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西诱柠檬

第86章

    朱西柚趴在地上,全身骨头就跟摔碎了一样,寸寸都疼,可是想起徐蔚勐就在咫尺,她忍着痛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朝他兴奋招手:“伪萌!伪萌!”

    徐蔚勐本来没有心情去看热闹,所以全办公区就只有他一个坐得稳如泰山,结果当他听见这个熟悉的声音时,他忍不住站了起来,冲向了事故发生地。

    他看着朱西柚,简直不可思议,“你怎么在这里?”

    “我来找你,然后钱包被偷了,我在这里等着浅浅给我汇钱。”朱西柚一看到徐蔚勐,种种委屈翻涌而上,竟然不顾形象的大哭起来,“你为什么要躲我,为什么不给我留你的备用电话,要不是你,我的钱包就不会被偷,我也不会摔倒,呜呜呜……嘤嘤嘤……好疼……”

    “你不是要结婚了吗?找我干什么?不会是专门千里迢迢来给我送喜帖吧?”

    “都是因为你,我结不成婚了!你要对我负责!”

    “你别乱栽赃,我可什么都没对你做过。”

    “你做过!你这个混蛋!都是因为你老骂我笨,所以我越来越笨,你还敢说你对你我什么都没做过!”

    徐蔚勐看着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

    他当然知道,朱西柚千里迢迢的来找他绝对不会是给他送喜帖,在他看到她的那一刻,他的心里就被满满的喜悦充盈了。她还是回到了他的身边,不过过程有多曲折迂回,结果都是好的,这就已经够了。

    徐蔚勐走过去,把她轻轻抱住,“傻瓜,笨有什么关系呢,我就喜欢笨姑娘。”

    朱西柚在他怀里也不安分,握着小拳头狠狠的捶他。

    突然有个声音恼怒的响起,“你们把我们派出所当成什么了!谈情说爱出去谈去!徐蔚勐,你现在是我们的嫌疑犯!”

    徐蔚勐不悦的皱眉,放开朱西柚,冷冷的看着发话的那个警察,“证据呢?你有什么证据是我拐卖了小轩?”

    警察哽了一下,说:“最后一个见到小轩的是你,然后他就失踪了。”

    “按照你的这个逻辑,是不是如果我现在离开这里,然后被人杀了,凶手就是这里所有的人?因为你们都是最后一个见到我的,都有嫌疑。”

    “我说不过你,但这不代表你是清白的。”警察气势汹汹,“总之你现在不能走。”

    徐蔚勐对朱西柚说:“你去给浅浅打电话,说钱不用汇了,我马上就出来。”

    朱西柚很信任的点头,然后乖乖的出去打电话了。

    没过多久,徐蔚勐就出来了。

    朱西柚好奇的问他:“你怎么说服他们放了你的啊?”

    徐蔚勐耸肩,“我没有想要说服他们,我只是拿出了我的证件,然后告诉了他们小轩在哪里。”

    朱西柚讶异,“你知道小轩在哪里?那你刚刚为什么不说?”

    “小轩的父母都只顾着做生意赚钱,平时都不太关心他,所以我故意不说出来,就是想让他们着着急。”

    “原来是这样。”

    有一个警察把徐蔚勐的东西拎出来,毕恭毕敬的递给他,连连道歉,“徐检,实在不好意思,大家都是自己人,一场误会。”

    “没事。”徐蔚勐接过东西,对朱西柚说,“我们走吧。”

    朱西柚看到他手上的风筝,眼都直了,“你昨天是不是在蜈支洲放了这个风筝?”

    “是啊,你怎么知道?”

    朱西柚后悔得想挠墙,“我昨天看到这个风筝了,我还特意跑去看了一下放风筝的人,结果不是你,早知道我多等一会就好了,今天就不会丢钱包了!”

    “昨天我去给小轩买冰激凌,离开了一会。”

    朱西柚突然又笑嘻嘻的说:“不管怎么说,我终于找到你了。”

    徐蔚勐握着朱西柚的手,如同捧着一件失而复得的稀世珍宝:“柚子,我很想知道,为什么你选择了我?”

    “因为我爱你。”朱西柚坦白道,“其实我以前执着于我们之间的差距,总觉得你很好而我一无是处,所以很自卑,也很担心,这样的我跟这样的你在一起到底是不是真的合适。我从前总觉得门当户对才是稳定的基础,所以我不敢接受你,后来我想通了,只有真心相爱才是稳定的基础,门当户对什么的,全都是封建腐朽思想的浮云,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女性,我怎么能别那种思想束缚住呢。”

    “这好像是你第一次说你爱我。”徐蔚勐故作担忧的说,“现在轮到我害怕了。”

    “你害怕什么?”

    “你把我说的这么好,这么完美,万一有一天你发现我其实也有很多缺点,你会不会嫌弃我呢?”

    “会的,一定会。”朱西柚非常确定的说,“所以你必须一如既往的对我好,维持你完美男人的形象,否则我就把你一脚踢开!”

    “你敢!”徐蔚勐去呵朱西柚的痒,“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了,你休想离开我!”

