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五色缠丝蛊

    “千年之期虽然将至,但毕竟将至未至,魔君暂时还没有能够唤醒沉睡冰湖之底肉身的本事!”

    苏毅听着苏哲的话,神情一瞬间变得疑惑,他看着苏哲,追问着:“父皇,你的意思是,神秘男人只是魔君那一半元神的暂栖容器?”

    苏哲点头:“理论上是这样的。”

    “父皇,若真是那样,我们何不找到他然后毁掉那个肉身?”

    苏哲摇头,开口打消了苏毅的念头:“魔君的暂栖容器岂是那么容易可以毁掉的?即便只是一半元神,饶是东云大陆战气修为最高的月寒尊者,也未必能够与魔君一战!”

    这般说着,苏哲从袖中拿出一把折扇递给苏毅:“毅儿,魔君之事暂且不急,他若有所行动,四大神族的圣主和灵女必定首当其冲。”

    “折扇你收好,若是无意遇上魔君,打开此扇,方可保你一命。”

    苏毅看着苏哲递过来的折扇,眉头微微皱起:“父皇,这可是你傍身之物,我……”

    “毅儿,你是苏云国皇室唯一的希望,父皇自当护你周全,你且退下吧,朕要歇息了……”苏哲说完,直接转身朝着御书房后面的寝殿走去!

    苏毅看着手中的明黄色的折扇,站在原地沉默了好些时候,才转身离开御书房,朝着自己的紫毅殿走去!

    而此时,御书房靠西面的窗边,一身着淡蓝色的衣袍的男子望着御书房内苏毅离去的背影,满脸妒火:“苏毅,我跟你没完……”

    ……

    ……

    是夜,繁星满天,苏云国郊外某树林中,一豪华别院凭空出现。

    是夜,繁星满天,苏云国郊外某树林中,一豪华别院凭空出现。且在刹那间,灯火通明。

    别院;四处皆是挂满了灯笼,一排排的红色灯笼上,清晰可见‘留香’两个字。

    “啊……”别院某一房内,一位脸上有着醒目伤疤的女子尖叫着从梦中醒来!

    睁开眼后,映入她眼帘的,是长相俊美,身着黑色衣袍的男子。

    见到女子醒过来,男子薄唇轻启,出声询问道:“醒了?”

    伴随着男子唇瓣的张张合合,便有悦耳动听的嗓音传入女子的耳中。那嗓音宛若天籁般好听,却让女子不得不用防备的眼神看着身前的男子:“这里是哪里?你是谁?”

    男子闻言,唇角微微上翘,解答了女子的疑问:“留香当铺,我是你的主人,厢流映安……”

    “留香当铺?我的主人?”女人重复的呢喃着男子说出来的话,一脸讶异:“你……”

    “嘘……”男子伸出左手食指轻轻地放置在自己的唇边,右手对着女子的脑门儿轻弹。

    随即,女子的脑海中,陆陆续续的,有一些已经忘却的记忆浮现。走马观花的记起来之后,女子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烟雨任凭主人差遣,只是,我的脸……”

    “月影成双,月影,影月……”男子站起身,走到窗边,望着黑夜中的皎洁月光,淡淡的开口:“从今以后,你就叫影月吧!”

    随着男子声音的落下,一道洁白的光芒围绕着烟雨的身体,好一阵子之后,才徐徐散去。

    “照照镜子,认识一下你自己。”厢流映安说着,人已经走到烟雨的床边,扔了一把小铜镜给她。

    烟雨小心翼翼的拿起铜镜,然后,按照厢流映安意思,开始照起来。

    当她看到铜镜中,白皙的肌肤,明眸皓齿的女子后,几乎喜悦的快要落下了眼泪。虽然不是原来的自己,可却比原来更为美丽动人。

    她倏地一下从床上起身,跪在厢流映安的面前,无比恭敬的道:“谢主人再造之恩,影月任凭主人差遣……”

    “起来吧!”厢流映安说着,手心里凭空出现一个小瓶,瓶子里,装着的是一只无色的小虫。

    他将小瓶子放在影月的手心里:“这是你的第一个任务,不要让我失望……”

    看着手心里的小小瓶子,影月再次恭敬地对着厢流映安开口:“影月必定不负主人之命,拼尽全力完成任务!”

    厢流映安大手一挥,影月的膝盖前面出现了一根碧绿色玉箫。只需要乍的看一眼,便可以看出玉箫玉质上乘,实乃玉中精品。

    “此萧名为‘碧玉’,平时可怡情,战时做兵器。从今天起,赠与你。”

    “谢主人赏赐!”

    ……

    ……

    “殿下,兰妃娘娘有喜,皇上下令举国欢庆!”盛世客栈,燕雨轩居住的上房内。一身着灰衣的男子跪在燕雨轩身前,恭敬的禀报着。

    “兰妃有喜,举国欢庆?”燕雨轩唇角勾起,斜睨着灰衣男子。

    “兰妃有喜,举国欢庆?”燕雨轩唇角勾起,斜睨着灰衣男子:“康平,兰妃娘娘可有要你带话?”

    名唤康平的男子听得燕雨轩的话,从袖中拿出一个信封,递到燕雨轩面前,恭敬的答应:“回殿下,兰妃娘娘并未要奴才带话,不过,有一封殿下亲启的书信。”

    从康平手中接过信封,燕雨轩对着他挥了挥手:“你回去吧,照顾好兰妃娘娘。”

    “奴才遵命!”康平说着,起身,从燕雨轩的窗户跳了出去。

    待屋内只剩下燕雨轩一个人,燕雨轩才拆开手中的信封,仔细的看起来。

    看完信之后,燕雨轩微微眯起双眸,缓步走到蜡烛台边,将手中的信纸烧着。

    “哼……”看着洁白的纸张化为灰烬,燕雨轩冷哼出声:“下贱的东西……”

    ……

    ……

    苏云国皇宫,一身着黑衣的女子坐在宫墙上,手执玉箫。

    朝着无比宏伟的黄色宫殿看了一阵子之后,女子将玉箫轻放置嘴边,随即,一曲宛转悠扬的曲调传遍了皇宫的每一个角落。

    随着曲调落入宫内众人的耳中,原本或行走,或站立,或说话等等等的人,纷纷定住了。

    他们没有呼吸,没有听觉,没有视觉,也没有触觉,活脱脱的就像一堆木偶。

    黑衣女子见状,唇角轻轻地上翘,随即,纵身一跃,飞到了御书房,苏云国皇帝苏哲的寝殿。

    因为所有人都被黑衣女子的箫声定住了,所以,很轻易的,女子便来到了皇帝居住的内殿。

    看着龙床上上,年事已高的苏哲,女子的大步走至他的身边。随后,她从腰间的腰带中取出一个装着五色小虫的瓶子,拧开瓶盖,将瓶子放置在苏哲的手背边。

    瓶子里面的五色小虫子在瓶口接触到苏哲皮肤时,快速的从瓶底朝着瓶口爬去,不过一个呼吸的时间,五色小虫子爬出了瓶子,落在苏哲的手背上,随即消失不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