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第61章 回忆,末

    笑过后,暗影流香看着舞歌白皙的脸庞,面色阴沉的问她:“舞歌,你还记得当年在火族,你说过的话吗?”

    “因苍生而生,因爱而覆灭,因你而灰飞烟灭,是情,亦是心甘情愿。”

    记得吗?当然记得。

    只是,如今被暗影流香提起来,又是为何?

    舞歌不敢贸贸然回答,只是淡淡眸色看着暗影流香,沉默着。

    看着舞歌防备自己的模样,暗影流香心中划过莫名的痛楚。下意识的,他抬起手,覆上自己心脏的位置,他问她:“舞歌,你真的,就那么狠心?”

    舞歌轻轻摇头:“流香,当初我不舍得对你动手,如今,我亦是如此。我但求平安度过此生,你为何要逼我?”

    “我没有逼你。”暗影流香说着,伸出手指指向那口三世井:“你曾经说,你爱我,你对我是真情。你要我善待世人,于是,我在井底苦等,等你寻我。”

    “可是你呢?你抛下火族,抛下一切,跟着宇文琛征战天下,你这样,你可对得起我?”

    舞歌闻言,面色瞬间惨白如纸。

    是,的的确确,她曾说要暗影流香善待世人,可是那是她说若她死在他的手里。

    他放过她,离开火族,她便以为,那根本不作数。

    这么些年,没有一点儿魔君和留香当铺的消息,她便以为,他走了。

    没想到,原来,结果,却是这般。

    思及此,舞歌轻笑出声。

    她的笑声空灵,悦耳,宛若世间最美妙的歌谣。

    笑过之后,她的脸上,布满了疲惫之色,她看着他轮廓分明的脸庞:“流香,你已经不是当初的你了,你难道没有感觉到吗?”

    “你怨我,你怪我,你恨我,你连带着恨宇文琛。可你怎么可以忘了,你是魔君,你不该恨,不该怨,不该怪的!”

    宇文琛!

    宇文琛!

    到了这个时候,在舞歌知道了这些年他的生活后,她竟然还是不离宇文琛?

    人心的妒忌到了一定的程度,会改变一个人。

    而魔君心中的妒忌到了一定程度,便是改变旁人宿世的命运。

    暗影流香动了动薄薄的唇瓣,问舞歌:“在你心里,宇文琛于你而言,就那么重要,那么重要吗?”

    舞歌闻言,没有出声,只是看着暗影流香。她在想,在思考暗影流香的问题。

    可这一幕,落入暗影流香眼里,就成了舞歌默认。

    随即,他乌黑亮丽的头发逐步幻化成为深蓝色;

    他看着舞歌的眼眸,也渐渐化作了血红色。

    他的身体里,不断地有属于黑暗之子独有的气息蔓延出来,盘旋在三世井的四面八方。

    伴随着那些气息侵入地面,三世井附近的奇花异草纷纷枯萎,死去。

    舞歌站在一旁,看着逐步化为真真正正的魔君的暗影流香,脸上的情绪一点点被恐惧占据。

    然而,不等舞歌的恐惧退却,暗影流香已经飞身跃到三世井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舞歌,道:

    “本尊暗影流香,以本尊的魂魄,肉身立下毒誓。舞歌从今生往后,生生世世与宇文琛相遇相知相爱,生生世世不得善终,天道为证,永不更改……”

    随着暗影流香话音落下,东云大陆的天空,电闪雷鸣,异象频频。足足变化了一炷香的时间,才恢复了之前的云淡风轻。

    而舞歌,眼睁睁的看着暗影流香立下毒誓,诅咒自己,整个人都怔愣了。

    她认识的安流香,她曾经深爱的男子,温文尔雅,一株花草都舍不得伤害,可如今,竟然这般狠辣。

    想到宇文琛,舞歌的眸子,泛起了一抹笃定的光芒。

    她迈着步子一步一步的朝着暗影流香靠近,一边走,她的脑海中,一边浮现宇文琛待她好的画面。

    在她走到暗影流香身边后,她十指相聚,将浑身的灵力尽数散发出来,包围着暗影流香的身体,愣生生的,将他一半魂魄逼回了原本封印暗影流香魂魄的祁连山脉。

    随着暗影流香一半魂魄离开他的身体,他身上满身的魔君气息尽散,恢复一贯的样子。而舞歌,却是满脸皱纹,白了韶华。

    暗影流香见状,连忙伸出手,环住舞歌的腰肢,他摇着头,不断地问她为什么。

    灵力散尽,对于身为灵女的舞歌来说,既是命不久矣。

    舞歌看着为自己紧张的暗影流香,唇边绽放了一抹浅笑。她抬起手,轻抚上他的脸颊:“流香,纵使岁月变迁,时光不在,可我心底,你依旧无人可代。”

    “如今,我死在你的怀里。你是否还能守诺,为了我,善待世人?”

    暗影流香闻言,摇头的更厉害了:“不要,舞歌,不要……”

    “不要……不要……”

    “流香,我爱你的时候,是真的爱,可不爱的时候,也未必是真的不爱。”

    舞歌说着,眼角落下了泪滴,滴落在暗影流香的手背上:“只是,命不由我……”

    “不,你不会有事,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暗影流香说着,就要使用法术救舞歌。

    然而,就在暗影流香抬起手的瞬间,舞歌开口制止了他。她说:“流香,我是灵女,我来到世间的使命,就是封印你。”

    “因苍生而生,因爱而覆灭,因你而灰飞烟灭,是情,亦是心甘情愿。你还记得吗?”

    “流香,答应我,看在我死在你怀里的份上,一定……一定要……要善……善待……世……”

    舞歌话未说完,她抚摸着暗影流香的手掌便垂了下去,重重的打在他的怀中。

    舞歌死后,暗影流香找了宇文琛,告诉他事情的真相。随后,他回了三世井,将从东云大陆各地找来的奇花异草再次栽种在三世井旁。

    并且,他按照舞歌的意愿,将自己的肉身放逐回了冰湖之底,从此长眠。

    回忆,末!

    想起那些往事,厢流映安缓慢的闭上了眼睛。

    三世井,三世井,曾经他以为,天道让他与舞歌相遇在此,是为了让他们厮守终身。

    可直到此刻,厢流映安才发现,原来,他和舞歌,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厮守终身。

    当初深爱他的舞歌早已不复存在。

    而现在深爱舞歌的他,同样永远地失去了舞歌。

    咽了一口唾沫,厢流映安轻声的呢喃道:“舞歌,欠你的,必定如数归还,可在这之前,请允许我自私的,再拥有你一次。”

    ……

    ……

    水族圣地,圣宫

    卫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睁开眼,映入她眼帘的,是一袭白衣的火凤。

    火凤见卫雅醒来,连忙凑到她的身边,焦急的询问着:“灵女,您醒了,你感觉怎么样?”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