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37章 以彼之道,还彼之身

    卫雅皱眉,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院子,沉默了片刻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她对着水月吩咐出声:“水月,看好戏的时候,到了。走,去东厢……”

    水月闻言,微微颔首,恭敬的应声道:“是,小姐。”

    ……

    ……

    镇国将军府,东厢

    沈氏迷迷糊糊的从厅里的地上苏醒,她搓揉着额头,一脸茫然。大抵是在想,自己为什么会在厅里面晕倒。

    随着沈氏目光的流转,她看到了三个掉落在地上的碗片,以及衣服的碎片。

    那些衣服的碎片,沈氏不需要仔仔细细的看,就能够分辨的出,是自己的一双儿女的。

    身处在诺大的将军府,从一个小小的夫人到当家主母,沈氏自然是有敏锐的观察力。她快速的转动眼珠子想了想,然后迅速地从地上爬起身,朝着卫晴的房间走去。

    一边走,沈氏一边在心里暗暗祈祷,千万不要是她想象的那样子。

    然而,当沈氏推开卫晴房间的门,看到一屋子的狼藉后,她整张脸都惨白了。这,根本就是与她想象的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的差异。

    因为曾经,她也这样对付过别的女人,让她们无颜对人。

    小心翼翼的迈着步伐走进卫晴的房间,看着卫晴掉落在地上的肚兜,沈氏的眼泪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流了出来。

    “诶,真是家门不幸,一母同胞的亲生兄妹竟然睡在了一起,丢死人啊……”

    “因为夫人被大少爷下药昏迷了,所以才……”

    “几个时辰前五小姐毁了二小姐的容貌,现在,大少爷毁了二小姐的清白身子,我看哪,二小姐的人生算是完了……”

    “……”

    正当沈氏伤心欲绝之际,一系列的议论声音传进了沈氏的耳膜,抨击着她的灵魂。

    她来不及多想,就踉跄的朝着声音的来源处,卫松的房内小跑而去。

    卫雅和水月刚刚走到东厢的院子里,就听见了那些议论声,与卫雅在西厢,耳边出现的声音一模一样。

    之前,卫雅还一直在怀疑,自己脑海中那些画面,耳边的那些声音,可能是即将发生的事情,虽然那样想,但不敢确定。

    可在来到东厢,亲耳听见了后,卫雅却可以肯定,那些画面,那些声音,就是即将发生的事情。

    因为她预见卫松等人会对她出手,使用千古香和百娇媚,所以,她吩咐了水月,先给卫松和卫晴下千古香和百娇媚。

    由此一来,本来是她和卫松的画面,本来是议论她和卫松的言论,就变成了议论卫松和卫晴。

    因为她可以预见,所以,她躲过了。

    可,若是不能预见呢?

    思及此,卫雅的眸色冷若冰霜,她顿下脚步,斜睨着身后的水月:“给我打起精神,看笑话就要有看笑话的样子。”

    “是,奴婢谨记小姐吩咐!”

    卫松的房间里,卫晴裹着被褥,垂着头,不断地落眼泪。

    而卫松,则是站在床边,回忆着与卫晴的荒唐之事,一脸的悔恨。

    因为两个人之前太疯狂没有关门,一时之间,门口堆满了看笑话的家丁丫鬟们。卫松和卫晴平时嚣张跋扈,此时,落井下石的人居多。

    直到沈氏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对着一众家丁丫鬟怒斥“都嫌活的太长,想死是不是?”后,家丁丫鬟们才纷纷散去。

    等到家丁丫鬟们散去,沈氏走进卫松的房间,随手关上房门,来到卫松和卫晴的身边,满脸泪痕的询问道:“松儿,晴儿,你们谁能够告诉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啊?”

    卫晴闻声,不语,只是一个劲儿的掉着眼泪。

    卫松看了看自己的妹妹,抿了抿唇瓣,小声的对着沈氏道:“娘,孩儿以为晴儿是卫雅,所以……”

    沈氏听见卫雅两个字,面色一怔,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或者,他们都被卫雅摆了一道。

    她走到卫晴的身边,正欲伸出手抚摸卫晴的脸庞,卫晴却倏地一下抬起头,望向沈氏和卫松,厉声吼道:“娘,哥,我知道,一定是卫雅那个贱人干的好事,一定是她陷害我。”

    伴随着卫晴话音的落下,“砰……”的一声响,卫松房间的门被卫雅一掌推开,随即,映入沈氏母子三人眼里的,是一袭淡粉色衣裙的卫雅。

    卫雅姣好的面容配上淡粉色的衣裙,让此时的她看起来,愈发明艳美丽,愈发楚楚动人。

    沈氏母子三人看到来人是卫雅,一个二个脸上露出是对卫雅欲杀之而后快的神情。

    先开口的是卫晴,她恶狠狠的瞪着卫雅,辱骂出声:“卫雅你个贱蹄子,你居然敢这么对我……”

    卫雅闻声,莞尔一笑,轻声反问道:“为何不敢?我早说过,毁你的脸,都算是轻的。本以为你会就此收敛,可你们母子三人不顾伦理道德,毫无一点人性的想要对我下手,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卫雅说话间,人已经走到了卫松房内的主座上坐下。坐下后,卫雅抬起修长的手指,垂下眼眸,看着自己的手指甲,继续道:“我不过是先下手为强,以彼之道,还彼之身。怎么,你们,不喜欢自己的把戏吗?”

    “哦,对了,我差点忘了很重要的事情。”卫雅说着,对着身后的水月使了个眼色。

    水月接触到卫雅的眼色,迈着步子走到卫松和卫晴的身前,拿出一对翡翠鸳鸯玉佩,递到卫松和卫晴的身前,说:

    “这是我家小姐送给大少爷和二小姐洞房之后的贺礼,请大少爷和二小姐务必收下。”

    卫晴闻言,满脸怒火的看着水月手中的翡翠鸳鸯玉佩,默了片刻后,伸出手,毫不客气的夺了过去,用力的砸在地上,朝着卫雅吼道:

    “做了这样的缺德事还敢出来装,卫雅,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我诅咒你人尽可夫,我诅咒你,我诅咒……”

    卫雅闻得卫晴的话,精致的眉头微微蹙起,她抬起眼眸,冷冷的看着卫晴,粉唇轻启:“水月,听见了吗?二小姐想要人尽可夫,不得好死……”

    “奴婢明白了!”水月说着,转身,朝着卫松的房外走去。

    人尽可夫,不得好死,八个字,使得沈氏整个人浑身都轻颤起来。她看着卫雅的脸庞,犹豫了片刻,跪在卫雅的身前,开口道:

    “晴儿虽然任性了些,可是,她始终只是个孩子,我求你,放了她吧,千错万错,都是我这个做娘亲的错,是我没能管好她。”

    卫雅闻声,不语。

    沈氏见状,继续道:“卫雅,你想要怎么样我都答应,我只求你饶了晴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