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校花恋上我

第17章 反击战

    陈风带着张小青躲藏在一个隐蔽的草丛中,陈风细声分咐张小青把她自己的小樱桃嘴摁得紧紧的,说好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能发出一点点声音,否则会有可能丢掉性命的危险。

    张小青一直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陈风停车速速把她带来有这杂草丛中,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感觉有事发生了,她也听过同学说过打野战的事,一般都是选择严密树林或草丛中,此刻她感觉她的心“砰砰嗙嗙”地一直跳,这种事还从来没有试过,连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这陈风怎么就这样的呢!也太心急了吧,至少也要提前跟人家打个招呼什么的,怎么办呢?羞死人了。但见陈风带她躲藏好后,带着那种命令式的语气和不可抗拒眼神,她知道她错了,切低地想错了,弱小的心微微平静下来后,马上又进入了另一种紧张状态,因为陈风说到“可能丢掉性命的危险”严重剌痛了她的神经,真是悲剧的一天。

    这时听到外面有一辆车停下来的声音,片刻后隐约感觉有人从小路走进来,越来越近,终于看清楚了。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一脸胡子,手中拿着一把枪,轻手轻脚地从外面窜进来,还很小心地四面观察,有时还微竖起耳朵期待听到一点点女人“嗯嗯咽咽”的声音。

    张小青这时才知道真的很危险,吓到瞪着眼睛,用力摁紧小嘴,连大气都不敢透。

    陈风本来是手握飞刀的,见到张小青的表情后,改为握为几块小石头,他实在不想在这天真的小女孩面前杀人,而且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阴影可能会停留在她心里一辈子,这是陈风不想看到的结果,所以把杀心一收,准备来个生擒算了,也好审问审问到低是哪个是主谋。

    疯猫这时发现一点动静都没有,开始纳闷了,不对呀这小子感觉车技还不错呀,那床上技术就那么差!那么快就没劲了?正在他胡乱猜测的时候感觉手一麻,被一块小石头击中,手中的枪自然掉落地上,但他也不是吃素的货,慌而不乱,另一只手第一反应就是反手到背后拨第二支枪。但是他慢了,他这种速度对陈风来说只不过一碟菜,只见一个人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杀而出,一掌击中其胸膛,顿时感觉胸口一热,一口鲜血直喷而出。另一只在拨枪的手此时已被陈风紧紧捏死,陈风再来个狠狠的一拧,把疯猫的拨抢那一只手拧脱臼,只听见“呀”的一声惨叫,同时也不忘把他身上的枪拨出来丢在远远的杂草中,另一支枪也不例外,以防万一,整个过程就是那短短的一顺间。

    “说,是谁派你来的?”陈风以擒拿手法紧捏疯猫的另一只手狠狠地问道。

    疯猫此时已经痛到眼泪都快流出来,但是他也狂忍住痛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话声刚落,又是“呀”的一声惨叫,不用问疯猫的另一只手又被陈风拧脱了臼。

    “你说还是不说?”陈风再次问道,同时又用手捏住了疯猫的一只腿,意思很明显,再不从实招来就是捏到这只腿了。

    疯猫不语,狠狠地盯着陈风,充满血丝的眸,深邃沉暗,但又有点疑惑,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一个十八二十岁的小屁孩竟然有如果惊人的速度,真是瞎眼了。

    陈风见他不语知道这他是铁了心不招的啦,对于这种人也根本不用可怜,杀手这种职业让他看见,从来就是见一个杀一个,从不手软,但是今天例外,暂且放他一马。接着又是两声惨叫,疯猫的两条腿相继被陈风拧脱臼,毫不留情。

    完事后,陈风牵着张小青头也不回地离开。

    这事对张小青来说事发实在太突然了,整件事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结束了,就像发了一场恶梦。

    陈风开着车,看看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也该原路反回,这时他开得很慢,他知道张小青需要时间去缓和其紧张的神经。

    张小青还是一样紧紧地抱着陈风的腰,这时她脑海时满是刚才的画面,小手虽然是扣得紧紧的,但是心脏却不自觉地带动全身在颤抖,早上的春光灿烂的心情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青,怕吗?”陈风有点内疚,知道会有这种事发生就不应该带她来的。

