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第60章 回忆,始初2

    然后,他不再不问世事,他开始疯狂的袭击人类,因为,他觉得当初那句“因苍生而生,因爱而覆灭,因你而灰飞烟灭,是情,亦是心甘情愿。”已经变了质。

    即是如此,那么,他又何必为她善待世人?

    嫉妒,仇恨,不仅仅会使人变得可怕。饶是活了数万年,经久不衰的魔君暗影流香,也无法躲过。

    当恨意和嫉妒侵蚀他的理智,他根本无法再分辨对错。

    在东云大陆统一的第二个年头,暗影流香终于按耐不住,对着宇文琛和舞歌出手。

    他在宇文琛微服出巡的时候,差人予他算了一卦,说他头顶绿帽。

    宇文琛向来迷信,于是,他快马加鞭,回了皇宫,匆匆往舞歌所在的宫殿去。

    暗影流香早已料到宇文琛会在最短的时间回宫,于是,他在舞歌不知不觉之中,对她施了昏睡之术。

    在她昏睡之后,他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床上的她,目光尽数是不甘。

    明明有机会,在宇文琛之前取得天下的,可是,为了舞歌那一句‘善待世人’,他便将自己千万年的夙愿搁浅。

    可当他为她守着诺言时,她却投入他人怀抱,这样,要他如何甘心?

    这般想着,暗影流香的手指轻轻地伸向舞歌的脸庞,轻轻地抚摸片刻后,他大手一挥,在舞歌的床榻布下结界,并且使用幻术,让外面的人都可以清晰地看见。看见舞歌在床榻上,与另一男子交huan。

    做完这一切,暗影流香便安安静静的坐在舞歌身旁,薄唇轻启:“舞歌,你不要怪我……”

    而宇文琛回到皇宫,走到舞歌的宫殿时,见到的,正是舞歌与一男子颠鸾倒凤的画面。

    一种叫做愤怒,失望的情绪在宇文琛的心里升腾。可是,他却没有勇气,走进去,进行所谓的抓奸。

    要知道,一国之后,红杏出墙,若是传开,必定让人议论他帝王无能。

    暗影流香坐在床边,看着渐渐转身离去的宇文琛,轻笑出声,笑过之后,他看着舞歌姣好的面容,继续说:

    “舞歌,你看见了吗?这就是你如今深爱的男人,他连靠近都不敢,你说,他能够对你有多真心?”

    随手一挥,暗影流香撤了结界,也解除了舞歌身上的昏睡之术,待到舞歌苏醒,他留下一句‘若他不容你,三世井,我等你’后,瞬间移动,消失于诺大的宫殿之中。

    舞歌看着瞬间消失的暗影流香,神色有些茫然,她甚至于,都不知道方才面前的暗影流香是真是假。

    不等舞歌的想法落下,就有婢仆走到她身边:“娘娘,皇上让您醒后去御书房找他。”

    ……

    ……

    半盏茶的功夫后,御书房

    宇文琛面色阴沉的端坐在龙椅之上,他的脑海中,不断地浮现的,是舞歌与另一男人颠鸾倒凤的画面。因为想得出神,于是,舞歌进来御书房,宇文琛都未曾觉察。

    看到宇文琛想事情无比出神,舞歌也未出声,直接走到龙椅旁,站在宇文琛的身边,随即,伸出手,覆上他的肩膀:“阿琛,你在想什么?”

    阿琛,是舞歌对于宇文琛的称呼,几年来从未改变。

    曾经,舞歌的一声阿琛,足以让宇文琛心里乐得开出花儿。可此刻,宇文琛对舞歌的称呼,显得异常的冷淡,甚至于,还有点儿反感。

    他慌乱的躲过她的手,退至一旁,用无比陌生的眼神看着她:“舞歌,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朕说?”

    舞歌被宇文琛的话,说的面色一怔。她听得很清楚,很清晰,宇文琛说的是朕,而不是我。

    这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习以为常,理所应当。可只有舞歌知道,宇文琛于她,从未以朕自居过。

    聪明如舞歌,岂会不明白此时此刻,她和宇文琛之间已经隔阂?

    动了动唇瓣,她摇头:“我没什么话要说,阿琛,是你有话,要对我说吧?”

    宇文琛闻言,缓步朝着舞歌靠近:“舞歌,你是不是忘了,朕是帝王,你是朕的皇后。你,没有资格,这样对朕说话。”

    舞歌闻言,下意识的后退。恍然间,她想到了她醒时,暗影流香的话。

    随后,她便明白,也许,她和宇文琛,都被暗影流香,算计了。

    有人说过,泥足深陷在爱情里的女人,智商为零。毫无疑问,舞歌并不例外。

    张了张嘴,她欲对宇文琛解释:“阿琛,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你……”

    “你住口。”可宇文琛,根本不想听舞歌的解释。因为他的脑海中,满脑子的,都是那些颠鸾倒凤的画面。他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舞歌,就径自打断了她:“你走,朕再也不想见到你。”

    舞歌闻得那句再也不想见到你,整个人都懵了。她怔愣的站在原地愣了好一阵子,才粉唇轻启,再次出声:“阿琛,你……”

    “走,你走……”宇文琛因为不想听,所以拒绝。

    闻得宇文琛决绝的话,舞歌眼角滑落了一滴泪,她死死地握着拳头,然后转身,走出御书房,往自己的寝宫走去。

    看着舞歌的背影,宇文琛深深地闭上了眼,随即,重重的跌坐在龙椅上。

    舞歌离开御书房后,回到寝殿,连行囊都未收拾,只是换了身衣裳,就离开了皇宫,往暗影流香说的,三世井去。

    她不知道暗影流香到底做了什么,让宇文琛如此讨厌自己。可她知道,她必须要去找他,也算是,为了自己的使命。

    ……

    ……

    从舞歌的宫殿离开,暗影流香便呆在三世井旁等待,等待着舞歌来找自己。

    身为魔君的他,有世人所没有的能力,那就是窥探人的内心。而宇文琛的内心,便是最忌讳背叛。

    找到弱点,一击即中,这是暗影流香想来的手段。所以他肯定,舞歌,一定会来。

    不知道是舞歌的动作太快,还是暗影流香已经等了太久,他的想法刚刚落下不过半盏茶的功夫,舞歌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瞳仁之中。

    看着一袭白衣的舞歌,暗影流香唇角弯起,走向她:“你终于来了,比我想象中快。”

    暗影流香说话的时候,正站在三世井旁。舞歌看着暗影流香脚下,曾经他为她找来的奇花异草,忍不住微微蹙起眉头。

    “流香,多年不见,你这样费尽心机的引我来,到底,为了什么?”

    “哈哈……”听着舞歌的话,暗影流香笑出了声。

    笑过后,他看着她白皙的脸颊,面色阴沉的问她:“舞歌,你还记得当年在火族,你说过的话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