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18章 倾世而独立

    “哈哈……”思及此,烟雨凄惨,悲凉的笑出了声!

    枉她自以为貌美,自以为有三皇子苏毅垂青,爱怜于她,就自以为是,目中无人!

    如今,容貌尽毁,貌美不在,三皇子亦是留不住了,她烟雨曾经在红鸾阁的风光无限,将从此成为历史,不复存在!

    一行行清澈的泪水顺着脸庞滑落,烟雨气若游丝的出了声:

    “好一个容貌尽毁,好一个不复存在!好……好啊……”

    “可是,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肆意的羞辱我?以为这样,我就会妥协吗?”

    烟雨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把精致小巧的匕首,握在手心里。她将匕首从刀鞘里拔出来,然后,透过光洁亮丽的刀锋,清晰地看着自己的眼瞳:

    “我烟雨是不会妥协的,我只会让所有人都记住曾经最美好的我。”

    “什么容貌尽毁,什么不复存在,我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死也不会……”

    说到最后,烟雨嘴角轻轻地勾起,随即,锋利的匕首在她的手中流转,然后,倏地一下,****了自己的腹部!

    “哈哈……”

    一阵尖锐的痛感传来,烟雨笑出声来:“我还是最貌美的花魁,还是是三皇子垂青,爱怜的人,永远都是……”

    随即,烟雨的身体一软,朝着地上倒去!

    彼时,烟雨的房内,一身着黑色衣衫的男子凭空出现,他伸出手,将快要倒在地上的烟雨拥进怀里。

    薄而性感的唇瓣轻轻上翘,对着快要昏迷的烟雨道:“这样就死了,还怎么向害你的人报仇?只要你听命于我,我必定让你成为过去一样美丽,甚至于更美丽的女人。”

    “烟雨,你愿意吗?你愿意将自己的灵魂卖给我,以换取美貌的皮囊,从此以我为尊,供我差遣吗?”

    迷迷糊糊之中的烟雨听着男人能给她美丽外貌的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男人见烟雨点头,薄而性感的唇瓣上翘的弧度更大了些。

    “哈哈……”

    随即,一阵笑声在烟雨的房内响起,然后,黑衣男人和烟雨凭空消失。

    ……

    ……

    苏云国京城长安街上,苏毅摇着折扇,朝着十里飘香酒楼走去。南泗则是安静的跟在苏毅的身后,恭候差遣。

    苏毅前脚踏进十里飘香,随即就有掌柜的迎了上去,开始拍马屁:“殿下,小的即刻让后厨准备酒菜,请殿下楼上请!”

    苏毅对掌柜的的话罔置若闻,径自上楼,反而是南泗停下身,对着掌柜的吩咐了一番,随即,继续跟了苏毅走上楼去!

    因为苏毅是十里飘香的常客,所以,在这儿,有一个专属他的包厢——天字号二包。

    而此时,天字号一包里面。

    一男子站在苏泽的面前,对着坐在座椅上的苏泽恭敬地汇报着:“主子,本月四国的分店盈利皆呈上升状态,比起上月,平均增长了……”

    苏泽闻言,看着站在他身前的男子,淡漠的回答:“嗯……下去吧!”

    “是,主子!”男子说着,转身,迈着步子朝着包厢外面走去!

    苏泽看着男子的背影,似是想到了什么,又开口,叫住了男子:“柳梵,通知后厨,准备几道无心喜欢的菜色。”

    名唤柳梵的男子闻言,顿住脚步,转身,对着苏泽恭敬一个鞠躬,应声道:“属下遵命!”

    随即,柳梵再度转身,朝着包厢外面走去!

    看着消失在包厢的柳梵,锦华为苏泽换了杯热茶。

    看着消失在包厢的柳梵,锦华为苏泽换了杯热茶,然后,他恭敬的对着苏泽开口道:

    “主子,这是前些日子柳梵掷千金从北齐一茶商手中买回来的瓜片芽,茶呈瓜子形,因而得名,色翠绿,香清高,味甘鲜,耐冲泡。您尝尝看……”

    苏泽闻言,优雅从容的端起茶杯,凑至唇边,轻轻地抿了抿。

    随即,一股滋味醇厚且浓郁的兰花香在苏泽的嘴里蔓延开来。他唇角微扬,对着身旁的锦华吩咐道:“稍后就以此茶款待无心他们罢……”

    锦华得到命令,微微颔首应声:“奴才遵命……”

    ……

    ……

    镇国将军府,南厢,卫岚的闺房内!

    水无心以一层薄纱盖在卫岚的手腕上,随即,纤细修长的手指轻轻地覆上卫岚的手腕处,开始为她号脉。

    号脉时,水无心脸上的神色自始至终,都未曾变过。号脉完之后,他从卫岚的床边起身,走至离床榻两米处的地方。

    然后,闭眼,凝神,刹那间,水无心的指尖闪烁出碧蓝色的光芒。

    那些光芒由弱至强,等到光芒最盛的时候,水无心倏地一下睁开眼,他指尖的光芒也随即朝着床上的卫岚射去!

    当碧蓝色的光芒靠近卫岚的身体之后,便以极快的速度迅速地包裹了卫岚的全身!然后,卫岚的身体缓缓地升起,漂浮在床榻的半空中。

    看着漂浮着的卫岚的身体,水无心收回了手指,再次闭眼,凝神,极快的,原本指尖的碧蓝色光芒尽数消失,换做了耀眼的红色。

    这一次,水无心并没有睁开眼眸,而是用修长的手指对着房梁,地面轻轻一弹。

    当一面类似于镜子一般的透明墙壁出现在他和卫岚之间后,水无心才缓慢的睁开了眼。随即,走至门边拉开门,对着站在门口的卫雅开口:“等结界消失,三小姐自当痊愈。”

    卫雅闻言,站在原地看着水无心怔了怔,才迈着步伐踏进门槛。在看到漂浮着半空中的卫岚和那道透明色的结界之后,卫雅转过身,朝着水无心投以感谢的眼神。

    水无心接触到卫雅的眼神,缓缓道:“不必谢我,医者父母心,岂有见死不救的道理?”

    然后,水无心不等卫雅再说什么,直接转移了话题,将卫岚的事情略过:“虽然有结界,不过找个人来看着吧,以防万一。”

    说完这些话之后,水无心径自迈着步子朝着南厢外走去。卫雅向站在一旁的三夫人嘱咐了些事情,也离开了南厢!

    很快的,不久前还人来人往的南厢一下子沉寂了下去。

    ……

    ……

    离开南厢的路上,卫雅用眼角的余光斜视着水无心的身影,暗暗的在心里盘算着,如何让他出手,为自己治疗。

    片刻的功夫,卫雅和水无心已经走出了南厢,而此时,送完大夫的水月恰好与卫雅和水无心碰面!

    见到卫雅和水无心一起出来,水月也大抵可以猜到三小姐已经没事了。

    见到卫雅和水无心一起出来,水月也大抵可以猜到三小姐已经没事了。

    想起刚刚得到的消息,水月连忙开口,向卫雅禀报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