    “不怕。”张小青坚定地回答。

    “为什么?”这小妮子明明就是怕,手现在还颤抖,因为两人贴得太近,贴得太紧,陈风明明能感觉到。

    “因为我知道哪怕是再危险,你也会保护我。”张小青有点娇气,有点满足的说。

    听到张小青这样说,陈风一股热血从心低升起,这一句话深深触动他内心深处的软柔。任何男人当被一个女人从背后紧紧拥抱着,然后说出这一句话,绝没有不感动之理。

    陈风不自觉地轻轻抚摸下张小青的小手,表示感动。

    张小青一股甜意升起,脸颊绯红,默默贴紧陈风的背后,刚才发生的事在她俩谈话中慢慢淡化。此时两人默不作声,陈风专注地开着他的车,张小青也在默默在享受此刻中的浪漫,

    默默之中,时间也不断流逝,此时已是下午十四时有多,陈风回到老友记大排档门前,把车停下来。他微微触碰下张小青的小手,张小青才从美梦中醒过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自然进入梦中,满脸羞涩之色,用其细小柔和的声道:“对不起。”不小心睡着了。

    陈风微笑以对,不说话,轻轻用力一抬把她扶下车,然后很快就听到后面有人叫:“老哥,你终于来了,把我急死了,打你电话又不接,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胡高脸上的怨气十足。

    “你小子也终于知道等人的苦了吧。”陈风嘿嘿地笑,才想起刚才隐藏时把手机调为静音了,“刚才在浪漫中,为了安静点,手机调为静音了,不好意思。”

    张小青脸涨到通红,默不作声,见胡高见到恍然大悟点点头,一笑而过……

    “其实不是你想得那么样,我们之间没什么的!”张小青惊慌失措地解释。

    “嗯,我没有说你们有什么呀,只是有一点点关系吧。”胡高的脸露出一抹戏谑的笑意。

    “真的没有什么啦,你怎么就不相信人。”张小青羞涩地撅着嘴。

    “那么紧张的解释,那就是说明真的是有什么啦,哈哈。”张小青的着急的表情挑起胡高的戏谑的动力。

    “死胡高,你乱说什么呀,不想理你了。”张小青哼哼声道,狠狠瞥一眼胡高后直接走入老友记大排档里面。

    陈风摇头不语,也跟着走进出大排挡里面,剩下挑逗的成功的胡高猥琐地自言自语:“你说不理就不理呀,嘿嘿。”屁颠屁颠地跟着走进去。

    点好菜吃完,酒足饭饱,陈风示意要送张小青回学校,张小青一百一千个不愿意,非得要去看比赛不可,但最后学是扭不过陈风,没法,只能依陈风的回到了学校,离别时张小青带有点复杂的感情地问陈风:“陈风,你早上制服那个人时,使用的是不是传说中的古武功夫?”

    “对了,忘记提醒你了,你把今天早上的事忘记了吧,不能对任何人提起今天早上发生的事,特别是我的会武功的事,一定要替我保密,知道不?”陈风很严肃地说,怎么说在华立大学低调隐藏了三年,总不能让这小妮子一下子就点破了。

    张小青点点头,“嗯”一声。

    陈风再净重核实一次:“保证?”

    “嗯,我保证。我可以发誓!”张青极为诚恳回答道。

    “发誓就不必了,那么幼稚,我们来勾个小拇指做保证吧。”陈风眨眨眼,伸出小拇指。

    张小青还差点没有翻倒在地上,翻了一个白眼说:“好,我们勾小拇指做保证。”暗道,勾小拇指就不幼稚?哼哼!!

    其实勾个手指头根本就是不算什么事情,只是为了逗张小青笑一个,怎么说不让她去看比赛足已经够闷闷不乐一个晚上了,陈风目的只为消消她的怨气,但那些地方龙蛇混杂,陈风实在是不放心让她跟着胡高去。

    ……

    给读者的话:

    后面更激情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