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十年前的往事

    “奴才遵命!”南泗说着,站起身,对着苏毅微微躬身,然后退出了紫毅殿。

    南泗离开后,苏毅又对着殿里的其他奴才,奴婢们开口:“你们也全部都退下……”

    “奴才告退……”

    “奴婢告退……”

    众人闻声,纷纷躬身行礼然后离开。

    等到整个殿内只剩下苏毅一个人,苏毅才拿出苏哲给他的折扇,然后半眯起双眼,看着金灿灿的扇子,沉思。

    “折扇你收好,若是无意遇上魔君,打开此扇,方可保你一命。”

    “父皇,这可是你傍身之物,我……”

    “毅儿,你是苏云国皇室唯一的希望,父皇自当护你周全。”

    苏哲出事前一晚,在御书房对着苏毅说的话,此刻尽数在苏毅的脑海中浮现。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忘记,当时苏哲面上的郑重其事。

    苏毅忍不住的想:难道说,父皇是因为早就已经知道魔君会有所行动,所以才将折扇给了他?

    如果真的是魔君的计划,那么,到底是谁给苏哲下的五色缠丝蛊呢?

    伴随着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在苏毅的脑海中浮现,苏泽的脸紧接着浮现在了苏毅的脑海中。

    想到苏泽,苏毅微微蹙眉,开始暗暗分析着,他出现的目的。

    自苏毅有记忆以来,苏泽便不再皇宫居住,除了每年他母妃的忌日,他几乎不回宫。

    那么现在,苏泽带着锦华回宫,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越想,苏毅的心里越没底。

    苏泽,总是给他以莫名的压力和恐惧。

    自从知道盛世客栈是苏泽名下的产业开始,苏毅就不止一次的想过,苏泽是为了皇位而事先筹备。

    可是伴随着每一次家宴苏泽的不现身,苏毅倒也不再将那事放在心上。

    如今,苏哲卧床不起,虽已经得救,很快会痊愈,可是想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苏泽的突然回宫,苏毅还是觉得心里不安。

    倏地一下,一个很可怕的念头在苏毅的脑海中闪现——难道说,苏泽和下蛊毒的人,是一伙的?

    这般想着,苏毅迅速的走进内殿,拿了纸笔,写下了一行字,然后用口哨声音招来了一只鸽子。

    将写有字的纸条塞进鸽子双腿间的竹筒里,苏毅薄唇轻启,对着鸽子说道:“去找南泗……”

    最后,苏毅一把将鸽子从手中抛了出去。鸽子离开苏毅的手后,展翅飞翔,朝着紫毅殿外飞去。

    看着展翅飞远的鸽子,苏毅微微舒展开眉头,呢喃道:“苏泽,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我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

    ……

    承泽殿内殿,苏泽站在窗边,看着满院的花香草绿,思绪飘到了十年前。

    回忆,开始!

    “泽儿,来,到母妃身边来。”一袭浅绿色华服的女子坐在承泽殿院子中央的石桌旁,对着蹲在一边的小男孩亲昵的唤道。

    男孩闻声,转过脸,一双天真烂漫的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女子:“母妃,你不喜欢泽儿在这边玩吗?”

    “当然不是!”女子对着小男孩摇了摇头,起身走至男孩的身边,然后蹲下身,将男孩拥进怀里:“母妃只是想要多多陪陪你,让你能够牢牢地记住母妃。”

    “牢牢地记住母妃?”小男孩重复的呢喃道女子的话,说完之后,他抬起手轻轻地支着额头,继续询问女子道:“母妃,你要走吗?你是不是以后都不会留在泽儿的身边?”

    女子看着小男孩的眼瞳,沉默了一阵后,轻小出声:“当然不会了,母妃怎么会离开泽儿呢?母妃最爱的人就是泽儿了,母妃一定会一辈子留在泽儿的身边!”

    “真的吗?”小男孩被女子的话说得满脸都是喜悦,他伸出手,抚摸上了女子的脸庞,然后,小小的嘴唇在女子的脸上吧唧吧唧的亲了两口:“母妃最好了,泽儿最爱的人也是母妃,泽儿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母妃……”

    “泽儿乖……”

    是夜,承泽殿东面的偏殿里,有惨绝人寰的叫声传出,惊醒了正在睡梦中的小苏泽。

    他满头大汗的看着空荡荡的的内殿,一脸的恐惧。

    他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梦到他的母妃浑身是血,眼睁的老大的看着他。这般想着,小苏泽小心翼翼的推开棉被,蹑手蹑脚的下床。

    “啊……”

    又是一声惨绝人寰的叫声传来,吓得小苏泽浑身打了个冷颤,然后,跌坐在地上。

    惊吓之后,他又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然后,打开门,顺着声音的来源,满脸冷汗的靠近。

    每走几步,小苏泽就能听到来源于一个女人的,凄惨的叫声。

    并且,每一声,都让他觉得熟悉。因为那声音,像极了他的母妃——木卿卿!

    夜晚的天空,黑暗异常,伴随着时不时的惨叫声,小苏泽走了足足半个时辰,才走到了声音来源——承泽殿东面的偏殿门口。

    透过门缝,小苏泽先是看见了一直以来,疼他,宠他的父皇;

    然后,是一袭金黄色华服的皇后娘娘;

    最后,是跌坐在地上,浑身是雪子的,他的母妃——木卿卿。

    与梦境之中,一模一样的场景出现在小泽的眼前,使得小苏泽整个人都愣住了,他不敢出声,也忘记了哭泣,只是一眨不眨眼的看着偏殿里的一切。

    木卿卿浑身是血,却依旧满脸是慈祥的母爱,对着坐在她身前,居高临下的苏云国帝王苏哲乞求道:“皇上,臣妾求求你,看在你我夫妻一场的份上,放过泽儿吧,他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放肆,你私通禁卫,还敢说泽儿是朕的孩子,你好大的胆子!”苏哲说话间,脸色因为愤怒而红的通彻。

    他看向跪在木卿卿身旁的禁卫,呵斥道:“朕最后再问你一次,你和木妃是什么时候好上的?”

    禁卫闻言,眼神瞟向苏哲身边的皇后,在得到皇后眼神的回应之后,他才出声:“回陛下,是……是在娘娘生完五殿下之后……我与娘娘一见如故,情投意合,天地为媒,日月可鉴……”

    伴随着禁卫的话音响起,木卿卿在一旁,不断地摇晃着头。不过,她却没有出声辩驳,她的目光也是望向苏哲身边的皇后,眼里同样是乞求。

    皇后接触到木卿卿的目光,默了许久之后,才抬起手,抚了抚耳边的发丝,然后,娇声娇气的对着苏哲开了口:“皇上,臣妾相信木妃,臣妾也相信,五皇子定然是您的孩子。”

    苏哲闻言,微微挑眉,望向身边,整个苏云国最尊贵的女人:“哦?皇后何出此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