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校花恋上我

第19章 我就是你的

    “前方就是一个急转弯,本小姐就是不减速,来个高难度的极速转弯,看你怎么追我,哼哼。”六日暗道。

    此时的六日位于转弯角的内道,陈风为外道,只见六日的车刚好到了转弯角处然来迅间倾斜,后车轮磨擦路面发出刺耳的“呲”一声,后轮一到位,车身已经回直,然后紧接着就是“砰”的一声弹射加速前进,一气呵成的动作极为纯熟。

    陈风由于车在外道,同样的速度自然会微落其后,目睹其全过程,暗暗喝彩一声“好”。陈风他一样保持着紧张的状态不敢放松,虽然做不出像六日那样精彩的高难度动作,但他在占在外道的优势,在未到达转弯角之前早已全车倾斜,也来个全速转弯之势,很自然地转过了转弯处,也不甘示弱地使用弹射加速追上六日,再次并排而行。

    ……

    在奇虎山路的终点站,众人都全神贯注地注视一个超大的屏幕,观看着这场精彩的比赛。

    买了六日赢的人,曾自信地认为今晚六日赢定了,钱也是稳挣的,特别是刚才六日那一个高难度的转弯特技,让其自豪无比,引发一声欢呼。

    买了陈风赢的人,本来就少,怎么说陈风都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根本就没几过人看瞄过他,但是由于今晚陈风的赔率那么高,站在一个非专业的赌徒来说,还是满有吸引力的。

    赔率,在地下赛车赌钱的赌徒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参考数据,赔率越低就越说明那选手的技能和名声越高;赔率越低就越能说明其选手的能力和名气越低,没有任何一个庄家愿意做赔钱的买卖。但只要赔率高,总会有一些喜欢风险投资的赌客喜欢去赌赌运气,怎么说“赌博”本来就是一个比运气的活,但也一小部分是赌业里的新手,不动大脑的家伙,见到这等赔率足以令他心花怒放,选手的资料也懒得看了,直接投注买陈风赢。

    胡高和其它的赌客一样,全神注视着大屏幕,当看到六日那高超的技术不由得暗暗为陈风担忧,但见陈风顺利地追上了六日,再次并排而行,很快他又怀疑自己是不是多想了。众人见第一个转弯处的较量后,有人欢喜有人愁。买六日赢的买家开始不自然地紧张起来,因为直觉告诉他,陈风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车手,能和六日这种在行内鼎盛一时的选手,不相上下的人,只能以“不简单”来形容他。

    ……

    六日正在为刚才满意的表现暗暗高兴,看你这臭小怎么再追上本小姐,哼哼。但是,当她自以为已经和陈风拉开一段距离的时候,她发现她错了,那个令人讨厌的臭小子好像一个影子一样追回到她的身边并排而行,她暗惊:“看来那小子还真不赖,本小姐低估他了。”

    接下来又是几处急转弯处,六日还是一样没法把陈风撇开,被陈风紧追不放,让她无计可施。不由得暗暗后悔起来,为什么就傻呼呼拿自己的青春去做赌注呢?跟他赌赌钱不就行了!他不是从丹丹姐那里赢了三百万吗?直接跟他赌钱,把那三百万赢回来不是一样是可以为丹姐挣回一口气吗?如果自己真的输了,怎么办好呢?

    陈风一直都很欣赏六日的车技惊人,但怎么说在地下车赛,很多人都是热衷于各种技术,某些是为了速度,但更多的都是为了好看,用作表演的用途。六日毫毛疑问把表演的技术发挥得淋漓尽致,但很多技巧性的技术虽然是某些时候用得很得心应手,除了能保持极速的速度,也能展示其精彩的动作和姿势,但作为实际比赛中就显多有点多余,有点做些,虽然是保持了其速度,但并没有增加其速度,所以结果和一个普通的高难道急转弯动作毫毛差别。其实陈风他也心中有没多少的底,怎么说都是第一次比赛,也不了解关于赛车有多少技巧,他只能凭着自己的出色反应能力来应对,以最自然的动作去处理各种高难度的急转弯,但经常几处较量后,他发现自己并没有比六日差多少,每次都能顺利地追上她,使他信心度自然就升上来。

    又是一个急转弯,又是一个次技术的较量,如无意外六日又被陈风这极度讨厌的影子追了上来,一个撇不掉的影子。

    六日此时已经心寒了,心寒如果这自己输了,应该怎么办!难度真要做这臭小子的一年小老婆?现在后悔好像是已经没用了,想不到自己坚持了二十年的洁净之身快要不保了,有能力在丹丹姐手中轻松地赢到三百万的男人,本来就已经是不简单了,自己早就应该想到,都是自己自大闯的祸,自大的后果就得失去青春呀!

