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35章 废后诏书

    “放肆……”苏哲怒喝道:“你知情不报,罪犯欺君,事情败露,竟还敢和朕说不得已而为之?”

    “臣妾瞒着您是臣妾的错,可是,臣妾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皇上对凌钰……”

    “难道现在你以为,她就可以逃得过吗?”苏哲打断皇后的话,无比冷淡的质问皇后:“既然敢做出那般不知羞耻的事情,自然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复杂。”

    苏哲说着斜睨向身后站着的曹全:“曹全……”

    “奴才在!”

    “即刻宣七公主御书房觐见。”

    “奴才遵旨……”

    曹全应完苏哲之后,直接朝着皇后的寝殿外面走去。

    等到整个寝殿之内只剩下苏哲和皇后的时候,苏哲才再次出声:“皇后,看在你我多年夫妻情分的份儿上,朕再给你一次机会。”

    “朕问你,除了凌钰的事情,你究竟还有什么事瞒着朕?”

    除了苏凌钰的事情,还有什么事情瞒着苏哲?皇后被苏哲的话说得一脸茫然。

    她忽然都有些分不清楚,站在她身前的,到底是苏哲,还是另有其人。

    若是苏哲,他怎么可能大病初愈就知道那么多的,她一直以来瞒得天衣无缝的事情?

    想起自己一直以来都处处谨慎小心,皇后不相信事到如今能够被人知道。既然是铁定的没人知道的事情,皇后自然是不会承认的。暗暗地在心里给自己提了提勇气后,她努了努唇瓣,小声的对着苏哲出声:“臣妾……臣妾不知道,皇上您在说什么?”

    “哈哈……”

    苏哲闻得皇后的话,大笑出声,笑了好一阵子之后,他勾起唇,弯下身,用手指挑起皇后的下巴,用让人看不出他情绪的语气开口说:“好,好,很好,好一个不知道朕在说什么。”

    皇后被苏哲接连几个好字说的愈发的迷糊了,她看着苏哲的面容想了片刻后,说:“皇上,凌钰是您的亲生女儿,是我苏云国唯一的公主,臣妾求您,就饶她一次,免她死罪,让她……”

    看着皇后死到临头犹不自知,还妄想替丢尽苏云国皇室脸面的苏凌钰求情,苏哲的愤怒足以抵达巅峰了。

    他收敛了所有的表情,换上了朝堂呼风唤雨,不怒而威的面容,冷冰冰的打断皇后的话:“你可知道,这一刻,朕已经足以叛你死罪?欺君再欺君,世上无人再能保你。皇后,你实在太叫朕失望。”

    苏哲说完,直接拂袖离去。随即,诺大的皇后寝殿内,只剩下皇后一人跌坐在冰凉的地上。

    ……

    ……

    御书房内

    苏哲从皇后寝殿回到御书房的时候,曹全已经带着苏凌钰在等候。

    见到苏哲走进御书房,曹全,苏凌钰,以及一众太监宫女纷纷行礼道:

    “儿臣参见父皇。”

    “奴才参见皇上。”

    “奴婢参见皇上。”

    苏哲宛若未曾听见一般,直接迈着步伐,阴寒着脸走至龙椅之上坐下身后,才冷声道了一句‘平身’。

    众人闻得苏哲的话,再次异口同声道:

    “谢父皇。”

    “谢皇上。”

    “谢皇上。”

    苏哲做好身后,看都没有看苏凌钰一眼,直接对着一个小太监道:“去宣大皇子。”

    “奴才遵旨……”

    小太监离去后,苏哲没有再出声,而是陷入了沉思。

    就在一个时辰前,不知道是何人像苏哲投了一封匿名奏折,上面书写着木卿卿之死的内幕,大皇子企图夺太子支委以及七公主苏凌钰四通南沧太子南笙等等。

    虽然苏哲向来是不信那些匿名举报奏折的,但看到木卿卿死亡的内幕后,他还是起身,朝着皇后的寝殿走去。

    在经过连番的质问,和皇后接二连三的隐瞒,苏哲本来想忽略的事情,就这样,毫无预警的,搬到了台面上处理。

    正当苏哲想的出神之际,小太监领着大皇子苏睿走进了御书房。苏睿见到苏哲,躬身行礼:“儿臣参加父皇!”

    苏哲眉头一挑,讥讽苏睿道:“父皇?你的眼里,还有我这个父皇吗?”

    苏睿闻声,面色瞬间一白,然后,立即跪倒在地:“父皇息怒,父皇,是儿臣做了什么事情,惹得您不高兴吗?”

    苏哲瞅了一眼曹全,厉声道:“让所有人都给朕退下。”

    “奴才遵旨。”曹全闻声,恭敬的应道苏哲后,开始将所有的太监宫女遣散到御书房外候命。

    等御书房内只剩下曹全一个太监后,苏哲才开口,对着苏睿道:“企图夺取太子之位,算是不算?”

    苏哲说完,目光恶狠狠的瞪向苏凌钰,继续道:“还有你,堂堂苏云国公主,竟然不知羞耻的与邻国太子做那等肮脏的苟且之事,简直丢尽我皇室脸面。”

    “曹全。”

    “奴才在。”

    “给朕拟旨。”

    “奴才遵命。”

    曹全说完,朝着苏哲的身边走去,然后,拿了笔墨,准备着。

    “大皇子苏睿……”

    “七公主苏凌钰……”

    “将两人从此贬为庶民,永世不得进宫。”

    伴随着苏哲话音的落下,苏凌钰和苏睿一个站着,一个跪着,整个人都傻了。

    这样持续了好一阵子后,两个人才回神,然后,苏凌钰扑哧一下,跪在地上,与苏睿一起异口同声的求情:

    “父皇,儿臣知错了。”

    “求父皇开恩,给儿臣一次机会。”

    “父皇……”

    “父皇……”

    ……

    ……

    皇后怔愣的坐在地上许久,忽然想起之前苏哲对曹全说的要苏凌钰去御书房觐见。她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毫无皇后仪态的朝着御书房跑去。

    皇后一边跑,一边在心里暗暗地想着,无论如何,她都要保住自己的一双儿女。

    无论他们对也好,错也好,他们始终,都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骨肉。

    抛去皇后的身份,她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母亲,没有任何一个母亲,可以任由自己的孩子出事而置之不理。

    这般想着,皇后的脚步愈来愈快,不过片刻的功夫,她就从皇后寝殿跑到了御书房。

    御书房的守门的太监宫女见到皇后,纷纷跪了一地,行礼道:“参见皇后娘娘。”

    皇后连一声平身都没有应答,就直接朝着御书房内走去。

    通报的公公看到皇后,连忙扯着嗓子喊道:“皇后娘娘驾到……”

    正跪在地上求情的苏睿和苏凌钰听见皇后娘娘驾到,纷纷停下了求苏哲,转过头,朝着走进了的皇后望去。

    待皇后的身影出现在苏睿和苏凌钰视线里面之后,他们就像是溺水的人看到救命稻草一般,眼里满是欣喜。

    “母后,救救儿臣……”

    “母后,你一定要救儿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