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第49章 苏毅称帝

    苏毅站在苏哲的床边,看着床上双眸紧闭,毫无生命气息的苏哲,眼瞳鲜红的询问太医道:“父皇他怎么了?你说,父皇他到底怎么了?”

    苏毅激动的情绪,让太医话在嘴边,却不敢说出口。

    他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激怒了自己眼前这个未来的帝王,然后落得个死于非命的下场。

    由于紧张和不安,太医的额头渗出了一层层细细密密的汗滴。他站在苏毅的面前,弯腰颔首,就是不敢出声。

    苏毅看着这样的太医,心中因为苏哲出事的怒气愈发的升腾。

    他从身后南泗的腰间拔出一把剑,直接的指向太医的脖子,恶狠狠的说道:

    “你当真以为,本殿下不敢把你怎么样吗?说,父皇到底怎么了?”

    面对突如其来的剑锋,太医更是吓得双腿发软,他扑哧一下,跪倒在苏毅的面前,

    然后,不断地开口说道:“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苏毅闻得太医求饶的话,更是觉得怒不可揭,都什么时候呢,有时间求饶,不知道保命?

    这般想着,苏毅手中的剑锋朝着太医的脖子靠近了些,伴随着苏毅的这个动作,太医的脖子已经被割了一个小口,有鲜红色的血液流出来。

    “你若是还是不说,父皇是因何而死,本殿下就要你陪葬……”

    听见陪葬两个字,诺大的殿里,所有的人心中都是一紧,吓得额头渗出了汗滴。

    至于太医,先是怔愣了片刻,随后,不断地朝着苏毅磕头:“殿下,不是臣不说,是臣不敢说……”

    不敢说?

    苏毅闻言,面色一沉,难道,果真如他所料?半眯起眼眸,苏毅看向床上的苏哲,对着太医道“说,本殿下不予追究。”

    苏毅说完,收回手中的剑,用力的掷在地上。

    剑离开脖颈,太医感觉自己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又回来了。

    他看着苏毅,不卑不亢,无比认真而笃定的开口:“据我多年的经验,皇上,乃是梦中猝死。”

    猝死?

    苏毅闻言,面色一怔,他看了看床上睡容安详的苏哲,一脸疑惑的询问太医道:“何为梦中猝死?”

    “回禀殿下,梦中猝死就是指人在梦境的中,接受自己死亡的事实。继而整个人的潜意识也接受自己已经死亡,最后导致长眠不醒,俗称死亡。”

    太医说完,目光看向苏哲,再次开口道:“从皇上的面容来看,必定是在无比安详的睡梦中死去的。”

    苏毅听完太医的话,满脸诧异,他动了动喉结,试探性的询问道:“那……那父皇他……”

    太医微微颔首,声音略微低沉了些,道:“皇上已经驾崩,望殿下节哀……”

    伴随着太医的话音落下,诺大的宫殿里面,刷刷刷的跪了一地的人,纷纷大呼:

    “望殿下节哀……”

    “望殿下节哀……”

    “望殿下节哀……”

    “……”

    “……”

    呼声过后,曹全从一旁捧着圣旨和传国玉玺走到苏毅的身前,随即,扑哧一下跪在地上,对着苏毅道:“奴才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面对曹全突如其来的,所行的帝王的跪拜之礼,苏毅微微蹙眉,一脸诧异的问曹全:“父皇尸骨未寒,你岂可如此放肆?”

    苏毅的话字字是责备,然而曹全却毫无退却的意思,继续道:“回禀皇上,奴才只是按照先帝遗诏行事,望皇上恕罪……”

    “遗诏?”苏毅皱眉,从曹全手中接过所谓的诏书,看了起来。看完之后,他握着诏书的指关节都泛起了白。

    沉默了好一阵子后,苏毅接过曹全递上来的传国玉玺,对着殿内跪在地上的众人一举。

    伴随着苏毅的这个动作,殿内的人纷纷开口高呼:“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等到呼声停止,苏毅讲传国玉玺和诏书交予身后的南泗。

    然后,转过身,对着跪了一地的众人道:“平身。”

    苏毅说完,走到曹全的面前:“即刻召集朝臣御书房候着。”

    曹全闻言,应了声“奴才遵旨”,便退出了殿内。

    待到曹全走后,苏毅又对着在场的太医宫人吩咐了下去。

    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殿内,各做各的事情去后,苏毅走至苏哲的床边,跪倒在地,下定决心一般的,握着苏哲的手,说道:

    “父皇,儿臣一定不会让您失望,必定做个爱护万民,心怀天下的好皇帝……”

    一个时辰后,苏运国御书房

    苏毅端坐在龙椅上,看着跪了一地的文武百官,薄唇轻启:

    “父皇驾崩,传位于本殿下,从今日起,本殿下,就是苏云国的帝王。”

    “曹全……”

    闻得苏毅唤道自己的名字,曹全即刻迎了上去:“奴才在!”

    “将父皇的遗诏与诸位大臣念上一番,并交由丞相大人过目……”

    “奴才遵旨……”曹全应道苏毅之后,拿起那纸诏书,开始念了起来: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自知大限将至,特拟此诏书,传位于三皇子苏毅。”

    “三皇子仁孝,善辅导之,谨记公四海之利为利,以天下之心为心,体群臣,子庶民……”

    “三皇子即位,朕余愿已了。钦此!”

    念完之后,曹全按照苏毅的意思,捧着诏书,走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俯视朝堂的丞相身前,躬身道:“先皇遗诏在此,请丞相大人过目!”

    丞相闻言,看了看曹全,又看了看龙椅之上的苏毅,才接过诏书,看了起来。

    看完之后,丞相一扫膝前的朝服,跪倒在地,对着龙椅之上的苏毅恭声道:“臣参见新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朝臣看着丞相都对苏毅行礼了,自然明白诏书是真,于是,纷纷跪倒在地:“臣等参见新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看着跪了一地的文武百官,苏毅的眉宇之中,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神色。

    动了动喉结,苏毅轻声道:“众卿家平身。”

    “谢皇上……”

    “曹全!”等满朝文武百官纷纷站起身后,苏毅再次唤道曹全。

    “奴才在!”

    “替朕传旨!”

    “是!”曹全说着,走到苏毅的身旁,拿起纸墨笔砚,准备开始记录苏毅接下去的话。

    苏毅见曹全已准备好,薄唇轻启,道:“先皇驾崩,朕初承大统,即日起,满朝文武尽数投身入先皇的葬礼中,不得有误……”

    ……

    ……

    “灵女,翻过前面那座山,在东行数十里,便是水族所在之地。”

    青泷坐在马车前面,对着马车内的卫雅恭敬地说道。

    卫雅闻得青泷的话,看了看身边的火凤,询问道:“附近可有客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