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五色缠丝蛊2

    瓶子里面的五色小虫子在瓶口接触到苏哲皮肤时,快速的从瓶底朝着瓶口爬去,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五色小虫子爬出了瓶子,落在苏哲的手背上,随即消失不见。

    “哈哈……”看着消失在苏哲手背上的五色小虫子,黑衣女子笑出了声:

    “主人果然好办法,用五色缠丝蛊来取皇帝的命,神不知,鬼不觉……”

    笑过之后,女子迅速地离开了苏哲的寝殿,飞上宫墙。

    从高处俯视着富丽堂皇的苏云国皇宫,女子再次拿起玉箫,吹奏起来。

    伴随着箫声响起,之前或行走,或站立,或说话的众人宛若什么都没有发生那般,恢复了正常。

    而黑衣女子,在众人恢复之后,她则是纵身一跃,跳下宫墙离去。

    ……

    ……

    次日,清晨,苏哲的寝殿里,跪了一地的人。苏毅站在苏哲的床边,看着跪在地上的太医和宫女,太监们,脸色阴沉的可怕。

    好一阵子之后,苏毅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愤怒消散下去,而后,冷冷的询问道:“到底是什么原因,父皇为什么会昏迷不醒?”

    跪在最前面的太医闻声,抬起头朝着苏毅的面庞看去,目光之中尽是为难的神色。

    苏毅见了太医眼中的为难,抿了抿唇,道:“有话就直说,本殿下不予追究!”

    “臣谢殿下!”太医说着,站起身,走到苏毅的身边,拿起他的手,走向床上的苏哲,江苏毅的手轻轻地放在苏哲的脸上,道:“皇上的身体凉的彻骨,根据臣多年的行医经验,只怕是难以熬过明日午时!”

    苏毅甩开太医的手,愤怒的训斥道:“你一派胡言,父皇昨日还好好地,又怎么会突然就……”

    太医自知自己接下去说的话可能会找来杀身之祸,于是,立刻跪在了苏毅的脚边:“殿下,皇上他……他是中了蛊……”

    “放肆!”苏毅打断太医的话,厉声喝道:“你可知就凭你这一句话,本殿下就能让你满门抄斩?”

    太医点点头:“臣自知出言不逊,可是殿下,臣所言句句属实。此蛊名为五色缠丝蛊,约莫小拇指大小,进入人的身体后便会死亡。若不是臣曾经遇到过一次,也只怕是难以断定……”

    “哼……”苏毅冷哼了一声,看着脚边跪着的太医:“既然进入身体后会死亡,那么你告诉我,死去的蛊如何害人?”

    “你当真以为本殿下对蛊虫之事一无所知吗?”

    “臣,不敢……”看着苏毅愤怒的神情,太医连忙继续解释:“可是殿下,五色缠丝蛊,却正是与所有蛊虫背道而驰。”

    “在它死后,它身体里的五种毒素会侵入人的五脏六腑,迅速的让其衰竭,以达到杀人之用!”

    “哦,是吗?”苏毅挑眉,蹲下身,平视着太医的双眸,冷冷道:“那照你所说,父皇岂不是必死无疑?”

    太医被苏毅看的浑身都打起了微颤,除了一身的冷汗。

    咽了一口唾沫,他抬起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滴,回应苏毅道:“事实并非如此,五色缠丝蛊虽然毒性甚强,世人无药可解。可是,却有一偏方可药到毒除。”

    “什么偏方?”

    “人的血,心灵纯洁,灵力旺盛的人血方可药到毒除……”

    ……

    ……

    一禁卫军将一张明黄色的纸贴在告示栏,一禁卫军大声对着前来观看的众人大声说道:

    “大家都来看一看,看一看,皇后凤体违和,特广贴皇榜求医,各位能人异士都可自荐。若能只好皇后娘娘,皇上可应他任何一个要求……”

    “大家都来看一看,看一看……”

    禁卫军说完最后三个‘看一看’之后,两个人走出人群,径直离去,只留下告示栏前无数闻声而来的百姓。

    此时,街道的另一边,卫雅正好走出盛世客栈,准备回镇国将军府看看卫岚怎么样了。

    同卫雅一起走出盛世客栈的,还有燕雨轩。他看到走在前面的卫雅,立刻凑屁颠屁颠的凑了上去:“小雅儿,好巧呢,你也去看皇榜?”

    皇榜?卫雅闻言,眉头微微蹙起,看向身边的水月。

    水月接触到卫雅的目光,摇了摇头:“小姐,奴婢不知道。”

    “什么皇榜?”

    “嘿嘿……”面对卫雅的疑问,燕雨轩嘿嘿一笑,随即,身体朝着卫雅在凑近了些:“就是皇榜咯,小雅儿,你不知道啊?”

    “说话就说话,离我远点儿……”卫雅说着,后退一步,与燕雨轩保持着距离。

    燕雨轩对于卫雅的疏远之意,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他嘟起嘴巴,抱怨道:“远点就远点呗,小雅儿,你这样的动作,让我很伤心啊!”

    卫雅是谁?

    向来见不惯男人,不喜欢男人。

    如今,燕雨轩这般的耍赖撒娇,卫雅愈发的有些厌恶。

    她精致的眉头舒展开来,面色冰冷的对着身旁的水月道:“废话不必听,水月,回府……”

    “是,小姐!”

    得到卫雅的命令,水月上前一步,站在燕雨轩的面前,对着燕雨轩开了口:“燕二皇子,可否让路?”

    燕雨轩闻声,面色又一次的表现的更委屈,他黑色眼瞳看向卫雅,轻声道:“小雅儿,你确定你要如此狠心,对我不闻不问吗?”

    不闻不问?

    卫雅闻言,强压着心里想要暴走,揍人的冲动,斜睨了一眼燕雨轩:“你我非亲非故,何来不闻不问?燕二皇子莫要再纠缠,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卫雅的神色燕雨轩尽收眼底,知道卫雅是要生气了,他连忙笑着回到:“哎哟,小雅儿,人家只是和你开个玩笑嘛,你何必那么较真?”

    “……”水月闻言,惊讶的嘴巴都成为了一个O字型。

    她没听错吧,堂堂燕安国的二皇子居然人家两个字对自家小姐说话?

    卫雅却似乎没有听到燕雨轩的话一般,径自绕过水月和燕雨轩,朝着镇国将军府的方向走去。

    水月见状,急急忙忙的跟了上去。一边走还一边唤着卫雅:“小姐,等等我……”

    燕雨轩站在原地,看着卫雅的背影,有刹那间的失神。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女子?

    从来都是女人围着他转的的燕雨轩,竟然丝毫不被卫雅所待见,甚至于,连看他,卫雅都不曾正眼看过。

    是欲擒故纵呢?还是果真如此?

    “本皇子一试便知……”

    燕雨轩说完,摇着折扇,追着卫雅的脚步,跟了上去。

    ……

    ……

    富丽堂皇,奢侈雅致的房间内,一青衣男子斜靠在软榻上。

    他的对面,是一名衣衫半裹,*露*点*甚多,正在抚琴的女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