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校花恋上我

第七章 新手女生

    “果然是很纯qing!”陈风暗叹道。

    “陈先生,这个叫宁静,是我这里新来的姐妹!”菲姐微笑道。看来她对宁静还挺有信心,面对陈风这种客人。

    “行,就她啦。”陈风应道。

    既然非得选一个的,选这个总比刚才那些女人好,也免得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

    走出房间,宁静恭敬地问道:“陈先生,打算去哪个场所先呢?这里娱乐场所有水疗,桑拿,赌场等。”

    “一般的男顾客进来,第一个会去那个场所呢?”陈风问。

    “嗯…一般都会先去桑拿按摩完后就直接去赌场。”宁静微思下后说。

    “那就先去桑拿按摩吧。”陈风想刘武谋这种猥琐男应该现在也在桑拿中吧。

    宁静带陈风来到淋浴室,准备了一条大毛巾放低,也跟住陈风走浴室。

    陈风一愣:“你进来干什么?不是要我洗澡吗?”

    “我为你宽衣呀,如果有需要我还可以和你共浴为你擦背的。”宁静已经羞到从脖子红到了脸。

    “不用了,你先出去吧,我有点不习惯。”陈风皱起眉头。

    难怪是男人都喜欢来这种地方,原来是这么快活呀,不过哥还是老chu男呢,和你来个什么浴,让哥浴火焚身把第一次给了你,哥还不是亏大了,这事哥打死也不能干。

    “我的衣服呢?”浴后,陈风却发觉自己的衣服不见了,就探出头来问宁静。

    “你的衣服已经为你保管起了,这只有一条大毛巾,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你要不要?”宁静带有一点戏谑地笑着。

    宁静经过这短时间的接触她已经发现陈风明显是一只新手,本以自己刚来这地方上班什么都半懂不懂的,陈风又是她第一个客户刚始还挺紧张的,怕有什么流程会做错,现在发现陈风比自己这菜鸟还菜鸟,自然就放松了。

    “就不能穿回我的衣服吗?”陈风有点疑惑。

    “陈先生,这是规定,如果你要去水疗,桑拿或按摩,你必须用这毛巾,但如果要去其它的娱乐场的话,就可以穿一次性衣服。如果你非得穿回你原来的衣服,那只能去赌场了,那里没有限制。”宁静解说道,“你打算先去水疗桑拿再去按摩,还是直接去按摩呢?”

    “直接去按摩吧。”陈风有点无奈接过毛巾走了出来,他虽然是第一次来,也知道水疗桑拿是做什么的,因为平时那些朋友总是说什么地方桑拿那些女人怎么怎么的,他压根没有想过来这里和女人怎么怎么,所以直接选了按摩,以为按摩就是简单的按背。

    “这么心急呀,平时总听说初哥都很心急,果然是这样。”宁静“嘿嘿”地暗笑。

    他们来到一间独立的按摩间,宁静示意陈风趴在床上,为其按背。

    隔壁不时传来一声急速的喘气和叫声,他俩当然知道是什么回事。

    陈风这时才发现,他错了,原来平时哥们说的桑拿的“好玩”,不是真是桑拿“好玩”,而是按摩“好玩”。这时他下身开始不自觉的条件反应,有了动力。

    “tmd,难受死啦。”陈风暗里叫苦,为什么傻呼呼要来这种地方。

    宁静运用很不闲熟的手在陈风背后容易地按着,隔壁偶尔传来一声尖锐叫声总能令她手头一紧,自己的下身也有点从未曾有过的怪怪的感觉,她知道这个时候要说点什么了,但薄凉的唇瓣微动欲停。

    “陈先生,你还需要其它的服务吗?”宁静终于还是说出来了,“只要一万,我现在就是你的。”

    “我的玛呀,这不是明引诱哥犯罪吗?哥受不了时就把你吃了,唉哟,难受。”陈风暗道,不过听到要一万,又有点疑惑:“一万?”

    一万块现加上哥这个老chu男,你是发了,可哥就亏大了。不过他感觉一万块就就可以把这老chu男的称号抹去也好像挺经济的,嘿嘿,陈风心思又有点猥琐。

    “因为我还是第一次,价格相对是会高一点的。”宁静咬着唇说,说得很小声,说完她感觉自已的都脸快要着火了。

    陈风内心一震,就一万块就把一个好好的女孩毁掉,这种事他绝对不能做!很快,他就有了当护花使者的想法。

    隔壁传来的声音好像越来越急,难受死了,陈风一个翻身爬起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走,我们去赌场。”

    宁静见他这么大动作,有点兴幸又有点失落。兴幸的是自己的初次暂时还是保住了,但又失落了,错失接客时最赚钱的时机,我需要的笔救命钱怎么办好呢!

