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36章 废后诏书2

    待皇后的身影出现在苏睿和苏凌钰视线里面之后,他们就像是溺水的人看到救命稻草一般,眼里满是欣喜。

    “母后,救救儿臣……”

    “母后,你一定要救儿臣……”

    皇后见到一双儿女跪在地上,满脸惊慌失措,顿时明白了,或许,不只是苏凌钰和南笙的事情被苏哲知道,就连苏睿想要夺取太子之位,也不能幸免。

    她皱起眉头,迈着沉重的步伐,一步步的走至苏睿和苏凌钰的身边。

    随后,皇后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一双儿女的头,在他们充满希望的目光之下,皇后咬咬牙,扑通一下,跪倒在地,对着龙椅之上,居高临下的帝王苏哲开口道:

    “皇上,千错万错都是臣妾的错,与睿儿和凌钰没有干系,是臣妾教子无方,请皇上看在夫妻一场的份儿上,饶了睿儿和凌钰吧。”

    想要保住自己的儿女,在这一刻,皇后只好把过错往自己身上揽。

    苏哲见到皇后一脸慈母,口口声声夫妻情谊,越发觉得皇后恶心。

    苏哲只要闭上眼睛,就能够回忆起那一日,在承泽殿偏殿内,木卿卿行刑之前,用唇语对他说的那一句“你终究,是不信我的,这一生,爱错了你”。

    曾经,他一直以为是木卿卿背叛了他,和禁卫私通,所以,他也是一直以为,自己爱错了木卿卿。

    可如今真相大白,一切成为无稽之谈的这个时候,苏哲发现,自己真的配不上成为木卿卿心里最爱的男人。她说爱错了他,的确,是爱错了他。

    为了爱他,木卿卿放弃了她的使命,逃离木族,为他生儿育女。

    为了爱他,深宫十多载,木卿卿从未有过半句怨言。

    那些为了他木卿卿所做的事情,此刻,都成了苏哲心里最大的伤痛。

    他眼眸微眯,看着跪在地上的皇后,沉默片刻后,轻笑道:“皇后对自己的儿女如此关爱,那么朕想问问皇后,当你对其他人不择手段,心狠手辣的时候,可曾想过,自己也会有护不了自己的孩子周全的一天?”

    皇后闻言,脑海中瞬间闪过当初她以苏泽性命威胁木卿卿的画面,下意识的,她打了个寒颤。

    但很快的,皇后又恢复了正常,继续装不知情,道:“臣妾不明白皇上在说什么。”

    “不明白?”苏哲闻得皇后嘴里说出来的话,从龙椅上起身,拿起那纸匿名的奏折,一步一步走至皇后和苏睿,苏凌钰的身前。将手中匿名的奏折猛地一下丢掷在皇后的膝盖边,苏哲的声音接近于咆哮:

    “那你给朕解释解释,卿卿究竟是怎么死的?卿卿真的是与禁卫私通吗?”

    “你个刁妇,现在还敢和朕说夫妻一场,谈论夫妻情份,你做的这些事情,可曾半点考虑过和朕的夫妻情分?”

    皇后被苏哲的话说得整个人都愣了,她颤抖着手,从地上捡起奏折,开始看了起来。

    看完之后,她面色惨白,不断地摇着头,对着苏哲说:“臣妾是冤枉的,皇上,你一定要相信臣妾,臣妾是冤枉的。”

    苏哲看着皇后惊慌失措,却还不承认的样子,心底的厌恶剧增,他呵斥出声:“你给朕闭嘴。”

    说完后,苏哲抬起手,用食指指着皇后的鼻子,继续道:“朕不屑与你说话。”

    “曹全。”

    “奴才在!”

    “继续拟旨!”苏哲说话间,收回手,转过身,望向曹全:“皇后失德,欺君罔上……即日废之。”

    苏哲短短几个字,却把皇后的命运,推向没落。

    皇后听着即日废之,倏地一下跌坐在地上,连求情都忘记了。她目光无神的看着苏哲的背影,脑海中曾经对木卿卿做的那些事情萦绕着,挥之不去。

    伴随着苏哲的声音响起:“来人,将皇后送往落风殿,永世不得出殿。”有数名太监走进御书房,架起跌坐在地上的皇后,朝着落风殿走去。

    苏睿和苏凌钰被突如其来的废后一事吓坏了,两个人紧紧地靠在一起,满脸惊恐的看着苏哲的背影,乞求着苏哲能饶恕他们。

    可苏哲却是头也没有回的,对着曹全继续开口说道:“即刻送大皇子和七公主出宫。”

    ……

    ……

    镇国将军府,东厢

    喝完银耳汤不久之后,主母沈氏便昏厥在地,不省人事。

    而卫松和卫晴,却是思绪越来越迷糊,浑身如火烧般。

    到了最后,两个人就只能顺着身体的自然反应,向着彼此靠近,哪里还记得对方是哥哥还是妹妹。

    卫松和卫晴从厅里折腾到卫晴的闺房,又从卫晴的闺房折腾到卫松的屋子。

    总之,来来去去,折腾了足足一个多时辰,充分的发挥了千古香和百娇媚的药效。

    彼时,西厢

    水月守在卫雅的闺房门外,等着府内的人传卫松和卫晴的消息。

    闺房内,卫雅坐在床榻上修炼战气,她身边萦绕着的灰色的光芒渐渐地变换,转换成为了浅绿色。

    浅浅的绿色持续了整整半个时辰后,又逐步朝着深绿色变换。而卫雅的脸色,也由最初开始修炼的惨白变为了水灵灵的粉红色。

    感受着自己身体愈来愈轻松,呼吸越来越顺畅,卫雅明白水无心的水灵珠和自己体内的火灵珠已经逐渐的适应彼此,开始相互相融了。

    “诶,真是家门不幸,一母同胞的亲生兄妹竟然睡在了一起,丢死人啊……”

    “因为夫人被大少爷下药昏迷了,所以才……”

    “几个时辰前五小姐毁了二小姐的容貌,现在,大少爷毁了二小姐的清白身子,我看哪,二小姐的人生算是完了……”

    “……”

    就在卫雅打算继续朝着下一个阶段修炼时,她的耳朵里面,传来了一阵阵的,家丁丫鬟的议论声。

    卫雅闻声,睁开了眼,从床榻上起身,朝着门口走去。走到门口,她抬起手,拉开门,欲要看看是谁在议论。

    可谁知道,开门之后,映入卫雅眼帘的,是不断晃来晃去的水月。

    见到诺大的西厢院子里面只有水月一个人,卫雅蹙起眉头:“水月,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小姐您醒了?”水月听见卫雅的声音,连忙转过头,望向卫雅,唤道:“这里就我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声音?小姐,您听错了吧。”

    听错了?

    卫雅皱眉,看了一眼空荡荡的院子,沉默了片刻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她对着水月吩咐出声:“水月,看好戏的时候,到了。走,去东厢……”

    最后,卫雅迈着步伐,立刻西厢,朝着卫晴和尾声所在的东厢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