    …..

    在山路边的一座小山峰上,一个人拿着一把远程追击枪在贯注着山路上的每一刻的变化。这个叫一直都是黑道上的一个小混混,由于枪法还不错,他出枪快,准,狠,得了一个“小神枪手”的名号。今天他特种开心,因为有他的一个小称号被别一个不知名的人看中了他,给了他五十万,任务就是把今晚赛车中的那个男选手干掉,还附上一把他从来未用过的远程追击枪。虽然他从来没有用过这种远程枪,但是他自信地认为远程和短程无非就是距离的分别,只要你的枪力度够,能达到那个射程就肯定没问题。重要的是他也挺聪明的,懂得马查找关于远程射击类的知识,知道了各种关于远程射击的注意事项,比如风向与距离之烦的计算,就差没时间好好练习一把。

    这时通过瞄准器发现了在一处转弯处亮出了两点光点,一前一后,他马上心神一紧。对于风速以及风向他早已测试好了,按刚入认真计算好的点,瞄准好,就等目标踏入他的瞄准。

    就在那一顺间的光点一闪,板机一扣,“砰”的一声,子弹直接射而出,之后就听到一声惨叫,紧接着就是摩托车翻车撞击之声。

    小神枪手阴险地一笑道:“下面的朋友,对不起啦,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怪不得我啦,要怪就怪你自己命短了,嘿嘿。”他对自己的表现还很满意,撇撇嘴后收拾起枪离开。

    …..

    就在六日内心一阵慌乱时,感觉到腿部一痛,手惊慌一紧,不自然的一个转弯,六日连人带车直向悬崖冲出去。一颗子弹本来是射向陈风的,但由于风速的差异,偏差子弹却射入了六日的小腿。这时的陈风第一反应就是纵身跃起,使用他上乘的“穿云纵”轻功闪电般射向六日坠落的方向。由于车速太快就差那一秒钟的时间就已经和六日之间拉开了一段远远的距离,陈风暗暗苦叫道,一条小钢丝套绳从阵风的衣袖里吐出,这小套绳本来打算用来在最后冲刺时如果追不上时对付六日的秘密武器,不过这时却变成了救援六日的武器。小钢丝套绳灵蛇般吐出,直接套在六日一条小腿上。陈风顺势一拉,一抓一抱,把已经已经惊恐得失去知觉的六日紧紧抱在怀中。

    六日连人带车射出悬崖的那一刻,惊恐地认为,完了自己的一生就这样完了,她极其慌乱中失去知觉,但发现身体被一东西拴住后,就被一个人轻轻托住,这时惊恐中的她已经毫毛知觉可言,而很自然在狂抱着那人的身躯,然后感觉身体在狂风中急速坠落,然后就完全晕死过去。等她慢慢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此时已经躺在地上,头盔已经不知道何时脱离放在一边,看见陈风微笑地凝视着她,她那因为惊吓过度而目光有点呆滞,此时隐藏在她内心深处的女孩该有的软弱终于释放出来,“哇”的一声狂哭,大雨倾盘般地哭。此时她最需要的就是依靠,那怕是一直被她称为臭小子的陈风,也不在乎,再次紧紧地抱住了陈风,痛哭,伤心地哭,嚎啕大哭,梨花带雨地哭,总之各种哭姿。

    陈风也知道此时不管她怎么样哭,反正现在的她最需要的就是哭,自然就让她哭个够,任由她的泪渗透自己的紧身衣,直接炙热的自己的皮肤,让他感应到六日的此时的内心深处的软弱。

    终于,雨过天晴,六日终于哭完了,虽然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时,太阳早已经西落见周公去了,一柳弯月挂在天空中,六日把陈风推开,羞涩地瞄了一眼陈风后,默默低下头,不语。借着微弱的月光,陈风还是可以清晰地看到六日面上的每一条泪痕。

    片刻后,六日抬头往悬崖望一眼后,带着疑惑的眼神凝视着陈风道:“是..你救了我?”

    陈风微笑点点头默认。

    六日然后再次进入沉思中,再次抬起头时诚恳道:“我输了,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女人。”

    给读者的话:

    小子qq:280096033欢迎前来骚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