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言情小说 > 西诱柠檬

第84章

    朱西柚豁然开朗,心情变得异样的清澈。

    她终于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有些错误,刚刚开始,现在停止还来得及。

    有些错过,刚刚开始,现在去追也还来得及。

    朱西柚决定第二天跟苏睿柠说明一切,然后回s市去找徐蔚勐。

    第二天早上,朱西柚一大早就在苏睿柠的门外等他,因为一会儿要说伤害他的话,所以朱西柚紧握着手,彷徨不安的走来走去。

    苏睿柠打开门,就看见朱西柚,很是惊喜,“这么早就迫不及待要见我吗?”

    朱西柚鼓起勇气说:“我有话想跟你说。”

    “我们先去一个地方,你再说。”

    苏睿柠拉着朱西柚,往果园快步走去,“我一直很想知道,那棵柠檬树长得有多高了,它会不会已经超过那棵西柚树了,我们快点去看看。”

    他走得健步如飞,朱西柚连跟上他的步伐都很困难,就没有在路上说什么。

    等到了果园,看到柠檬树果然窜得很高之后,苏睿柠笑了,“我真想在这树上刻下我的名字。”

    “苏睿柠……”

    “你说我们将来要是有了孩子,他出生那一年我们给他种什么树呢?要不我们给他取名叫橙子吧,然后种一棵橙子树,橙子、西柚、柠檬都是同一科的,一看就是一家人……”

    “苏睿柠……”

    “我觉得呢,西柚和柠檬都有点酸味,橙子最好了,最是甘甜……”

    “苏睿柠!!”

    苏睿柠说的正在兴头上,突然被朱西柚高声打断,很愕然的看着她。

    空气一下子安静下来,朱西柚反而没有勇气再去说准备好的话。

    于是两人各怀心思的沉默着。

    时间久了,苏睿柠便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他转身便走,“你妈妈一定准备好早饭了,我们这样跑出来,她找不到我们吃早饭肯定会骂我们的。”

    朱西柚知道他是想逃避,便不管不顾的说了出来,“苏睿柠,对不起,我不能和你结婚了。”

    苏睿柠定住脚步,背对着朱西柚,垂在身侧的手不由自主的捏成了一个拳头。

    “我不想再骗自己了,我一直逼着自己往前走,不许回头,想都不许想,可是到头来我发现,我越走得远,错的越多。”朱西柚怅然的说,“我曾经以为,我这辈子只会喜欢你一个,就算失去你的踪影也会无怨无悔的等下去,只要你和我同在这个世界,我就会喜欢你,不屈不挠的喜欢你。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我对你的感觉慢慢变得淡了,我不再像从前一样,关注你的一言一行,对你的每个表情追根究底。我依然很关心你,但这关心里,早已没有了从前的虔诚。”

    苏睿柠转过身,用力笑道:“柚子,我知道我以前拒绝你次数太多,所以你想在结婚之前都一一讨回来是不是?没关系,你拒绝我吧,你拒绝了之后我再向你表白,然后你再拒绝我,一直到你消气,好不好?”

    “苏睿柠,你明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朱西柚觉得拒绝人的滋味比被拒绝还难受,“我不想骗你,也不想骗自己,我已经不再爱你了,这棵柠檬树长得再高再茂盛在我心里也已经没有了别的意义,它就是一棵普普通通的柠檬树了。”

    “其实我早就已经感觉到了。”苏睿柠苦笑,“是我自己的问题,是我以前太偏激,自以为是,是我主动放弃了你,才给了别人机会,我这是自作自受,自作孽不可活,怪不得你,你没有任何地方对不起我,如果要说对不起,也应该由我来说。“

    “苏睿柠,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没有考虑好……”

    “是我自私,才让你痛苦了那么久,徐蔚勐当初说的没错,我一直没有彻底拒绝你,而是用各种模糊不清的理由拒绝你,根本就是在为自己留后路,我不想选择你,又不想放弃你,所以想用一根虚无的线绑住你。”苏睿柠深深深呼吸,“柚子,我唯一欣慰的是,你和徐蔚勐是因为我才认识的,这也算我是给你的一种补偿。”

