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29章 厢流映安

    看着跪在身前的一双儿女,皇后的脸色惨白如纸,她动了动唇瓣,冷声道:“你们糊涂,你父皇如今危在旦夕,你们竟然还有心思为了自己的事情担心。”

    苏睿听见苏哲危在旦夕的时候,面上不但没有丝毫的担忧,反而,是更加理直气壮的抬起头,对着皇后开口道:

    苏睿:“母后,儿臣正是因为知道父皇的身体,才斗胆向母后开口,希望母后为儿臣筹谋,让儿臣成为苏云国的太子。”

    “睿儿,你好生糊涂啊,你让本宫为你筹谋,你可知道,那三皇子苏毅,早已经是你父皇心里认定的太子人选,你何苦与你父皇作对?”皇后说话间,语气里面尽数是恨铁不成钢之意。

    而苏睿则是毫不在意皇后的意思,目光直勾勾的注视着皇后,自顾自地说道:“若是儿臣成不了太子,他日登不了皇位,母后您也必定当不成太后。母后,为了儿臣,也是为了您,您一定要……”

    “放肆……”皇后打断了苏睿的话,厉声道:“睿儿,你好大的胆子,连母后的话,你都不听了?”

    苏睿见皇后生气,连忙垂下头,应道:“儿臣不敢!”

    “即是不敢,就退下,不要再说此事。”

    皇后说着,对着苏睿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离去了。

    “儿臣告退!”苏睿虽然不甘心,却也不得不起身,对着皇后行了个礼,然后离去。

    看着自己的儿子离去,皇后闭上眼睛,缓和了一下情绪,然后望向跪在身前苏凌钰:“凌钰,你也退下吧。”

    苏凌钰哪里肯退下,她来到皇后这儿,就没有打算无功而返:“母后,儿臣……儿臣爱上了南沧国的太子南笙,儿臣知道,父皇一定不会同意的,但是,儿臣真的爱他,儿臣非他不嫁。”

    “什么?”皇后听见南沧国太子南笙,脸色一变,愤怒的看着苏凌钰:“凌钰,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苏凌钰对皇后的愤怒视而不见,继续开口道:“儿臣当然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儿臣就是费南笙不嫁。”

    “本宫不允许!”皇后说着,整个人都从凤座起身,朝着苏凌钰走去。

    对于皇后的靠近,苏凌钰视若未睹:“母后,儿臣已经将清白之身给予了南笙,即便不嫁他,也不会嫁给其他人。”

    “母后,难道您希望儿臣孤独终老吗?”

    苏凌钰将清白之身给予了南笙?

    皇后闻声,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她看着苏凌钰,脸色因为愤怒涨得通红:“你再给本宫说一遍……”

    “儿臣说,早已将清白之身给予了南笙,此生不嫁他,也不会嫁给其他任何人。”

    苏凌钰说话间,脸上是不卑不亢,一副理所应当,我没错的样子。

    可这样的苏凌钰,彻底的激怒了皇后,走到苏凌钰的身边之后,她狠狠地抬起手,打上了苏凌钰白皙的脸庞,然后,厉声呵斥道:“凌钰,从小到大,母后最疼爱的就是你,你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这样做,让我苏云国皇室的脸面置于何地?”

    感受到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苏凌钰一滴眼泪都没有流,她固执的抬起眼帘望着皇后:

    “我不管,我什么都不管。我只知道我爱他,我爱他,我爱南笙。母后,我求求你,成全儿臣吧。”

    苏凌钰的坚定与固执,让皇后都不知道如何处理。

    她的一儿一女,她从来都是宠着爱着,生怕他们受一点点的伤害。这么多年,她连骂他们,都舍不得。

    可是如今,一天的时候,她竟然骂了儿子,动手打了女儿。

    她的女儿,她的公主,苏云国皇室唯一的公主,竟然被一个商用歧黄之术,不学无术的废柴太子夺去了青白,这要她如何承受?

    这般想着,皇后的落下了一行清澈的泪水,她抬起手擦拭掉脸上的泪水:

    “凌钰,你怎么可以做,你这样做,对得起母后吗?你可知道,那南笙,他实在是不是好夫婿的人选啊……”

    见到自己的母后哭了,苏凌钰也跟着落下了眼泪:“母后,儿臣知道,儿臣当然知道,可是母后,儿臣爱他,儿臣爱着南笙,无论他是怎么样,儿臣都无法不爱他……”

    苏凌钰说着,跪到皇后的脚边,抱着她的腿:“母后,儿臣求您了,成全儿臣吧……”

    可怜天下父母心,皇后明知道苏凌钰这样的行为,是不对的,是错误的,却也不得不接受。

    她伸出手抚摸着苏凌钰的发丝,然后,下定决心一般的询问道:“凌钰,告诉母后,你和南笙,是如何认识的?”

    ……

    ……

    是夜,繁星满天,苏云国郊外某树林中,一豪华别院内,正厅

    一袭黑衣的厢流映安坐在榻上,看着站在身前的,手执一玉箫的影月,冷声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主人,一切,按照您的计划进行中。”影月说着,从怀着将那个小瓶子掏出来,递到厢流映安身前的桌上:“主人,这是您要我带回来瓶子。”

    “嗯……”厢流映安轻轻地点点头,然后,随手一挥,一拳头大小,装着色彩斑斓,宛若云雾的东西的瓶子出现在了影月的手中。

    影月握着瓶子,看着瓶子里面,色彩斑斓的东西,眉头微蹙:“主人,影月不明白。”

    “此乃人的七情六欲,俗称贪、嗔、痴、恨、爱、恶和欲望,从今以后,就是你的食粮。”

    厢流映安说着,手指轻弹,将瓶盖揭开,继续对着影月道:“试试看吧,这是你新生之后的第一顿食粮。”

    影月闻言,微微颔首:“影月遵命!”

    说完之后,影月将装有七情六欲的瓶子放置在鼻翼处,深深地吸了吸,然后,她一脸享受的抬起头:“多谢主人,影月很喜欢。”

    “喜欢就好……”厢流映安说着,随手一挥,影月手中的瓶子便凭空消失:“下去吧,好好休息几天,体验一下,新生的乐趣。”

    “是,影月遵命。”影月说完,转身,朝着她之前醒过来的那个屋子走去。

    看着影月的身影,厢流映安唇角微扬,呢喃出声:“九天圣女,本君倒要看看,你这一世,以什么本事,来收服本君。”

    ……

    ……

    三日后,镇国将军府

    一手执明黄色圣旨的太监大步走进镇国将军府,然后,对着迎上来的家丁道:“圣旨到,镇国将军府所有人接旨……”

    一炷香后,镇国将军府正厅内,手执明黄色圣旨的太监站在正厅的主座前,对着跪了一地的众人和开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