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校花恋上我

第26章 俏狼

    陈风无奈地叹口气,他早已经习惯了这老头来无影去无踪的习惯,但一个人生活一直都是件让他最苦闷的事情。回想起来,只能在学新的武学招式才,师父必须要在旁边指导才能有好长段时间师徒俩好好聚在一起吃顿饭,看来得再努力练好内功,突破太乙真气第六层,才有机会再和他老人家相处一段时间了……

    ……

    五狼帮智狼堂密室内,智狼张晶排行第二,疯狼黄大勇排行第三,俏狼司徒清排行第五,三狼聚合开秘密会议。这是五狼帮一直以来秘密会议室,位于智狼堂的堂主张晶的卧室地下,室内有张长方桌,位于正中的座位是帮主文狼的座位,其余四个座位设立于两边。今天帮主文狼的座位还是习惯性空置着,帮主文狼很少会出席会议,就算出席会议也会包头蒙面,至于他的身份一直是个迷,不单是对外界是个迷,那怕是对五狼的其它四狼来说一样是一个迷。俏狼旁边排行第四的战狼今天也决席,今天的会议也是因为他的决席原因而来,因为四狼战狼在三年前就已经神秘地失踪,三年来一直都毫无音信,但最近有消息传出,可能是被白虎帮暗中擒获,监禁于白虎帮的地牢下。一个星期前,智狼出了狠招,准备以交换人质的方式,报下天罗地网擒拿白虎帮帮主李云天的爱女李雨莹,结果计划失败。

    二狼张晶首先开始发话,一直以来帮主不在,都是他主持大局,他的排行也是除了帮主就是他了,这时他还带有着领导者的风范说话:“上一次擒获的失败,是我们惨痛的失败,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我们想再次布局擒拿李云天的女儿,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李云天身为白虎帮主也不是吃素的角色,我想他已经开始做足防范的措施,接下来我们还是一样,设法擒拿李云天的女儿李雨莹或其儿子李谦,但李谦从小习武有黑白双虎的指点,现在的武功修为已经超越一流高手的水平,不要说暗中保护他的保镖,单要对付他已经是件不容易的事了。现在目标只有定为李云天的女儿李雨莹好像更为合适一些,但据上一次失败的情况分析来看,很明显李云天的女儿李雨莹也一直有一个高手在暗中保护着她,要不动声色地擒获她也是件不容易的事。”张晶停顿一下,扫一眼各人后,接着再道:“按目前的情况,这一次的任务我想让五弟去办更为合适,五弟身边美女多,精英美女更多,我想如果你这一次派一个能力一流的美女助手去办这事,我想就算李云天搞尽脑汁也想不到我们动用的人是一个小妞,哼哼。其余我也会暗中派几个高手去搞搞动作,把动静搞大一点,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大家认为怎么样?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俏狼司徒清,年龄三十有多,身高一米八的个子,从小习武骨格精奇,身躯健壮,眉清目秀,鹏城市第一美男子之称,此人虽是从业黑道,但其一向都很文明,很礼貌,处事不喜欢动用暴力,极其善于动脑。

    听到张晶这么说,司徒清连忙回应道:“承蒙二哥夸奖了,小弟尽力而为。”

    疯狼黄大勇一直面红耳赤无精打采坐在旁边不语,上一次自告奋勇去接任务,结果惨痛地失败了,要不是他的失败也就没有这一次的会议,所以他只有默默倾听的份,没有参议之权。

    张晶瞄了一眼闷闷不乐的疯狼黄大勇,皱皱眉后说:“三弟对这一次的安排有什么异议吗?”