    “苏睿柠……”朱西柚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她觉得自己的心里好难过,她原本以为她在法庭答应苏睿柠的求婚是让他免遭伤害,没想到现在给他最重伤害的是她自己。

    “柚子,不用说了,我都明白了。”苏睿柠自嘲的笑,“其实我一直都明白,徐蔚勐爱你比我爱你多,他肯为你付出一切,甚至可以冒着被处分的危险跟我当街打架,恐怕这点我是做不到的。所以我相信,你和徐蔚勐在一起一定会很幸福,我很放心。柚子,只要你能幸福,我就放心。”

    苏睿柠最后一句话让朱西柚心酸的掉下泪来,他走过来,轻轻替她擦了擦泪,然后抱住了她,“柚子,要对自己自信一点,你很好,你值得最好的幸福。”

    朱西柚拼命点头,“谢谢……”

    苏睿柠当天没吃早饭就先走了,朱妈妈气得把朱西柚一顿好骂,“你年纪也不小了,折腾什么啊!小苏多好一个孩子啊!你还祸害人家,你小心你会遭报应的!”

    朱西柚低眉顺眼的任由她妈妈无休无止的骂她,突然朱爸爸幽幽说了一句:“孩子他妈,大黑刚刚叼了一条裙子出去,是不是你的?”大黑是朱家的大黑狗。

    朱妈妈一听,顾不上朱西柚了,追着大黑就跑了出去。

    朱西柚和她爸爸相视一笑。

    朱爸爸对她说:“趁你妈还没回来,赶紧收拾东西,我送你去机场。”

    “谢谢爸!”

    朱西柚刚下飞机,打开手机,就接到了北京同事兴师问罪的电话,“柚子,你这次给我们代购的面膜都是假货!怎么回事嘛!”

    “假货?怎么可能呢?上次明明都没问题的。”

    “不信我寄给你看嘛,这次的就像面粉调的,特别假。”

    “明明是同一个地方买的啊,怎么会有问题呢……”朱西柚突然想起来,上次的面膜是徐蔚勐买的,那家伙一定是去专柜买了正品邮寄给她们了,而网上那家卖的却是假的,她忙说,“既然是假的就别用了,我给你们把钱退回去。”

    挂了电话,她立刻就给徐蔚勐打电话,想把他抓出来狠狠骂一顿,有毛病哦,专柜卖二十五的面膜,他买来当十块的卖给她们,是钱太多还是怎么着?

    她拨了十几个电话,徐蔚勐的电话一直不通。

    于是她便去他家里找他,谁知道摁了半天门铃,也没人来开门。

    朱西柚猜想他可能是执行任务去了,所以便想守株待兔,在他家门口等。

    她以前在这里常进常出,邻居和保安也都认识她,都问她是不是忘带钥匙了,她傻呵呵的说“是”。

    没过多久,有个快递拿了一个大包裹上来,朱西柚一看是徐蔚勐的快递,便自告奋勇的帮他签收了。

    她看了看,这个包裹是从三亚寄出来的,又写着“易碎物品,勿压”,猜想一定是小聂替他们拍的情侣写真,便打开来看。

    果然她猜的没错,里面有一个相册,一个超级大的水晶相框,还有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谢谢二位对我的帮忙,以后来三亚玩我招待!”

    朱西柚翻开相册,里面一张张都把她拍的很漂亮,每张徐蔚勐看着她的眼神都是宠溺有加,她可真是愚钝,怎么就一直没有发现呢。

    而那幅放大的照片,正好是徐蔚勐点着她的唇,喊她“朱四圆”那一张,背景是银白色沙滩和碧蓝的海水,而徐蔚勐和她的表情都是微微发怔,却又欲言又止。

    不知不觉,竟然和他有了这么多共同的回忆。

    朱西柚抱着相册,靠在徐蔚勐的门上,想起他们的相遇,想起他替她安排的各种相亲,想起他背着酒醉的她、摔断腿的她,想起他和她一起头抵头在床上吃泡面做面膜看电视剧……

    兴许他不是真的很爱看那些肥皂剧,他爱的是和她在一起吧。

    朱西柚想想真是好笑,她当初怎么就能蠢到以为像徐蔚勐这样的男人会喜欢看狗血剧呢!

