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校花恋上我

第77章 败家子

    张晶拿起电话,极为尊敬地称呼一声:“大哥。”然后他聚精会神地细听着电话里文狼说的每一句话,他的面色时而惊讶,时而凝重。

    片刻后,张晶缓缓地放下电话。

    司徒清和黄大勇瞪大双瞳孔,以极为急切,极为渴望的眼神紧盯着张晶。

    文狼很少出现,那怕是电话都极为少打来,但不管是出现又或者是打电话来时,必然会带来让他们振奋,或者令人惊愕,又或者是解决他们困境的信息,总之他的每一句话都毋庸置疑且语值千金。

    “大哥说,四弟被监禁之事不实,从现在开始取消一切关于解救四弟的所有行动,同时派人潜伏与关注洪帮的信息。”张晶听完电话后,收敛其激动起伏的心情,不言苟笑地说道。

    司徒清和黄大勇骇然惊愕,每一次大哥送来的信息都让其感觉到意外,有喜亦有悲,总会让其心潮迅速澎湃一回。

    “二哥,能说得细一点吗?这到低是怎么一回事?”司徒清问道。

    “按大哥言下之意,关于这不实的消息传出,实为洪门为了离间我们五狼帮和白虎帮,目的很明显,洪门想充当渔翁的角色。”张晶回道。

    司徒清疑问解开,暗暗惊叹一句:“惊险。”

    “他奶奶的,搞了大半天,原来是洪门搞的鬼。”黄大勇一拍红木桌子,发出“啪”一声闷响,“差点中了洪门的套。”

    张晶和司徒清对视一眼然后就是沉默,接下来的事他俩已经知道要怎么做了,无需多语,这就是智者的默契。

    ……

    教室。

    陈风坐在自己的座坐上发呆,李雨莹一向都很认真听课,他当然懂得什么叫安分守己,自己顾好自己就行,打扰别人听课是不礼貌的。

    上课的老师是一位老头子,声音有点沙哑,在吃力地解说关于犯罪心理学的问题。

    如果是美女老师或者陈风都多瞄几眼,但是是一个老头,他连瞄一眼的动力都没有了,他在想着昨晚的发生的事,有点意外。第一次五狼帮出动了五六十人都没有绑架成功,怎么昨晚还会傻呼呼派那二十多个,毫无挑战性的小弟来找死呢?五狼帮的那几头狼不会都是虚有其名吧,人头猪脑?还是另有隐情呢?

    正在陈风模不清头脑的时候,模糊听到老师叫喊他的名字,他抬起头,发现班主任在教室门口外向他招手,示意他出去。

    班主任叫蔡业明,一个位慈祥的中年教师,不管是什么时候都让人感觉永远都不会生气的样子,说出的话永远都平易近人且和气柔祥。

    陈风走出教室来到蔡业明跟前,尊敬地说道:“老师,请问有什么事?”

    “陈风呀,你老实和老师说你最近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看老师能不能帮上你的忙。”蔡业明严肃中带有几分和谐的关怀。

    “老师,我真没有做过什么呀。”陈风苦闷了,到低怎么一回事。

    “真没有?那我也不多问了,有几个警察过来找你,你自己多注意点,如果有什么事记得先给电话我。”蔡业明说完便带着陈风向教导处走去。

    来到教导处门前便听到校长大声地声明:“我再净重说一次,我们国立大学是全国重点院校,绝对不会有那种害人之马存在,也不可能有这种害虫,我想肯定是你们搞错了。”

    罗华生一大早就接到紧急电话,便带着一队人过来国立大学,对于校长这种声明他早已经听习惯了,不管到那一间学校办案,所有校长都会般出这种已经听过一千几百遍的声明,但不管校长怎么声明,但总会有一个两个学生出问题,涉及案情的关健,直觉告诉他这一次也不例外。

    见到陈风走进来,罗华生一眼就认出陈风就是上一次在他们眼皮低下逃跑的年轻人,他眉头轻蹙,他打个手势,有两个属下便把陈风带有一间小室,同时把陈风戴上手铐,他怕陈风又会再次像上一次那样在他眼皮低下溜走。

    他们以审讯的形式坐下,罗华生拿出一张资料纸,不言苟笑说道:“陈风是吧,这一辆车是你的吗?”他拿出一张小车的图片。

    “是的,警官。”陈风当然认得他的qq小车。

    “嗯,那这图片中的人是不是你?”罗华生又拿出另一张图片,图片有一个清晰背影,画面当然就是昨天那枪战的画面,只是图里除了其实躺在地下的小混混,就只有一个人的背景,但看不到那人的脸部。

    “不是。”陈风当然知道那图片里人的人是他,当然在这种情况他肯定不认帐,谁能证实看不到脸的照片就一定是他呢。

    罗华生用力一拍桌子,他两眼烧着怒火还着点冒出烟来,怒吼道:“哪昨晚下午六时你在哪里?有谁可以做为你的时间证人。”