    黄大勇连忙回道:“没有,没有。”

    张晶咧嘴一笑道:“没有就好,接下来我们就得看五弟的表演啦,希望五弟没让我失望。”

    司徒清诚恳回道:“小弟一定尽力而为,保证完成任务。”

    张晶点点头道:“好,那今天就到此为止,散会。”

    ……

    司徒清一向喜欢穿着白色的西装,黑色的领带,因为他喜欢白色,当然白色还代表着另一种意义,那就是光明正大,但他却一向不喜欢光明正大处理事,因为这样太过招摇了,他喜欢动脑,他喜欢低调地处理各事务,像他三哥疯狼那种喜欢招摇过市的处事方式,他认为就只有没头没脑的人都会是这样干的,但没法谁叫那个人是他的同生共死的兄弟,否则早就一个耳光把他打垮,然后就再在他脸上狠狠地奉上“白痴”两个字。黑色,代表就是黑社会,虽然很不愿意,但也必须戴上这烦人的黑领带,因为他就代表了黑社会,不能代表全部人,至少也代表了一部分人,所以这标志性的东西是必不可少的。

    花夜寒是司徒清身边一个普通的助手,她和其它的女助手一样拥有倾城的美貌,丰韵的身材,但是她和其实女人不一样的是,她穿着一向都很庄重,很保守,不像其它的女助手一样喜欢露肉,这也是司徒清喜欢她留在身边的唯一原因。她也知道,司徒清不缺女人,只要他一招手,他身边的女人随时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当然她自己也算是他身边的女人中其中一个。自从她第一次看到眼前这个主人时,她就已经深深地爱上这了他,虽然身为他的助手,必须听丛他的命令,就算不是,她也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司徒清喜欢女人,他喜欢各色各样的女人,但他更喜欢拥有这两个条件的女人:第一,现实上善于处事,恬静文雅的女人;第二,床上够浪的女人。很明显眼前这女助理花夜寒就是前面一种,至于后面那一种是不是他不知道,因为他没试过,只要他需要随时都可以,但他知道他更需要的就是女人的忠心,忠心于他比什么都好。他深深明白,女人是一种最可怕的动物,他可以为情付出一切,但也可以冷酷无情,所以他喜欢培养女杀手,可以让一部分女杀手深深地爱上他为他付出一切,也可以培养一部分冷酷无情的女人,成为他的杀人工具,明显这两种女人他都成功培养出来了,所以他每次办事都得心应手。在明亮的灯光下,他手中拿着一杯红酒,入神地看着杯中之酒,细细地口味着酒中的颜色一及从杯中散发出来的酒香,喃喃自语地对着一旁恭敬站着的花夜寒道:“你妹妹培养得怎么样?这一次的任务你认为她的成功率是多少?”他处事不喜欢听什么保证,他喜欢听比率,比起听什么保证誓言之类的,感觉听比率更直接更实际些,让他能在数字中找到变数的大小。

    花夜寒恭敬地回道:“如果论计谋智擒,有八成,如果有其它的变数的话,论武力武擒,有六成。”微弯腰,没有一丝多多余的动作,她知道眼前的男人在办公处事时一向不喜欢多余之事,那怕是一个动作。

    “好,那就让她试试吧,目前她的状况好像是最适合的人选了,虽然这个比率我并不满意,但你必须好好配合,我不喜欢见到失败的结果,否则你就让她消失吧。”司徒清还是爱看着他的红酒,此刻连瞄一眼花夜寒的兴趣也没有,因为他心正闭闷着。

    花夜寒面色微变,但很快就恢复过来,她知道“消失”是什么意思,在这里每一次出现“消失”二字,就有可能是一条生命的流逝,虽然这次没有是马上,但也说明她的妹妹有“消失”的危险。

    …….

    花月夜从小就跟着姐姐花夜寒一起生活,无父无母,姐姐也从来没有和她谈过关于父母的事,她有好几次问起都被姐姐花夜寒冷冷地驳回.从小姐姐就教导她,只要她好好练武,好好学习,只要成为一个出色的全能的女杀手,然后跟着姐姐成为那个男人的女人,就已经足够了,至于其它的你根本就不用去想,也不能去想,这就是你的命。从小乖巧听话的她,也一直坚信姐姐的话,因为在她的生命中,姐姐就是她的一切,只要姐姐说是对的,那就一定是对的,对于姐姐给她的命令她从不会违抗.自三年前,姐姐安排了一个任务给她去杀了一个应该杀掉的男人之后,她也再没有接过任务,今天她又接了一个任务,其任务就是把国立大学一个叫李雨莹的人秘密擒获,“秘密”自然就是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给读者的话:

    后面更精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