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校花恋上我

第119章 火热红唇

    “哼,一点都不关心人!”虽然花月夜哼声说道,但她还是慢慢地细说着她的悲剧成长路。

    在花月夜7岁那一年,正赶在社会大乱天怒人怨的年代,她家人都陆续在社会仇杀中而离世,而仅仅剩下她们两姐妹相依为命,由于她们年龄小个子不大,在大街小港中东穿西窜偶尔能偷到一点吃的维持着两人的饥饿问题。有一次她们两确实是饿到不行了,但又找不到吃的,只有铤而走险到附近的一个黑社会组织里的偷吃的,结果很快被发现了,被团团围住,就在临死关头,刚好俏狼司徒清杀到现场,他正好是要侵占这一带的地盘,在两帮相斗之下让她们两姐妹躲过一劫,从此她们俩便跟着俏狼司徒清进入了那非人式的死亡训练,成为了他的暗杀组织的一员……

    虽然花月夜把她的过去说得很简洁,但这么多年来的曲折人生路的艰辛与痛苦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当回忆起曾经的种种经历,她再次泪流满面,同时她也想起了处处爱护与保护她的姐姐……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已经是日挂中天的午时了,山风早已经失去晨光时分的清凉快意,陈风与花月夜依拥而坐的地方也早已经成为阳光的炙烤点,炎热而不适宜久坐。

    忽然间,在不远处的密集草丛中传来几声细微的,像是一个人躲于草丛之中窜行,即使声音不大,但却严重刺痛了陈风和花月夜的神经,他们俩迅速一跃而起,兵分两路一左一右围攻于草丛之中。

    “谁,给我出来。”花月夜手握匕首飞身而起垂直刺入草丛之中。

    陈风也手握军用短刀全神守有草丛边,在看见花月夜那一招漂亮的简直击杀式如流星般坠落草丛中时,却看见一只黄色的物体如一支箭般从草丛中飞射而出。陈风他需然还身患内伤不适宜过度用力,但他手急眼快,一下子就认出这是一只好大的黄猄,就在黄猄飞窜出草丛还没完全着地时,陈风手中的短刀已经脱手而出,刺入了黄猄的脖颈部位。

    “卟!”

    一声闷响,黄猄趴在地上挣扎几下后再也没有反应,黄猄血从刀口处流落地上。

    花月夜一招击空后迅速跃起,正要追上时即被陈风一把抓住她的手,然后定眼一看地上的黄猄,然后和陈风拥抱着哈哈大笑。

    陈风推开花月夜走到黄猄前,把短刀一下抽出来,然后用嘴对着黄猄的脖子吸吃着黄猄血。

    黄猄又名赤麂,为麂类中体形最大一种,经常出没在森林四周,还常隐蔽在密林或草丛中而不易被人发现,如有出来觅食,行动也非常谨慎小心。赤麂听觉敏锐,生性胆小,如遇惊动即狂奔疾驰,受惊时常发出短促宏亮的吠叫声,故又名吠鹿。

    而麂血乃是大补之物,而刚好陈风现在正是需要大补之时,自然不愿错过这一顿麂血大餐。黄猄的血本来就不多,开始已经流失了很多,剩余的很快就被陈风吸干。

    陈风擦擦嘴上的血,回味地对着花月夜裂嘴一笑说道:“走,我们回去吃黄猄大餐。”然后便一手拖着黄猄的腿返程。

    稍费功夫,一大只黄猄腿便架于火堆上烧烤着,油脂滴滴坠落于火中,溅起点点花火,散发出油脂特有的油腻之香,也是黄猄肉特有之香,香味从洞口飘出,让大山的美景挑起了无限的食欲……

    一餐全黄猄肉宴,令陈风和花月夜撑到摸肚求饶,双双躺在石床上放肆大睡.

    几天后的某一个清晨,陈风一觉醒来精神抖擞,神采奕奕,暗自运气发觉经脉畅通无阻,便知道自己的内伤已经完全恢复。他走出石洞,四处瞄了一眼,很快便发现花月夜拿着一扎野草花欢快地迎上来。

    “风哥,看,我戴上这花飘不飘亮?”花月夜雪白的脸颊上一双水晶般的大眼睛荧光闪闪,渴望着陈风的回答。

    “漂亮,我的小月妹妹绝对是这个世界最漂亮的女生。”陈风一把将花月夜搂下怀里,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道,语气中充满柔情美意。

    不得不说再诚实的男人经常在女生丛中绕圈总会学会几句讨人喜欢的谎言,而很多时候女生们明知道是话语中存在过大的浮夸之词,但还是一样甜蜜满足。陈风也不知不觉之中在转变,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善于说出如此美丽的谎言了。

    “骗人,就一花心汉,这句话在别的女生面前说过无数次了吧,哼哼。”花月夜乐滋滋的娇起小樱桃嘴,一脸占陈风的海阔胸膛内。

    这几天由于有黄猄血的大补,又天天都能吃上饱饱的烧黄猄肉,所以陈风的内伤在他的运气调息之中迅速康复。而黄猄肉除了补气更有另一功效——壮阳,这几天每一顿都是以黄猄肉充饥,吃到陈风血气旺盛,阳刚而难耐,但他深知身负内伤不适而动气一直强忍着,只能坚持做到紧抱美人如心不动,这种能耐相信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

    而此时此刻,一个充满爱意娇美柔顺的尤物如水般渗入陈风的全身,并没有把他身上的狂滚的闷热之火扑灭,而是挑起其热火更加有斗智,迅速蔓延致他全身,这是一股邪魅之火,这火能让所有男人失去理智……

    四片火热红唇紧密相连并输送着带有无限爱意的蜜汁,两片焯热的舌头在彼此进入更深度的探索,寻找着爱的源泉……

    风中飘起了一件件杂乱的衣服,有属男性,也有属女性,杂乱坠落于漫山的草丛上。清凉的山风无法吹散草丛上那两个人的热火,清晣动听的流水声也没能够使草丛上那两个人平静下来。在这几座大山围绕的山谷上,微风夹带着流水声的伴奏,卷起那一声声断断续续既急速又紧拍的哼叫声,组成一曲荡气回肠的音乐,乐曲之中充满了爱意与软柔,爱意与软柔之中又带有强壮有力而豪气冲天的呐喊……

    给读者的话:

    后再更激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