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39章 阴谋

    简短的五个字,却给人以无形的凌厉气势。火凤动了动唇瓣,支支吾吾的出了声。

    “灵珠乃我上古神族灵女和圣主的象征,更是灵力聚集的关键,水族圣主失去灵珠,必定灵力减弱一半,若是面对重大威胁,未必……未必……”

    卫雅双眸微眯,继续追问:“未必如何?”

    “属下不敢说。”火凤被卫雅一追问,立刻跪倒在地。

    “青泷,你说!”

    青泷闻言,亦是立刻跪倒在地:“属下不敢。”

    “你不敢,你也不敢?”卫雅抬起手,看了看修长的指尖,顿了片刻后,冷冷的出声:“我最后问一次,火凤,未必如何?”

    火凤垂下头,不去看卫雅,继续出声:“属下……属下不……”

    “砰……”

    不等火凤说完,卫雅就眸光一闪,将火凤的身体从自己的身前摔倒了门边上。

    等到火凤撑着身体起来,望向卫雅的时候,她的唇边,有一抹殷红色的血迹流出来。

    青泷见状,连忙出声,回应了卫雅的话:“灵女息怒,我说。”

    “水族圣主失去灵珠,灵力减弱一半,面对重大的威胁,未必可以解决。轻则重伤,重则丧命……”

    轻则重伤,重则丧命,如此说来,她岂不是间接地致水无心于危险的境地?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卫雅转身走至窗边,冷冷的开口道:“出去!”

    青泷和火凤闻声,相视一眼后,一同从地上起身,对着卫雅躬身道了句“属下告退”之后,才离开了卫雅的屋子。

    等到青泷火凤出去之后,卫雅转过身,走至水月的身边,伸出手,轻轻地抬起水月的下巴:“水月,如你所见,所听,我是火族灵女。现在,你可以自己选择,跟我或是不跟我。”

    卫雅说着,用另外一只手拿了一沓银票放置在身边的圆桌上:“若你走,这些银票,你尽数拿走。也不枉我们主仆一场。”

    “小姐……”

    水月看着卫雅的脸庞,咽了一口唾沫,陷入了沉思。

    刚刚开始看到青泷和火凤出现的时候,水月说不惊讶是假的。

    然后又看到卫雅一个眼神就让火凤受伤,水月更是觉得恐惧。因为这样的卫雅,她是没有见过的。

    可是,在卫雅挑起她的下巴,对着她说可以任由她选择,跟或不跟卫雅,拿出银票时。

    水月才明白,不管卫雅是强还是弱,是美还是丑,自始至终,卫雅都是她的小姐,都是那个会为她着想的小姐。

    “小姐,奴婢生死都跟着您,永远跟着您。”水月说着,跪在卫雅的面前,继续说:“不论小姐您是谁,只要您的名字唤作卫雅,那么奴婢就是您的人。”

    听着水月的话,卫雅的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温情,她伸出手,拽着水月的胳膊,拉着她起身,然后,柔声道:“傻丫头。”

    卫雅一句傻丫头落进水月的耳朵里面,惹得水月泪眼婆娑起来。

    水月一边擦眼泪,一边唤道卫雅:“小姐……”

    卫雅虽然不是什么心软之人,可是看到水月的眼泪,她还是不自觉的有些不忍心。卫雅拿了一张手绢儿递给水月:“擦擦,随我去办点事。”

    水月闻言,接过手绢:“是,奴婢遵命。”

    ……

    ……

    十里飘香,天字号五包,燕雨轩和南笙相继走进去,期间,有小二为两个人上酒菜。一切上齐后,燕雨轩将包厢的门锁上,并且布下结界。

    一切处理妥当后,燕雨轩望向对面的南笙,唇瓣张张合合,道:“你想要打谁的主意,我都没有意见,只有卫雅,你不能碰。”

    南笙闻言,唇角微微上翘,饶有意味的看着燕雨轩:“怎么,燕二皇子对卫雅动心了?”

    燕雨轩对南笙的话罔置若闻,继续道:“我不是再和你商量,我是在警告你,不准碰卫雅。”

    “嗯……”南笙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片刻后,扬起脸,看向燕雨轩:“如果本太子告诉你,卫雅是九世圣女的呢?燕二皇子,还是要坚持己见吗?”

    卫雅是九世圣女?

    燕雨轩闻言,面色一沉:“不,这不可能。卫雅她……”

    “没有什么不可能,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宁可认错,也不放过。”南笙打断燕雨轩的话,继续说道:“我们蛰伏等待,假装不和这么多年,难道你想一切前功尽弃?”

    南笙说话间,端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随即,他站起身,朝着门口走去。

    在南笙要解开结界,推开门离去之前,他转过身对着燕雨轩说:“燕二皇子,我希望,你不要为了儿女私情,不顾你我的天下霸业。”

    “卫雅与天下,这当中的利弊权衡,你自己衡量吧!”

    南笙说完,手掌一挥,解开燕雨轩的结界,迈着大步走了出去,然后,消失在十里飘香。

    燕雨轩看着满桌子的美味佳肴,却没有一点想要品尝的胃口了。

    他动了动喉结,对着门外候着的小二唤道:“结账……”

    ……

    ……

    “殿下,奴才得到消息,皇后被废,大皇子和七公主被逐出宫。这些事情的起因,是源于一匿名奏折。”

    苏云国皇宫,紫毅殿内,南泗半躬着身子,恭敬的对着苏毅禀告着。

    苏毅坐在紫毅殿的主座上,看着身前的南泗,追问着:“匿名奏折?你从何处听得的消息?”

    “回殿下,奴才是无意间听到皇上身边的曹公公说的。”

    曹全说的?

    苏毅闻声,面色一点点的阴沉下去。

    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奏折,能够让苏哲废掉皇后,逐苏睿,苏凌钰出宫呢?

    一封奏折就能够如此的让人意外,那么,那封奏折的书写人,又该是何等的神秘莫测?

    这般想着,苏毅从座椅上起身,走至南泗的身边:“南泗,你猜,会是谁递上去的奏折?”

    南泗摇了摇头:“奴才不知,不过,奴才猜测,必定是与皇后有深仇大恨之人,才会……”

    见到南泗说到点子上了,苏毅连忙开口,打断了他:“放眼整个苏云国,与皇后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的人,是谁?”

    南泗垂下眼眸想了想,小心翼翼的开口回应苏毅:“奴才以为,杀母之仇,不共戴天。”

    “哈哈……”苏毅听了南泗的一席话,大笑了起来,笑过之后,他伸出手轻轻地拍打着南泗的肩膀:“南泗,你果然不愧是本殿下的最得力的下属。”

    南泗闻声,立刻单膝跪地:“奴才多谢殿下夸赞。”

    “起来吧,立刻准备出宫,去隐香阁。”

    “是,奴才遵命。”

    ……

    ……

    苏云国最大的赌场——云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