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校花恋上我

第111章 疯狼真的疯了

    欧阳国富一愣后,马上露出他那黄黄的门牙,猥琐嘴脸邪恶地一笑,他二话不说,伸手一把把意艳也拉近他肥大的身。

    意艳被欧阳国富那排牙齿恶心得差点想吐,虽然很不愿意,但是没法,这是她的工作她必须敬业,她努力地安慰自己,忍忍吧,过了今天就一切都过去了。

    欧阳国富就像神人一般,天天睡女人都不感觉到厌倦,非得让夜莺和意艳两个女人瘫软于无力才肯收手,这也是让他手下们唯一佩服他的一个“优点”。

    或者是因为夜莺和意艳服侍得欧阳国富舒心,他终于答应了听夜莺的安排,去见智狼张晶。

    今天本来就是阴天的天气,夜色早已经暗淡下来。

    欧阳国富带着夜莺和意艳来到属于五狼帮辖区内的一家酒店内。

    张晶早已经习惯为陈欧阳国富准备好美酒佳肴,还习惯性安排好一排顶级美女为其挑选,欧阳国富今天竟然例外地把这批美女忽悠了,只要夜莺和意艳陪伴。

    张晶瞄了一眼意艳,便暗暗蹙起了眉头。他知道这个女人属于洪帮的人,说不定今天她的到来是为了情报而来。

    张晶和欧阳国富经过一翻客套话后,连连豪干了几杯,然后就是废话连编,来来去去都是金钱和女人,和欧阳国富聊翻了天,有种臭味相投的感觉。

    夜莺见到张晶使了一个眼色过来后,便会意地找意艳玩游戏,比喝酒,有想把意艳灌醉的意向。

    欧阳国富看着两个女人又喝又脱的,乐起来,笑到见牙不见眼。

    “夜莺,意艳小姐醉了,你陪她去旁边的房间休息一下。”张晶见意艳喝得着不多了,便示意夜莺把意艳带走,一免他们谈正事。

    夜莺回应一声后,便拖着烂醉的意艳到旁边的小房间休息。

    “欧阳局长,今天玩得还开心吧。”张晶邪魅地笑说道。

    “还可以,下一次就这么安排。”欧阳国富微带醉意地说道。

    “这个没问题,一会喝完酒,我叫人把上个月一千万先转到你的账里去。接下来,以后的每个月都保证不少给一分,只望局长以后能多多关照就是。”张晶微微打量一下欧阳国富通红的脸面,猜想他开出这个数目欧阳国富应该不会拒绝了。

    “呵呵,张爷终于想通了。好!这个没问题,但求以后大家多多合作,多多发财。”欧阳国富对张晶开出的数目微感觉满意。

    这时,夜莺带着意艳走去休息的小房间门打开了,走出来的却不是夜莺,而是意艳。而且意艳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刚才的醉意全无。她妩媚地从房间走出来,危险的眼神紧紧地盯着张晶,淡然一笑。

    “张爷,今天玩得还开心吧。”意艳的手里拿着一支枪,这是欧阳国富腰间的枪,不知道何时到了她的手里,还加装上了消声器,枪口暴戾地瞄准张晶。

    张晶怎么说都是在黑道打滚了几十年的人物,区区一支枪他根本就没有放在眼内,何况这里他的地盘,如果意艳敢开出一枪,她必然逃不掉。

    “意艳小姐喝多了吧。”张晶淡定地说道,他不相信意艳敢在他的场子内杀他,他更不相信意艳会不怕死。

    “对对对,意艳别激动,先放下枪来再说。”欧阳国富醉意马上醒了不少,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如果意艳真的开枪杀了张晶,那恐怕他也脱离不了关系,将引致五狼帮的疯狂报复。

    “哼哼,是吗?有欧阳局长在,我想会例外一次吧。”意艳冷冷说道。

    “别别别,意艳你得想清楚,这是五狼帮的地盘,如果张爷出了意外,我不可能能跑掉。”欧阳国富急了,没有再称呼意艳为“小甜心”,而是直接叫她的名字。这时的意艳已经不再是“甜心”了,而是像是要命的毒药。

    “你给我闭嘴,否则我把你也一齐干掉。”意艳狠狠地刮了一眼欧阳国富,然后接着说道:“我想张爷应该还记得在十五年前邢家的惨案吧,你把邢家大院三十多口人全杀光,把刑家的产业据为已有。”

