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第12章 吃里扒外的东西

    卫岚听闻娘亲唤她,看了看碗里的粥,又看了看坐在她身旁的卫雅,抿了抿唇瓣,起身,朝着三夫人走去。整个过程,卫岚都没有说一句话!

    卫雅看着卫岚的模样,心里一阵感慨,从来不喜与人为敌,只顾过自己的小日子的卫岚,在这个偌大的,充满勾心斗角的将军府里,并不适合!

    待卫岚过去之后,主母沈氏带着二夫人,三夫人以及卫雅同父异母的兄妹入座。

    落座之后,沈氏便直接对着卫雅开口说道:“你也知道,你爹他自从你娘去世之后便一蹶不振,镇国将军府这么多年都是我一个妇道人家一手撑起来的。”

    听着沈氏嘴里说出来的话,卫雅只觉得可笑,放下手中的勺子,她抬起眼帘,眼底一片清明,面色平稳的拆穿:

    “我爹的的确确是自从娘亲去世之后就不问世事,从此一蹶不振,不过,倒也不存在沈姨娘你所谓的一手撑起之说!”

    “据我所知,镇国将军府的的所有开销都是当今圣上按月派发!沈姨娘,你说我说的可对?”

    沈氏被卫雅当众打脸,心里气急。不过沈氏却也是心机城府颇深,面上并未表现出来,只是一惯客气道:“五小姐真是聪慧,来,菜都凉了,大家赶紧吃吧……”

    ……

    ……

    晚饭过后,卫雅带着水月前脚刚刚离去,后脚沈氏就将一桌子的碗盘掀翻。

    她目光阴狠的看向站在一旁的卫岚,怒斥道:“吃里扒外的东西,来人,家法伺候!”

    伴随着沈氏话音的落下,就有两个家仆走进正厅,欲要将卫岚拉下去行杖责!

    三夫人见状,连忙跪在地上,抓住沈氏的裙摆:“姐姐,岚儿她不懂事,求求你,饶她一次吧!”

    “哼……”沈氏冷哼了一声,看着跪在地上的三夫人,不屑道:“只有你这样没用的贱人才会生出那种吃里扒外的东西……”

    沈氏说完,一个抬脚,将三夫人踹到一旁,对着家仆命令道:“怎么,你们也要反了吗?”

    两个家仆闻言,吓得浑身一颤,急忙走到卫岚的身边,将她架着走出正厅!随后,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从院子里传来!

    三夫人匍匐在地上,听着卫岚痛苦的喊叫声,一口气上不来,晕厥了过去!

    卫晴见三夫人晕厥了过去,眉头微微皱起,轻轻地扯着沈氏的衣角:“娘,三姨娘不会有事吧?”

    “有事才好了,这个贱人,当年要不是她勾引你爹,哪里会生出卫岚那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沈氏一边说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扫向三夫人,满脸都是厌憎!

    卫珍和四夫人看见沈氏的表情,吓得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沈氏心狠手辣,非常人能及!如今从卫雅那里受了一肚子气,难保不会拿她们这些没有人庇护的,让她碍眼的人出气!

    这时,一家仆小跑进正厅,恭敬的对着沈氏禀告:“大夫人,三小姐晕过去了!”

    “没用的东西,找人把三夫人和三小姐送回南厢,没我的准许,不许离开半步!”

    沈氏说完,又转过脸看向四夫人和卫珍:“你们都回去吧,今晚发生的事情,谁要是敢说出去……”

    说到说出去时,沈氏抬起手,摸了摸头上的发钗,顿了顿,才继续说道:“绝对会比卫岚的下场更惨,平生最恨的,就是吃里扒外的东西……”

    四夫人和卫珍听了沈氏的话,连连点头如捣蒜,然后朝着沈氏微微鞠躬之后,才离开正厅回了北厢!

    见外人都走了,沈氏将丫鬟也打发了出去,然后,坐回主位上,对着一双儿女说:

    “松儿,晴儿,你们都给我听着,暂时不许轻举妄动。”

    “待时机成熟,我定要她卫雅尸骨无存!”

    不许轻举妄动?卫晴只要一想到卫雅和苏毅的婚事,就一肚子的火,恨不得卫雅立刻死掉!要她不轻举妄动,就等于要了她的命!

    抿了抿唇瓣,卫晴小声的开口:“娘亲,卫雅没死,现在还那么好看,那她和三皇子苏毅的婚事,岂不是……”

    “晴儿,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娘亲答应你,定会让你嫁的如意郎君!”

    “可是我就是想要嫁给三皇子……”

    “不可胡闹,照我说的做,有闲工夫倒不如好好修炼战气!”

    镇国将军府、西厢

    夜幕降临,月明星亮,卫雅站在闺房窗边,看着又大又圆的月亮,沉思。

    水月从放衣服的柜子里拿出一袭轻纱,走到卫雅跟前。

    “小姐,奴婢伺候你沐浴更衣,等你沐浴完睡下之后,奴婢在离去!”

    卫雅闻声,方才收回思绪。她转身接过水月手中的轻纱,薄唇轻启:“不必,你回去歇着吧,今天你也累了!”

    “可是小姐,以前都是奴婢伺候你的!”

    “以前是我傻,现在我不傻了,我自己可以照顾自己,你回去睡吧!”

    “那奴婢告退!”水月听了卫雅的话,沉默了些许时刻,转身走向房门,心知再继续说下去也无益,只会影响自家小姐沐浴就寝。

    水月走了之后,卫雅才拿着轻纱走向浴桶,脱了衣衫坐在了进去。

    隔着水气缭绕,卫雅背靠着浴桶,修长白皙的胳膊搭在浴桶边缘,闭上眼睛,养神,心窝处却传来尖锐的刺疼。

    卫雅的脑海中,不断地循环播放着祁烨开枪打中她胸口的画面,以及祁烨那决绝的神情。

    她是何其骄傲,何其自信的人,她怎么能够栽在一个男人的手里,还是那么刻骨,那么铭心的背叛。

    倏地一下子睁开眼睛,卫雅的眼底淡然一片,不带任何的情绪。

    从此以后,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哪个男人有资格让她难过,让她悲伤!她就她,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思及此,卫雅动作麻利的洗头,洗澡,穿衣,等头发干的差不多时,躺在床上,已经快凌晨了!

    卫雅一着床就睡,一觉睡到日上三竿,等她醒过来时,水月已经为她准备好洗漱用水和午餐。

    看着与记忆中完全不符的午餐,卫雅微微有些诧异,这沈氏也算是会做人,知道无法除掉她便对她以礼相待!

    洗漱完,卫雅淡淡的勾起唇,走至桌边坐下:“水月,今日府里的人可有为难你?”

    “他们倒是没有为难奴婢,只不过……”

    “嗯?”卫雅狐疑的抬起眼眸,看着水月,询问道:“只不过什么?”

    水月摇了摇头,叹气道:“小姐,昨晚三小姐不过与你坐了坐,就被大夫人家法伺候,昏迷到现在都没有醒,奴婢担心……奴婢担心三小姐会熬不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