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34章 千香百媚

    “嗯……”卫雅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那以你的意思,退婚是我不知好歹?”

    水月闻声,连忙跪倒在地,一个劲儿的磕头:“奴婢……奴婢不是那个意思,请小姐恕罪。”

    卫雅斜睨了一眼水月的头顶,而后,淡定无比道:“就算你是那个意思,我也不会怪你,起来吧”

    水月闻得卫雅的话,眉头蹙的更紧了,她满脸诧异的看着卫雅,小声的询问道:“小姐,奴婢……奴婢不明白您的意思!”

    “无妨,过些日子,你便明白了。”

    卫雅说着,从圆桌旁起身,朝着床榻走去,走了没几步,一副画面在她的脑海中浮现,转瞬即逝。

    可即便是那么快的速度,卫雅还是清晰的看见了画面里面,卫晴,卫松和沈氏的脸,以及那些,让她只是想想,就倍觉污秽不堪的事情。

    挑了挑眉,卫雅顿下脚步,转过身,望向水月,冷声吩咐道:“水月,你去给大少爷和二小姐待会儿要喝的汤里加点料。”

    “加料?”水月愣了愣,继续询问卫雅:“小姐,加什么料?”

    卫雅轻轻地勾了勾唇,贝齿轻启道:“大少爷的加千古香,至于二小姐,就百娇媚吧!”

    水月闻声,面色刷的一下惨白下去。她双眼瞪得老大,看着卫雅,一脸不可置信:“小……小姐,您……您这是……”

    见水月吞吞吐吐,支支吾吾,半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的模样,卫雅微微皱眉,反问水月道:“怎么了,有问题?”

    水月被卫雅的话问的回了神,她动了动唇瓣犹豫了一阵子,才应声道:“没……没问题!”

    “没问题就去办吧,不要错过了喝汤的时间!”卫雅说话间,再次迈着步伐朝着床榻靠近:“事情办完之后,等府里传来消息,你便叫我起床。”

    “是……”

    水月恭敬的朝着卫雅深深地一个鞠躬,然后缓步退出了房门。

    等到房门被水月从外面关上后,卫雅唇角弯起,冷哼出声:“卫晴,我本来没有打算这么快对你出手的,不过,既然你想死,我又岂有拦着的道理……”

    ……

    ……

    镇国将军府,东厢,卫晴坐在座椅上,目光阴寒的看着为她治脸的大夫离去。

    然后,毫无预警的,她抬起手,狠狠地将桌上的茶杯倏地一下,推到地面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沈氏和卫松站在一旁,看着满脸怒火的卫晴,动了动唇瓣,却谁也没有出声。

    又是“砰”的一声,当桌上的又一个茶壶应声而落之后,沈氏和卫松淡淡的交视了一眼。

    随即,卫松走至卫晴的身边,轻声的开口安慰卫晴道:“晴儿,放心,大哥一定不会让你的苦白受,我定要她卫雅百倍还之。”

    卫晴闻声,望向卫松,吸了吸鼻翼,带着哭腔询问:“哥,大夫说,我的脸毁了,我……”

    沈氏见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如此梨花带雨,可怜兮兮的模样,连忙开口打断了卫晴,接了过去:“晴儿,你放心,娘亲一定遍访天下名医,为你治好你的脸。”

    卫松听见沈氏的话,连忙随声附和道:“是啊晴儿,你相信大哥和娘亲,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

    “哥,娘亲,我……呜呜……”卫晴刚刚开口,欲要和沈氏和卫松说话,眼泪就落了下来,然后是许久的泣不成声。

    哭了好一阵子后,卫晴才抬起手擦了擦眼泪,然后望向卫松,目光中尽数是阴狠:“哥,我要看的卫雅狼狈不堪,人尽可夫的那一天……”

    “夫人,大少爷,二小姐,银耳汤好了!”

    卫晴话音刚刚落下,就有奴婢端着三碗汤走了进来。

    沈氏见状,伸出手接过汤,先是递了一碗给卫晴,随后,又端了一碗给卫松,最后,才端起自己的那一碗,走到座椅上坐下身:

    “松儿,晴儿,相信娘亲,什么事情都会一一解决的!”

    卫松闻得沈氏的话,点了点头,开始低下头喝起来。

    而卫晴虽然眼眶红红的,可是看着手里的银耳汤,抿了抿唇瓣,还是拿了汤勺,开始喝。

    在东云大陆,银耳是一种珍稀食材,每一克高达一两银子。普通人家,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吃上一次。

    就在卫晴,卫松,沈氏三人喝汤的时候,门外面,水月正在翘首观望。

    虽然水月不知道为什么卫雅要让她给卫松,卫晴下千古香和百娇媚。但是想到卫雅说的加完料,便只需要等府里的消息,水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朝着西厢走去。

    ……

    ……

    苏云国皇宫,皇后的寝殿

    苏哲一袭明黄色的龙袍,身后跟着曹全,大步朝着坐在凤座上,正在看着书札的皇后走去。

    伴随着曹全的一声:“皇上驾到……”,皇后放下手里的书札,从凤座上起身,对着苏哲微微躬身:“臣妾参见皇上。”

    苏哲斜睨了一眼皇后方才放下的书札,漫不经心的应道:“皇后无须多礼。”

    苏哲说话间,已经顺手拿起书札,握在手里,细细的看了起来。

    皇后见到苏哲在看自己看过的书札,连忙开口解释道:“臣妾闲来无事,故看点典故,熏陶一下自己。”

    “哼……”苏哲闻言,却是冷哼出声,略带嘲笑的开口:“闲来无事?皇后只怕不是闲,而是有心无力,无法掌控吧?”

    皇后听得苏哲的话,面色一瞬间僵硬下去,担又极快的恢复了正常:“皇上,臣妾是做错了什么吗?”

    皇后说话间,脸上是无比无辜的神情。这样的皇后,曾经的苏哲或者会信她,可这个时候,苏哲只觉得皇后恶心。

    他将手中的书札往地上一扔,然后,厉声呵斥道:“皇后,你还要打算瞒朕瞒到什么时候?欺君之罪,是你能承担得起的吗?还是说,皇后以为,你是皇后,朕就不敢治你的罪,不敢杀你?”

    瞒着他?皇后闻言,面色一惊。她瞒着苏哲的事情,可是有几件,现在,他指的到底是哪一件呢?这般想着,皇后怔愣在了原地,久久的不说话。

    苏哲见状,本就愤怒的情绪更加愤怒了些:“大胆皇后,你对我皇室公主私自与男子私定终身,交予清白,知情不报,该当何罪?”

    听见是苏凌钰和南沧国太子南笙的事情,皇后转动了下眼珠后,迅速的跪倒在地:“臣妾……臣妾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请皇上恕罪。”

    “放肆……”苏哲怒喝道:“你知情不报,罪犯欺君,事情败露,竟还敢和朕说不得已而为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