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校花恋上我

第14章 玩命的赌局下

    六日咬咬牙,狠狠地道:“行,明天下午六时在奇虎山路口见,到时不见不散。”

    “哼,姐是赢定的,答应你又何妨,就一个猥琐不自量力的乡野仔,姐可不想玩那么大,是你自找的,丹姐你放心,两日后妹妹帮你挣回这口气,”六日暗道。然后戴好头盔,带着后面几辆车,再次捡起一阵灰尘扬长而去。

    胡高现在又内疚又感动,自己一时冲动把这种黑二代惹上了,还把陈风牵连上了,但又想不到陈风还帮他顶风而上,他担心的问:“老哥,我愧对你了,这黑锅让你顶上了,到后天我们该怎么办?你不会真和那疯女人去比赛吧。”

    陈风微笑道:“那当然的,男人吧,说到就要做到,你说是不是?”

    胡高以为陈风只不过是援兵之计,没想到陈风还真是有这个打算,忐忑地说:“老哥,你能赢吗?飚车党的人呀,技术就算不高,也不会差到哪去呀,更何况是车狂的女儿--六日。”

    “兄弟,见到你到了火坑边了,我总得帮你一把,再说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做没把握的事?须说我不能百分百能赢但也有六七成的把握,怎么说六日的身材还挺不错的啦,哥还真想摸一把,哈哈。”陈风佯装着猥琐的样。

    胡高这时哭笑不得的样子,自然知道陈风是故装轻松,玛的,到时真输了把你舌头剁了,看你还有什么心情模一把。

    陈风见胡高的苦瓜脸,又道:“放心吧,兄弟,一会和我去车市走走,帮我搞辆好车,怎么样。”

    ………

    车市。

    现年代各种低档小汽车无论是价格或者性能来说,已经有足够的条件和理由替代摩托车了,所以普通的摩托车市已经极为冷清,但大排量的跑车却极其兴盛。由于社会在转变,转型的黑社会的再兴起,地下赌场,地下赛车已到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时候,感觉已经成为合法的产业,与“地下”一词已不靠边了。

    陈风有胡高来到车市,随便选了一家门店,一个男店员马上笑嘻嘻地迎上来:“两位帅哥,要买车吗?本店有各种名牌的好车,支持随意diy改装。”

    “我要你们店里最好最贵的一辆车,同时帮我改装为全白色,赛车用的,我要最好一套装备方案,钱多少没问题。”陈风不熟悉跑车,但知道现在的跑车都是用来地下赛车的,改装是必然。他只知道只要自己的车不比六日的差多少,凭自己的控制及应变能力保持全速前进应该没问题,虽然开车还有各种技巧。

    店员一听,内心就是一阵狂喜,马上连续回道:“没问题,没问题。”

    店员带陈风来到店中高档车区,指着一辆白色跑车道:“这辆车怎么样?排量1000cc,支持按钮弹射,就算是新手也可以简单地弹射起步,轮胎也是特制加强胎,不怕弹射或过强摩擦而导致轮胎损坏,本店还可以为你免费改装一次,更换样色或者…”

    店员说到一半就被陈风打断说道:“行,就这一辆,帮我全面检查一遍,加足油,其它的就不用说了。”

    店员见陈风那么爽快,也就二话不说了,分咐人把车推出去检查测试….

    胡高眼睛睁得大大地望陈风,半惊喜半疑惑地说道:“老哥,你最近发横财了?”他不得不相信三年大学生涯,今天才真正认识陈风。刚才过来是就是坐着陈风格的宝马过来的,还以为这小子不知道那里借了台好车出来嚣张嚣张,没想到这小子…那辆车标价28.8万,那么大的字不可能他会看错吧,真豪呀…

    陈风见胡高这样问,也知道有些事是瞒不了他的啦,也就直言道:“其实我最近还真发了毕横财,不过现在重要是明天绝对不能输,你说是不是?”微停顿后又说:“一会你带我去熟悉下地型吧,那地方我还真没去过。”

    ……..

    奇虎山,是一座南方典型的山脉,有十多座山峰相连组成,山型惊险离奇,半山腰由一条大小两车道的山腰公路串连起各个山峰,路边只有简单的围栏住,围栏外围就是陡立的悬崖,稍微有不慎掉下去,那就是命送黄泉的后果。一路上围栏还偶尔有被损坏的迹象,估算是赛车手们的勇猛冲撞的结果,后果也可想象到,与其说在这里赛车还不如说在这里玩命。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这里成为了地下赛车的必选之地,起点就是就是奇虎山路口的入口,终点是奇虎山路的出口。

    陈风和胡高开着新买的摩托跑车绕着奇虎山路走了一遍,山路之险恶,胡高见有心惊肉跳的,才知道冲动的后果就是玩命。他极度担心地对陈风说:“老哥,不如我们找六日那婆娘协商吧,我们不比这个赛了,在这里赛车就是玩命的。”

    但陈风即斩钉截铁说道:“这个比赛一定要比,还必须赢,做为男人那有食言之理,你说对不对,你好好想想从我认识你那一天起,我什么时候食言过?”

    胡高抓抓后脑勺,有点苦不堪言,因为他一直觉得这件事是因他而起,如果陈风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他恐怕会内疚一背子。偏偏陈风这人就是那么死板,牛皮灯笼,但他也知道陈风就是这性格,他决定的事永远都不会改变,没也有人可以改变。最后他只能死灰般地说道:“是的,但这事因我而起,我怕….”

    “你怕我如果真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你会内疚一背子是吧?”陈风知道这事没有好好摊牌,这胡高恐怕今晚一晚都睡不着觉的啦,“你好好想想,我什么时候做过没有把握的事?虽然说六日那女人车技确是很不错的,但我的车技也不差呀,重点是这种比赛比的是智慧,不是技术。”

    胡高在自言自语:“智慧?不是车技?”快抓破头了,就是想不明白。

    陈风把车停下了,然后就比较有耐心解说:“你玩过暴力摩托这游戏吗?你想想现在这个年代这种地下赛车和暴力摩托这游戏有什么分别吗?”微停顿后,“其实这一次我是第一玩这种地下赛车,但我知道这种赛车是什么规则,规则就是:没规则,没规则就是说,你在赛车的时候你可以想办法用最快的方法去到达终点,也可以在中途把对手的车撞倒,一个出色的车手不单要开得快,还要有充足的车技来防止别人撞倒。我车技不如六日,但我有我自己的秘密武器,至于是什么武器你暂且不必知道,现在的你只要相信我就行。”

    胡高一听有什么秘密武器,本想开口问的,但见陈风这样说,也不好意思开口问了,忐忑的心稍微平静了点,只能微微点头,表示认同。

    ……

    给读者的话:

    后面更激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