    “回警官,昨晚六时我在我的小车上,因为前方塞车,后来下了车步行走过塞车路段。”陈风风淡云轻地回答,至于那警官爱怎么愤怒那是他的事,反应所有都不承认就对了。

    这明显是睁大眼睛说瞎话,虽然现在的黑社会份子都习惯来这一套,但每次听到罗华生都被气倒。

    臭小子果然不好搞,那么嚣张,一会带回警局我看你还能怎么嚣张,罗华生暗下决定,把陈风带回警局再审讯,“放屁,昨晚那个时候在枪战,你怎么能步行过去。”

    “回警官,昨晚我没有看到什么枪战,我只看到很多车围堵住一辆车,然后所有车都通不过去。”陈风说的是事实,枪战也只是十多分钟的事,能及时赶上前去观战的可能性不大,更重要的是,听到枪声也不可能有普通良民敢上去看观看。

    “好,我得重申一次,这辆车确定是你的是吧。”罗华生再次翻回那车的图片。

    “是的。”陈风侧脸,斜眼瞄了一眼罗华生,孤傲地回答道。

    “好,我现在怀疑你是案发现场当事人的身份跟我回警局,协助警方调查此案。”罗华生说出便走出小室,跟着马上有两个属下进来带着陈风跟着走出去。

    罗华生大概说明一下陈风的情况给校长知道,蔡业明也在场,见到陈风被戴上手铐心极不是滋味,自己的学生被带上手铐,不管是哪一个老师心里都是极为难受的。

    这一切都收于陈风的眼低,让他暗暗感动,他对着蔡业明诚恳地说道:“老师,别担心,我会没事的。”

    蔡业明点点头,但愿没事就好,现在的这年代进入警局那怕是没事,没犯罪也得脱一层皮出来,他的脸色暗暗地深沉起来。

    回到警局门前,陈风戴着手铐一行人进入警局。

    这是刚好欧阳剑从警局走了出来,瞄了一眼陈风,马上感觉这人有点面善,连忙转头多几眼。

    擦!

    这不就是那个小子吗?这世界还真小呀,今天看我怎么整死你,嘿嘿。

    欧阳剑上一次被打惨了,躺了一个星期医院,最憋闷的就是报警了,警察毛也没有抓到一条,甚至连姓名都没有查到回来给他,不得不痛骂一顿他老爸欧阳国富得手下都是饭桶。

    欧阳剑一把拉住刚刚下车的罗华生,说道:“罗队,刚才拉进去那个人是谁呀?”

    罗华生一见是欧阳剑马上嘻皮笑脸的,使出了他是善长的拍马屁神功,说道:“欧阳少爷,是你呀,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呀?是来看欧阳局长是吧,欧阳少爷还真孝顺呀!”

    这个败家子,一整天就懂得来烦人,没把你爸气死就算是孝顺了,罗华生暗骂道。上一次被欧阳剑指头指面地骂他饭桶,他的气到现在还没有消,怎么说是人都有气的。

    “呵呵,罗队见笑了,我爸为国鞠躬尽瘁,劳心劳力的,我过来看看他,不想让他太累了。”欧阳剑被罗华生一夸,马上就漂漂然要升天了,迅速附和上,把自己夸为一个大孝顺儿子一样。

    “是呀是呀,欧阳局长为了鹏市的治安寝食难安的,天天都忙不过来的样子,真让人敬佩呀。”罗华生语气深长极为感叹,这个贪官天天收钱收到手软,女人天天换,是哪个人都一样会寝食难安的。

    “是呀,看来就罗队最懂体谅我爸的辛苦了,我一定和我爸说说,看看能不能把罗队提一提什么的。”欧阳剑肤浅说道。

    “呵呵,那就谢谢欧阳少爷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好好谢谢报答欧阳少爷的。”罗华生当然知道他那是敷衍的话,如果真盼望这败家子帮得上他的忙他也乐于接受,只是这个可能性只能说希望渺茫。

    “罗队,你还没有告诉我刚才拉进去的那个人叫什么名字?”欧阳剑道。

    “哦,唉哟,欧阳少爷不好意思,我把这个忘了,那个就是国立大学的一个学生,叫陈风,我怀疑他和昨晚的枪战案有关。”罗华生一拍拍脑瓜。

    “罗队,和你谈一个交易,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欧阳剑拉近罗华生说道。

    “什么交易?”罗华生一听交易两个字,马上剌激了他的神经,兴奋地加回答,“欧阳少爷直接说,只要我能力范围内的,一定没问题。”

    然后欧阳剑贴近了罗华生的耳朵,细细地说了几句话,然后笑笑口地拍拍罗华生的肩膀说道:“罗队,这事就拜托你啦,五万成交。”

    给读者的话:

    后面更精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