    来到了赌场,这里可热闹了,各种呐喊声,各种骂人声,还有各种表情,各种人物。

    来赌场的电梯中,陈风与宁静闲聊了一下。得知宁静原来是某大学的大四学生,是某种原因迫于无奈来这里工作,至少是什么原因宁静死也不肯说。见宁静不原说,陈风也不多问,其实“人为财死”这几个字就是原因了。

    陈风去换来了二十万筹码,带着宁静四处游一圈。他很清楚来这里的目的,但发现刘武谋不在这里,他猜也刘武谋应该还在按摩房欢乐着,所以也无所事事,随便找点玩的等时间过。

    “来过赌场吗?”陈风对着宁静问。

    宁静摇摇头,“有听过同学说有什么一个叫“鱼虾蟹”的游戏,听说很好玩。”

    陈风这里微微笑着:“好,那我们就去玩“鱼虾蟹”。

    鱼虾蟹这游戏骰子上都是图案,单靠声是辨别不出什么来,陈风也没有什么把握能赢到什么钱,但为了逗宁静开心,就随她过来玩一把。反正是闲着,爱逗女人开心是很多男生的天性。

    来有到玩“鱼虾蟹”赌桌前坐下,陈风扫了一眼这一围人,加上陈风有七个人,每个人旁边都搂住一个娇滴滴的女人。

    “来,你来压,输了就是我的,赢钱就是你的。”陈风把十万筹码推给宁静,陈风笑笑口说。

    “真的?”宁静挣大眼望着陈风,不敢相信陈风竟那么大方,“但我不会玩呀。”

    “没事,你想投哪个图你就直接投进去就行了。”陈风微微笑。

    “来,买定离手。”摇骰子的青年大声的叫着。

    “那我买鱼罗?好不好?”宁静睁大圆圆的双眸。

    “你喜欢。”陈风潇洒地回答。

    宁静直接了一块等值一千的筹码压在鱼那图案上。

    “当”按响钟,“投注结束,开…..鱼,虾,鸡…”摇骰子的青年道。

    “o,yes,赢了。”宁静开心地笑着。

    “它乃乃的,老子压哪个就没哪个,老子就知道你这臭xx今天黑我的,滚…”只对面一个满脸胡子的中年男人,一手把搂住的女伴推在地上,拍拍屁股站起来就走了出去,瞄都不瞄一眼地上那女伴。

    地上那女人明显摔得不轻,痛得眼泪都掉下来了,但又不敢哭,闭委屈站起默默跟在那中年人的后面,不敢舍弃那男顾客,必须紧跟着,这是她这个职业的规则。

    众人看了看,马上又回到赌桌上,好像对这种事习以为常了。

    宁静一颤,见状马上想过去扶起那女人,被陈风拉住。陈风对宁静打个面色摇摇头,表示别多管闲事。

    宁静面色微变,默默在沉思片刻后,便静下心来,回到赌桌上。

    这回,宁静一下子压下了五万的筹码在蟹的上面,好像是为刚才的事愤怒,又好像被什么迫急了,想一下子把所的钱赢回来。

    当”按响钟,“买定离手,开…..葫芦,金钱,…”摇骰子的青年叫道。

    这一回一下子把输了五万,宁静拫住红唇无精打采的,有点失落感,输了五万好像把她的心都输了的样子。

    陈风看宁静这个表情,还是微微笑着说:“没事,继续。”

    宁静又压了两吧,结果又输了五千,宁静有点愧意地看了眼陈风,小红唇咬得快破了。

    其实陈风也没有闲着,这游戏虽然他知道怎么玩,他也是第一次玩这游戏,他一直在观察那个摇骰子的青年动作和表情,还有计算投注者的投注情况,他很明白十赌九骗这道理,圧家永远都不会做亏本的买卖。他小声在宁静的小耳边说了几句话,宁静好像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

    这回宁静好像有点自信了,她等别人都下完了,她最后一个压入,保证压在没人压的图上,而且是保证全场压得最少的一个。几回合下来,赢回来了二万。

    这时摇骰子的青年看状皱了下眉头,但很快就回复状态。

    这时的宁静玩得兴起,还想再压,但被陈风档了回去,“差不多了,到别的地方玩玩。”收起筹码拉着宁静走了出来。

    宁静回头看看,有点留恋,但又想不明白明明赢钱陈风非得把她拉走。

    “见好就收,像我这样聪明的人,到哪都能赢钱,你说对不对。”陈风得意地笑道。

    宁静想想也是,也就默默地跟着陈风。陈风带宁静又全场转了一圈,还是没发现刘武谋,他正在沉思的时候,赌场门却传来了几声“嘻嘻”猥琐笑声….

    给读者的话:

    由于非法字符的问题,某些词被逼修改,杯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