    朱西柚转身就跑,徐蔚勐追了上去,两人追追赶赶,朱西柚银铃般的笑声一直回荡在空中……

    这大概是他们的人生到目前为止最开心的一天了,因为他们都跟对方坦诚了一切,他们完全拥有了彼此……

    徐蔚勐和朱西柚即将大婚的消息牵动了两岸三地人民的心,ps,两岸指的是长江两岸,三地指的是y市、s市和北京市。

    朱妈妈听说自己女儿又要带男朋友回来,兴致缺缺,遭受了上次空欢喜一场的打击后,她这次决定以平常心对待,于是当朱西柚和徐蔚勐被朱爸爸从机场接回家里的时候,厨房里都是冷锅冷灶。

    朱西柚额头三滴冷汗,站在院子里大喊了一声:“妈!!”

    朱妈妈从房间慢悠悠的踱出来,瞪她一眼,“鬼叫什么,我又没聋!”

    朱西柚忙介绍道:“妈,这是徐蔚勐。”

    徐蔚勐很有礼貌的向朱妈妈问好,朱妈妈淡淡“嗯”了一声,然后去厨房做饭。

    朱妈妈效率奇高,二十分钟就喊他们去吃饭,结果朱西柚到餐厅一看,居然是青菜面!

    吃完饭,徐蔚勐就委委屈屈的对朱西柚说:“你妈妈是不是不太喜欢我?”

    “不是,我妈比较矫情,越喜欢的人她就装的越不喜欢。”

    徐蔚勐点点头,恍然大悟,“哦,我说你怎么这么矫情呢,原来是遗传啊。”

    朱西柚白他一眼,然后热情的去厨房帮妈妈洗碗。

    “妈妈,你觉得蔚勐怎么样?”

    朱妈妈无精打采的说:“凑合吧。”

    “妈妈,你给点热情嘛,不需要搞得跟苏睿柠来时一样举国欢庆,至少也露个笑脸嘛。”

    朱妈妈关了水龙头,很认真的问朱西柚,“这次你是当真的吗?会真的结婚吗?”

    “那当然!”

    “你去把那小子给我叫进来!”

    朱西柚忙屁颠屁颠的把徐蔚勐拽进了厨房。

    “小子,你是不是确定要和我们柚子结婚?”

    迎着朱妈妈犀利的眼光,徐蔚勐勇敢的说:“确定一定以及肯定。”

    朱妈妈果断的说:“那明天你们就去把结婚证办了。”免得到时候又害她空欢喜一场,这年头嫁个女儿真难!

    徐蔚勐为难的说:“可是我没带户口本。”

    “那就先办婚礼,三天之后,就在家里办。”

    朱西柚立刻说:“三天,是不是太仓促了啊?”

    朱妈妈很淡定,“放心,万事由我操办,你们两个准时出席就行了。”

    徐蔚勐马上答应,“好的,那就辛苦您了。”

    朱西柚对于她妈的种种行径表示非常不理解,于是去问她爸,她爸说:“你也知道,现在咱们家跟你同辈的就数你没着落,你妈每次都被你姑姑和阿姨她们奚落,所以上次你带小苏回来之前,你妈跟家里所有的亲戚都通报了这个消息,说你快结婚了,结果那事黄了,你妈被她们又奚落了一番,所以这一次她想你们快点办婚礼,也是想扬眉吐气一番。”

    “这样啊,那就随她吧。”

    于是三天后,朱西柚和徐蔚勐迎来了他们人生的第一场婚礼,之所以说是第一场,是因为后面还有第二场和第三场,分别在s市和北京。

    这第一场婚礼可谓是中西合璧,热闹非凡。

    原本宁静的清泉庄在那天上午迎来了八方宾客,朱妈妈很有范儿的把酒席摆到了河岸边,流水席绵延了几百米。

    她几乎把所有的亲戚还有以前所有的邻居全都邀请了,然后带着徐蔚勐和朱西柚一桌一桌的敬酒,别提有多高兴了。

    “我女婿,帅吧。”

    “我女婿,复旦毕业的哦。”

    “我女婿,检察院的检察官哦。”

    这三句话一天下来朱西柚听得耳朵都快出茧了。

    到了晚上,宾客散尽,朱妈妈终于恢复了对女婿该有的热情,拉着徐蔚勐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泪,“我把柚子就交给你了,你以后不许欺负她,不许嫌弃她笨,不许让她一个人做家务,不许说她做的饭难吃,不许偷偷摸摸养小三……”

    朱妈妈足足说了有一个多小时,一开始徐蔚勐还认认真真的听,后来实在架不住,打起了哈欠,最后差点睡着了。

    突然,朱妈妈大声喊道:“蔚勐!”

    徐蔚勐惊醒:“在!”

    “把我刚刚说的从头复述一遍。”

    徐蔚勐瞪着眼睛,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唉,就知道你没记住,没事,我再说一遍。”于是朱妈妈又开始了一千个“不许”。

    于是朱西柚和徐蔚勐的新婚之夜,新娘独守空房,新郎在天井背女婿守则背到了天明……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