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 白衣男子的身份2

    男子身着华丽的衣衫,一踏进盛世的门槛,店小二就急急忙忙的迎上前:“这位公子,里边请!”

    男子对着店小二点了点头,然后径直越过他的身边,朝着正站在柜台处的卫雅走去。

    “掌柜的,来三间上房!”男子看着卫雅,话却是对着正在算账的掌柜说的。

    听见男子说三间上房,掌柜立马停下了手里的活儿,抬起头,笑容满面:“好嘞,公子。”

    伴随着白衣男子和掌柜话音的落下,卫雅也开了口:“掌柜的,给我来两间上房。”

    水月听见自家小姐说两间上房,眼珠子都瞪大了。她三两下走到卫雅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拽了拽她的衣袖,轻声道:“小姐,奴婢打地铺就好……”

    “不必!”两个字,直接透露了卫雅的态度。

    水月动了动唇,还想再说些什么,可在她的声音传进卫雅的耳朵之前,白衣男子率先开了口:

    “在下已经为姑娘和你的婢女准备好了上房,不知姑娘可愿赏脸?”

    卫雅闻声,微微转过脸,朝着白衣男子望去,然后,快速的在脑海中搜寻了下原主人的记忆。片刻之后,她微微颔首:“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水月听的自家小姐的话,黑亮的眼眸瞪得大大的,不可思议的看向白衣男子。天哪,这个男子,也太英俊了吧!

    而就在水月看白衣男子出神之际,卫雅已经跟着小二上楼,往白衣男子订好的上房走去。

    水月回神的时候,恰好看见卫雅消失在二楼拐角处。

    见自家小姐走了,水月哪里还有心思看帅哥,赶紧跟着小跑上去,一边走还一边喊道:“小姐,等等我……”

    看着一主一仆渐渐走远的身影,男子对卫雅越发来了兴致。

    要知道,放眼整个东云大陆,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见到他能视若未睹的。

    看来,传言中镇国将军府的痴傻废柴嫡女并非如传言那般,突然,男子的心里涌上一抹期待。

    他很期待,看到卫雅洗干净大花脸之后的模样。

    ……

    ……

    店小二将卫雅领到房间之后,便被卫雅打发了下去,水月上楼恰好和下楼店小二碰个正着。

    一般情况下,住客栈都需要店小二帮忙打点下的,可是,卫雅居然让小二就那么走了?这一点,让水月十分的不解。

    三两下跑到卫雅的身边,水月开口询问道:“小姐,你怎么让小二走了啊?”

    卫雅伸出手推开门,语气平和的回应水月:“从我们一进门就摆脸色的人,看着岂不是碍眼?”

    想到方才在客栈门口,店小二嚣张的神情,水月点头如捣蒜:“小姐说的是!不过,小姐,为我们准备房间的那位公子是谁啊?”

    说曹操,曹操到,伴随着水月话音的落下,白衣男子已经站在了她们身后:“姑娘,在下也很想知道,你可否猜出我的身份?”

    面对男子的问话,卫雅直接不予理会,自顾自地推开门,欲朝着屋内走去。

    岂料,白衣男子先她一步,挡在了门口,堵住了卫雅的去路:“姑娘,你这样着急作甚?算是过河拆桥吗?”

    卫雅闻言,顿下脚步,抬起眼帘看着白衣男子的俊俏脸庞,面容波澜不惊。说出的话,却宛若寒冬腊月的冰霜,冰冷彻骨:“你很聪明,不过……我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

    “哦……是吗?”白衣男子并没有因为卫雅的话有何不悦,反之,他还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姑娘,在下倒是觉得,你是猜不出我的身份吧!”

    “猜不出?”卫雅眯起双眸,看着白衣男子,说:“那我若是猜出来了呢?”

    “这个嘛……”白衣男子转动着眼珠,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遍卫雅,一脸为难的样子:“姑娘若是猜出来,那么在下就勉为其难,娶你为妻吧!”

    勉为其难的娶自家小姐为妻?

    水月听着白衣男子的话,顿时不乐意起来。她踮起脚尖,伸出手拍了拍男子的肩膀,道:“这位公子,你知道什么是礼义廉耻吗?你……”

    “水月……”卫雅朝着水月使了个眼色,制止她继续说下去。然后,她扬起下巴,笑意盎然:“五千两银票,敢不敢赌?”

    五千两银票?

    白衣男子看着卫雅脸上的笑容,心中一愣。他身上刚好带了五千两银票,不过,卫雅是怎么知道的?

    男子的心思,卫雅当然知道,至于她是怎么知道他带了五千两银票的,她自然有她的办法。

    既然白衣男子不肯罢休,非要她猜,那么,倒不如黑他一笔,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个道理,在哪个时代,都是可行的。

    勾了勾唇角,卫雅轻笑道:“怎么?不敢?”

    白衣男子闻言,沉默片刻之后,应道:“不敢?……笑话,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小爷不敢的事儿。”

    “既然如此,你已经输了,五千两银票拿出来吧!”

    白衣男子蹙眉,不解:“姑娘何出此言?你还未猜?怎知在下就会输?”

    “燕安国二皇子燕雨轩……”卫雅说话间,原本在燕雨轩怀中的五千两银票此时已然安静的躺在卫雅的掌心。弯了弯唇角,卫雅冷唇轻启:“多谢!”

    然后,她调转方向,走向了另外一间房。

    燕雨轩见状,伸出手,摸了摸自己怀中方才放置银票的位置,一脸讶异。以他九级战气的修为,怎么会没有感觉到卫雅的动作呢?

    难不成卫雅的战气修为在他之上?不该啊,不是传言卫雅是个不能修炼战气的废柴吗?

    可纵然燕雨轩满心的疑问,也只能悻悻的推门进屋休息。

    来日方长,他相信,他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搞清楚,传闻中痴傻废柴嫡女是如何知道他身揣五千两银票,又是如何将银票悄无声息的拿走的。

    ……

    ……

    “水月,你去找掌柜的弄套干净的衣衫来,没有女装,男装也行!”

    卫雅一边褪掉自己身上的大红嫁衣,一边对着水月开口道。

    水月闻言,应了声便径直走出了卫雅的屋子,按照她的要求,去找掌柜的拿衣服。

    卫雅在房间等了不过一刻钟的时间,水月便已拿着衣服回来,还一脸笑嘻嘻的:“小姐,有女装,不过很破旧,价格还一样,奴婢就给你找了身料子好的男装,小姐,你看如何?”

    闻声,卫雅的目光往水月的手中,那套男装望去,打量片刻之后,她点点头:“把衣服放下休息去吧!明天早点起,我们回府!”

    “回府?”水月听见自家小姐说回镇国将军府,眼睛瞪得老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