    “你,你就是邢家那小丫头?”张晶的脸部慢慢凝结起来。

    “托张爷的福,那一天让我大难不死。今天,我要为我的家人报仇雪恨。”意艳说完,板机一扣,子弹直接从张晶的眉心中开花。

    刑意艳费尽心机才等到今日这一个机会,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不想与张晶更多的对话与纠缠。她害怕有变,时间拖得越长,变数便越大,所以没等张晶再开口便结束了他的罪恶的一生。

    欧阳国富双眼瞪圆地望着张晶那死状,他不敢相信意艳竟敢在这里杀了张晶,这种突然间的变化,让他其在没法接受。

    “欧阳局长走吧,再不赶紧走,恐怕我们真的跑不掉。”刑意艳对着愣住的欧阳国富冷冷说道。

    欧阳国富搂着刑意艳,佯装醉意浓浓地走出酒店,回到车上。

    其实意艳的枪一直暗藏在腰间,控制住欧阳国富上车。在意艳的控制下,欧阳国富被逼把车开到一处城外的山顶别墅里,这也是洪帮的秘密总部。

    ……

    两个小时后,张晶的死讯传到了俏狼司徒清的耳中。

    司徒清面色沉重。死者不是一个普通人,是他尊称十多年的二哥。他沉默不语,静静地呆坐着。

    花夜寒见到司徒清的面色便知道,发生了大事,司徒清每次一次表现出这种神色都会有任务,而且貌似这一次可能是大任务,有任务也就意味着死人。她虽然很喜欢司徒清这张俏脸,但也很害怕他这张俏脸,每次见她见到司徒清的这种沉重的脸容时,都让她有恐惧感,因为司徒清在她的心目有如是判官,随时随地都可以判定于别人的生死。

    司徒清身为鹏城市五狼帮的一狼,但他还有另外一层不为人知的身份,就是掌管着南方暗杀行业的掌舵人。他背后拥有一批经过职业训练过的杀手兵团,而且这兵团里的人物都是经过地狱式的训练精挑出来的,更是经过死亡式的考验,通过率只有一成,没有通过的都是死亡的结局。

    “帮我查查欧阳国富的去向。“司徒清微微运劲,手的玻璃杯陡然碎裂掉落地上,发出尖锐的破裂声。

    “是。”花夜寒恭敬地应声后,便走出了房间。

    司徒清沉默不住了,他悲愤着,拳头紧握,狠狠地打在纯玻璃的办公桌上。桌子上的裂痕迅速以他的拳头为中央四面扩散,有如他的心般撕裂……

    疯狼一夜没睡,他去了现场调查张晶的死因。通过夜莺的描述,他得知现场只有欧阳国富和意艳,而且现场也只有欧阳国富带着枪。所以直觉告诉疯狼,凶手就是欧阳国富。

    第二天一大早,在一个能容下两百多人的大堂上,坐满了五狼帮的小头目。

    全场除了疯狼坐他的龙椅上在和一个女嚎叫着,大堂下面每次个的面色都带有一丝悲痛,又带有一丝无奈。因为疯狼就如疯子一般,他的所作所为都总会令人喷饭,甚至有些做事方式实在令人想不透,甚至完全超乎常人的思维。

    此时疯狼身穿着一套复古式的龙袍,坐在一张龙椅上。在他的怀中坐着一个妖艳魅惑的女人,那女人身上的衣服几乎都被疯狼撕碎,留下一丝丝布条半遮半掩着她那足以令现场所有男人狂热的部位。

    疯狼黄大勇没有急着去参加张晶的丧礼,他想报仇,他想带着欧阳国富的人头去拜祭,所以他在这里和他最喜欢的女人嘿咻着。这种事本来是夫妻两人在床上秘密做的事,但是他没有这样做,他就喜欢这种在兄弟面前和他的女人做着那事,他喜欢和兄弟们分享他的幸福。但更重要的是,他认为只有这样才能让现场的兄弟更加狂热,在接下来要办事或战斗时会更有冲劲。

    疯狼还在开场之前说过,谁能够先把欧阳国富的人头抢到手的,他怀中的女人就永远地属于他。

    可见疯狼真的疯了,连他最痛爱的女人也打算拿出来作赏赐品。

    给读者的话:

    后面更精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