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48章 苏哲驾崩

    看着手中的墨绿色的杨柳扇,南笙满脸的欣喜,他微微颔首,对着厢流映安道:“南笙多谢主子赠扇……”

    南笙可不会忘记,卫雅之所以能够轻易地收服了自己的紫色战蛊,完完全全是因为她有结界护身。

    有了杨柳扇,从今以后,他便无需在忌惮任何有结界的人!

    “嗯……”厢流映安点了点头,留下一句“速速离去”后,整个人从屋内消失。

    南笙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唇角邪肆的弯起,轻喃出声:“卫雅,本太子定要你不得好死……”

    厢流映安离开南笙屋子后,就出现在屋外,影月的面前。

    见到厢流映安,影月恭声道:“主子!”

    “……”闻声,厢流映安俯身,将唇瓣凑到影月的耳边,轻声的交代了几句。

    交代完毕后,影月躬身对着厢流映安行了个礼,便转身,朝着林中走去。

    仰起头,看着天空无比璀璨的夜空,圆月,星星,厢流映安唇角弯起:“好戏就要开始了。”

    说完之后,厢流映安的手心里面,出现了一块鸳鸯戏水图案的玉佩。

    抚摸着手里的玉佩,厢流映安的脑海中,浮现了一张无比惊艳的脸庞。

    “舞歌,我回来了,经年未见,如今的你,身在哪里?”

    ……

    ……

    盛世客栈后门,一辆马车停在那儿,驻足等候着,正在后门口,依依惜别的卫雅。

    马车上,驾车的人,是之前卫雅派去寻找水无心的青泷,而陪在卫雅身边,与苏泽道别的人,则是火凤。

    “雅雅,一路顺风!”

    “嗯,多谢阿泽!”

    对话结束,卫雅在火凤搀扶下,朝着马车走去。

    苏泽看着卫雅的背影,动了动喉结,迈开步伐,走至马车旁,对着青泷道:

    “照顾灵女,灵珠事关重大,若有闪失,你们纵使万死,亦是难辞其咎。”

    “嗯……”青泷对着苏泽点了点头,随即,长鞭一挥,驾着马车,往水无心所在的水族赶去。

    待卫雅等人离去后,苏泽迅速地回了别院的书房。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通知了水无心,卫雅已经从京城出发,前去寻他。

    通知完水无心,苏泽又拿了一支类似于信号剂的东西,对着窗口,放了出去。

    最后,苏泽拿起笔墨纸砚,写了一个心字,握着算盘,开始占卜卫雅此去吉凶。

    当占卜的结果出来时,苏泽面色一沉,他握着算盘,久久的沉默着。

    “属下参见主子。”

    “属下参见主子。”

    约莫一炷香后,苏泽的书房内,出现了一男一女。

    闻声,苏泽放下算盘,回了神,望向一男一女,道:“暗影,离洛,叫上离枫和媚影……”

    “属下遵命!”

    “属下遵命!”

    伴随着暗影和离洛的话音落下,苏泽朝着两个人挥了挥手。

    得到苏泽退下的命令,暗影和离洛转身,离开了苏泽的书房。

    诺大的书房因为暗影和离洛的离去,瞬间安静了下来。

    苏泽垂下眼眸,看着纸张上的‘心’字,眸色半眯起:雅雅,希望你和无心都能够平安无事……

    ……

    ……

    苏云国皇宫

    南泗从李府府邸回宫后,就匆匆赶往了紫毅殿内殿,寻找苏毅,准备向他禀告带走南笙的人。

    可谁知道,南泗去了内殿后,并没有找到苏毅,甚至于,南泗转来转去,转遍了诺大的紫毅殿,依旧没有找到苏毅。

    皱着眉头,南泗悻悻的朝着花园走去,他想,若是再找不到,怕只是苏毅根本不在紫毅殿。

    然而,令南泗没有想到的是,苏毅,竟然真的在花园里。

    那个从来不赏花的三皇子殿下,这一刻,竟然坐在凉亭里面,喝着地方官员进贡的葡萄美酒,好不惬意。

    见到苏毅,南泗心里的焦急略微缓了缓,他顿了些许时候,才迈着步伐,缓步走至凉亭,单膝跪地:“奴才参见殿下,启禀殿下,如您所料,正是那香味儿……”

    闻的南泗的话,苏毅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抬起眼帘,朝着南泗身后的花团锦簇看去。

    看了一阵子,苏毅双眸微眯:“以最快的速度通知所有大臣,让他们准备随时迎战。”

    南泗闻言,面色微微有些迟疑,他想了想,轻声的询问苏毅道:“可是殿下,奴才以为皇上那边,会不会……”

    “照办就是,父皇那边,我自会交待……”

    苏毅打断南泗的话,毫无停顿的起身,朝着紫毅殿内殿走去。

    南泗是充分相信,自家殿下是拥有掌控一切的能力的,于是,他便按照苏毅的吩咐去做。

    ……

    ……

    夜幕降临,苏云国皇宫宫墙上方,影月手执碧玉箫坐在那儿,注视着宫里所有人的一举一动。

    厢流映安派给她的任务,是悄无声息杀掉苏哲,然后顺理成章的让苏毅继位。不过,要如何让苏哲拟下诏书,传位苏毅呢?

    思来想去,想了好一阵子后,影月才茅塞顿开一般的,拿了碧玉箫,吹奏起摄人心魄星月调。

    等到箫声响彻皇宫四处后,影月才飞身跃下宫墙,朝着御书房而去。

    如影月所想,苏哲此刻正在批阅奏章,而他的手边,正是那足以呼吁万千百姓的传国玉玺。

    三两下的跑到苏哲的身边,影月拿起纸笔,照圣旨的格式,拟好。

    拟完之后,影月拿起传国玉玺,狠狠地盖了上去。要知道,在东云大陆,圣旨是谁写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没有传国玉玺的落印。

    所以,四国的帝王,都将玉玺小心的收着,即便是最亲密的人,也不知道玉玺在何处。

    盖完玉玺后,影月满意的笑了笑,从腰间的取出一瓶无色无味的药液,滴了几滴进苏哲的嘴里。

    将瓶子收好,影月像无事发生一般,缓步走出御书房,再次跃上宫墙,吹响了星月调。

    等原本静止的人再次鲜活的动了起来,影月才跃下宫墙,往留香当铺方向走去。

    等到所有人都醒过来,除了苏哲,曹全,自然也已经醒过来。

    “啊……”

    当他看到趴在桌上,一动不动,手里拿着玉玺,已经断气的苏哲时,他吓得大叫了起来。

    众多的宫人闻声,亦是纷纷的跑了进来,询问曹全怎么回事。

    曹全脸色惨白的对着宫人们吩咐下去:

    “你,速度传御医,皇上出事了!”

    “你,去传三殿下。”

    “你,帮忙,将皇上扶进内殿……”

    “……”

    “……”

    不过半个时辰,诺大的御书房内殿里,就已经挤满了人。

    苏毅站在苏哲的床边,看着床上双眸紧闭,毫无生命气息的苏哲,眼瞳鲜红的询问太医道:“父皇他怎么了?你说,父皇他到底怎么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