    她等了好久,从站着等变成了蹲着等,又从蹲着变成了坐在地上。

    一直等到她睡着,徐蔚勐也没有回来。

    巡楼的保安好心把她叫醒,跟她说:“小姐,你明天再来吧,这么等下去会生病的。”

    朱西柚揉着眼睛,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于是她站起来,对保安说:“谢谢,我这就走。”然后抱着相册,拎着水晶相框和自己的行李打车回到了自己家。

    罗铮听见门锁响,再看见朱西柚拖着大包小包的走进来,顿时惊悚了,“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是要去拜见岳父岳母大人以及确定婚期的吗?”

    “你管我!”朱西柚对内奸没有好脸色,“你们检察院最近是不是特别的忙?为什么徐蔚勐的电话一直不通?”

    罗铮更加惊悚的看着她,“小姐,你不会不知道徐蔚勐已经请假了吧?”

    朱西柚一把抓住罗铮,连番发问:“请假?什么时候开始请的?请了多久?去哪里了?”

    “你走的那天开始请的,请多久我不知道,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反正我只知道他现在肯定不在s市。”

    “你不是他的间谍吗,你跟他肯定还有联系的,你把他给我揪出来!我有事找他!”

    罗铮爱莫能助的摊手,“自从你走之后,他就给我下达了停止任务的指令,所以我们也没有联系。”

    “骗人!”朱西柚才不相信,徐蔚勐竟然就放弃她了,她完全忘记了,逼徐蔚勐放弃的是她自己。

    罗铮摊手,“你都已经准备结婚了,他再让我看着你也没有意义了啊,叫我停止行动也很正常啊。”

    朱西柚想了想,突然想起她还认识一个可以联系到他的人,马上给张嫂去了一个电话,张嫂说:“蔚勐前两天把奥利奥和上好佳送回来了,让我照顾一段时间,他说他要出趟远门。”

    “出趟远门?他要去哪儿?要去多久?”

    “这些他都没说,我看得出来他心情不太好,所以也没有多问。”

    挂了电话,朱西柚气得快爆炸了,靠!凭什么啊!凭什么她喜欢的每个男人都喜欢玩失踪闹消失!她招谁惹谁了!她的命怎么这么苦啊!

    她干嚎一声,丢下行李和相框,呜呜呜的冲向了自己的房间。

    罗铮从地上捡起相框来看了看,心里马上就对这张照片打了标签:“奸情满满”。也不知道这两人到底在矫情什么,明明早就已经相爱了,还一个要跟别人结婚,一个跑出去散心,他们以为他们是在拍苦情戏啊,八点档啊,偶像剧啊!

    朱西柚猜测徐蔚勐出去散心,而且出远门,应该去的很远,所以她拜托了小倪,去查徐蔚勐有没有跟团出去旅游。

    小倪很快就给了她答复:“柚子,我只认识几个旅行社的朋友,她们都说没有徐蔚勐的报团记录,但是现在国内旅行社这么多,他会报哪一个我们根本就猜不到啊。”

    “谢谢你了,小倪。”

    “我还认识几个航空公司的人,你要不要我帮你问问有没有徐蔚勐乘坐航班的记录?”

    “不用了,徐蔚勐不喜欢坐飞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坐飞机的。”

    “茫茫人海你去哪里找他啊,不如你就在家等吧,他总会回来的。”

    朱西柚开玩笑说:“那怎么行呢,万一他在旅途中又碰见一个他喜欢的姑娘怎么办,那我不就惨了!”

    “真拿你没办法,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哦。”

    朱西柚笑笑,挂了电话。

    其实她这样着急的想找到徐蔚勐,是因为她有满肚子的话想要告诉他,她想告诉他,她早就开始喜欢他了,只是一直压抑了自己的感情,她想要告诉他,她想和他在一起,哪怕一辈子活在他为她虚构的幸福里,她也愿意。

    其实,幸福就好,至于是虚构或者是真实,又有什么分别呢。

    从前是她太执着,现在想想,真是可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