斩,竟然是一道半月形的剑气劈了过来,这倒半月形的剑气足有两码长,虽然是单体攻击技能,但是却限制了目标的走位,一个弧形,两侧都不好躲闪,向后的话,已经被骑士被堵住了。

    二话不说,左手一抬,一面赤金色的盾牌出现在我的手中。

    壁垒守护!

    枉笑风尘的这招半月斩的伤害被赤金战盾抵消了不少的伤害。

    “我去,他怎么还可以使用盾牌?”

    “刚才那不是壁垒守护吗?难道他是骑士吗?”

    那些骑士玩家都傻眼了,我手中的武器是剑,但是现在却拿出了一面盾牌,并且施展出了骑士的防御技能壁垒守护,顿时间,他们对我的职业都有些疑惑了。

    不过枉笑风尘只是一惊:“看来,我还是小看你了!”

    他这话一落,忽然,又有两个玩家进入,一个刺客,一个骑士,加上枉笑风尘,就是三个人。

    而他们三个人从三个方向锁定我,我站在中间,眉头紧锁,这是要来三英战卢布吗?

    那个刺客的话,叫做陆行鸟,看模样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有些瘦,不过从他那双眼的神色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不太好对付的对手。

    而那个骑士是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满脸络腮胡,而名字是一个让曾今无数的男性同胞为之疯狂着迷的一位岛国女子,苍老师,看来,这个骑士大叔对苍老师是有着由衷的热爱啊。

    陆行鸟和苍老师的等级都是44级,算是现阶段的高端玩家了,而且他们的一身装备都是全紫装。

    “喝!”

    苍老师给自己加持了一个皮糙肉厚,陆行鸟也是同一时间进入了潜行状态,而枉笑风尘,脚下战靴一跺,手中的长剑也是直指而来。

    我也是立马的给自己加持了一个皮糙肉厚,一手我这紫色长剑,一手我这赤金战盾,先是一个s步变换身形,避开了苍老师的长枪投掷,接着手中的赤金战盾一顶,“叮”的一声挡住了枉笑风尘的一剑攻击。

    忽然,感觉身后一股杀气,立马回身张手就是一个缚神之链,潜行中的陆行鸟被我束缚住,身形也是显露了出来。

    三个打一个,我明显吃亏,还是先干掉一个再说,这样也会小一些压力。

    但是枉笑风尘和苍老师显然不会让我的这个计划得逞,就在我挥剑砍向陆行鸟的时候,苍老师一个突刺过来,不过他的目的并不是攻击我,而是在突刺到我和陆行鸟之间的时候,立马收回招式,手中的一面紫色盾牌一举,想要挡住我的这一剑。

    不过我的力量值绝对的凌驾在他之上,所以,这一剑看在盾牌上,苍老师都是大步的往后退。

    但是,这已经足够了,这一个瞬间,我也是错过了杀陆行鸟的机会,陆行鸟只是一个刺客,只要给我3秒钟,我绝对就可以一套带走他,毕竟刺客的皮甲防御在我的攻击面前是很脆弱的,何况他的生命值也不是很高。

    而当苍老师的盾牌挡住我的一次攻击时,枉笑风尘凭借着他那比之刺客更甚一筹的速度,瞬间的走位到了我的左侧,他长剑一晃,剑刃袭来,我立马的用盾牌挡住,结果,让我没料到的是,枉笑风尘的这一剑竟然是虚招。

    就在我的盾牌举起的瞬间,枉笑风尘露出一丝笑意,他的手腕一旋,剑刃不然一个峰回路转式,直接就是绕了一个弧形,从另外的一侧刺了过来。

    我眼睛一瞪,没有想到枉笑风尘还有这一手,毕竟这种程度了进行收招,那可是非常之难的,看来,现实中枉笑风尘也是一个用剑的高手,要不然这手法不可能如此的精湛,绝对是一个浸淫剑术多年的人才有的。

    枉笑风尘的这一剑非常的绝美,不过我也不是吃素的。

    苍老师则是同着枉笑风尘一起对我夹击,盾牌举前防范我的攻击,毕竟我的输出对他来说也是很痛的,另一手拿着一杆长枪重刺而来。

    我的肩膀一摆,避开苍老师的这一长枪,枉笑风尘的剑锋也是刺来,我立马的手中的长剑对着苍老师重刺而去,不过我并不是想要杀他,而是想来一个借力。

    我手中的紫色长剑并不是一把重剑,而是一把软剑,所以,当剑尖刺在苍老师的盾牌上时,整个剑刃直接就弯曲了,我继续一个踏步上前,剑刃直接就弯道了一个极致,这这样也是把苍老师吓了一跳,毕竟如果我真的近身一套输出,他这个骑士怕也是难以消受,这一点他也是心知肚明的。

    不过我在长剑弯曲到极致之后,立马就把手腕的力给卸去了,而剑刃借助着那惊人的弹力,整个人直接就弹出了5码远,这一切发生都是在瞬间,就在我借力弹走的同时,枉笑风尘一剑正好刺来,但是却带起了一个“miss”。

    但是,我忘却了还有一个人的存在,当我在5码位置停住身形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出现,一把冒着寒芒的匕首对着我猛然扎下,而且是在我的背后。

    该死的,怎么把陆行鸟这个刺客给忘了。

    缚神之链的效果只有3秒,陆行鸟在脱离了缚神之链之后,就一直进入潜行,就等着这一刻了。

    虽然是背对着,但是我可以感觉到他此时带着的笑容,不过下一刻,他一下就愣了,因为明明就在他前面的我,却是一下子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