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下)最终试练

    凤九歌三人离开剑宗后,便马不停蹄的开始找寻幻灵界的入口。按照幻世主宰留下来的灵魂烙印提示,这幻灵界几乎称得上是一个活的结界!它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移动,因此并不是任何人想找便能找得到的。

    “哎呀,我说凤丫头,咱们这都赶了十几天的路了,你就不能稍微歇歇脚养精蓄锐再继续找?师父不都说了,这幻灵界是需要靠机缘才能找得到的!指不定咱们吃吃烤肉喝喝烧酒,再美美的睡上一觉,这幻灵界就自己找上门来了呢!”

    狗哥算是理想主义的代表人物了,经他这么一渲染,一旁的越童也跟着打起了瞌睡,可怜巴巴的看着仍旧眺望远处的凤九歌。

    “唉,好吧,真是怕了你们两个了!按照灵魂烙印当中的气息波动提示,我们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到达范围区域了。”说着便带着几人飞落到地面步行前进,只是没走上多远,凤九歌与越童皆不约而同的发现了一件事!

    “我说主人,我怎么总觉得对这个地方分外熟悉呢!”

    越童这么一说,凤九歌更是蹙起了眉头来,她早便有了这种感触,最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可既然越童也这般说了,那么这种错觉便成了直觉!

    “我也是这样感觉的,这地方看起来和栖梧山有些相似,可之前咱们在这里取走栖梧剑的时候,这里根本就不是这个样貌!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凤九歌与越童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对视了一眼后不约而同的点出了那架骷髅的名字!想到之前在这里看到的十分诡异的场面,凤九歌而今却是心绪无比淡然,仿佛这世间再没有什么能够让她害怕的存在了……

    狗哥虽然不明所以,却也识趣的打消了歇脚的念头,随着凤九歌二人快步行进,果然,在一处低矮的山包处又看到了当年那具骸骨!只是眼下看来,这骸骨当中的精髓似乎都像是被榨干了一般,在没有了之前那晶莹剔透的饱满质感。

    更令人惊诧的是,原本这周遭澎湃而浓郁的阴煞之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紧接着凤九歌 三人便开始找寻阴煞之泉的源头,按照之前凤凰图腾所说,这里的地脉诡异无比,恐为祸患之源,眼下却再也感受不到阴气的涌动,那只能说明一点,这地方之前发生过令人意想不到的变故!

    查找了半天,三人总算是在旁边另一处山包的低矮处有了发现,眼见这里被无数块巨大的顽石堵住,看上去像是封死了一处洞穴。越童在得到凤九歌许可后毫不犹豫的出手轰击,震碎了眼前数块顽石,赫然自三人身前出现了一道色彩幻美绚烂的传送之门!

    “这是…”

    凤九歌三人登时面面相觑,这一幕倒是远超三人想象,不过以凤九歌而今的修为,方言整个人灵界似乎都没有什么值得她惧怕的存在,当即先一步钻进了传送法阵中,狗哥二人陆续跟进。

    脑海中立刻泛起一阵令人炫目的波澜,很快,三人出现在一片全新的空间当中。然而还没等站定脚步,越童与狗哥便都下意识的身子剧烈摇晃了一记。

    “尼玛,这里到底什么地方?怎么看起来这般吓人??”

    眼见这空间景致当真奇特,头顶上方那一片似云非云的深紫色云雾,带给人一种远在天边,又像是近在眼前的双重错觉,脚下这片一望无尽头的浩淼大地,却是到处都弥漫着青黄色的悬浮气息,当中澎湃着一种三人闻所未闻的特殊气息波动。整个空间到处都充斥着一种极不真实的感觉,却又让人下意识的笃信,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啊哈,你们快看,那边好像有东西!”狗哥本着一颗密地寻宝的萌动之心,早就开始四下扫视了起来,当真第一个有所发现!三人快速飞行到狗哥所说的目的地,赫然看到那里矗立着一块仿佛亘古便存在着的巨大石碑,上面以最为浓重的笔墨镌刻着神魔二字!

    “神魔!神魔…难道这里就是幻灵界的入口?”凤九歌像是得到了某种特殊的提示,素手一扬释放出幻世主宰的灵魂烙印,同时向里面注入一道精神力,片刻后见她终于露出了雀跃的神采。

    “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啊!灵魂烙印中果然蕴藏着这块巨大的石碑!只是,烙印中并没有有关接下来石碑后方的任何记载,这已经是幻世主宰留给我们最后的线索了!“其实凤九歌并不想让越童与狗哥陪自己一同涉险,只是看他们两个那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又不好开口,只能硬着头皮带这两个大兽共同步入了神魔石碑后方区域。

    空间当中突然浮现出无数道晶莹剔透的光点,像是清晨透过阳光散发着清透光亮的露珠,悬浮在空间内任何一个角落。无穷无尽的光点中,每一簇似乎都蕴藏着一个细小却真实存在的灵魂烙印,让人忍不住生出捧在手心看上一看的冲动!

    “天啊,这幻灵界究竟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感觉到这里充斥着难以想象的强大精神威压?若非这空间内有特殊的力量平衡这种堆砌在一起的精神力,这会估计我们的脑壳都要被撑爆的!“

    狗哥吞吞吐吐的啐了一句,下意识向越童身边靠了靠。却见凤九歌仍是清蹙着眉头并没有轻举妄动,只一味的观察周围的一切,之后突然摊开一只手在虚空中,开始缓缓释放自己的荒之神力向周围,来观察这些晶莹光点的变化。

    正是在这一刻,三人眼前突然华光一闪, 浮现出一个全身被淡黄色光芒笼罩的苍颜老者,站在一条暗金色的甬道中央面色平和的看着凤九歌三人。

    “真是没想到,魔帝之心刚被取走,人皇的继承者便来到了这里。宿命不可违啊…咳咳咳!“

    老头这一番话刚刚出口,越童与狗哥就再度恢复了蒙圈状态,凤九歌缓缓上前一步对这老者恭敬的施了一礼:“晚辈凤九歌这厢有礼了,敢问前辈,这里可是幻灵界?魔帝之心是何物?我该怎样找到有关自己前世的记忆?“

    凤九歌一连抛出三个问题,却见这老头只是平静的笑了笑,转身缓缓向空间内部走去。三人对视了一眼也赶忙跟了过去,众人缓缓行走在这道金色光幕之上,老者也终于再度开口讲述起来。

    “这里的确是幻灵界无疑,你之所以能找到这里,得到关于幻灵界的坐标,是因为幻世主宰是你的前世!而你,则需要来完成她未完成的使命!“

    “我之所以自行出来同你见面,免去了你在这里应该接受的考验,是因为我在你释放出来的荒之法则气息中感受到了与众不同的东西!看来荒老头已经将天地时局告知与你,我也就不再卖关子了。其实每一次神魔之战的轮回之局中,胜负的关键并不在于哪一方的强者被另一方消灭殆尽,而是要看哪一方的领袖能够主掌当世之局,修炼出真正旷古绝今的无上境界!“

    “你的前世,幻世主宰也曾来到过我这里,那便是在上一次神魔大战的前夕,她也曾到我这里经受考验,渴望得到掌控时局的终极力量!然而最终她失败了…巧合的是,上一个神魔纪元中,与幻世主宰对抗的魔族领袖,也没能在我这通过考验,并没有得到魔帝之心的无上魔族传承,因此数千年前那场神魔大战其实是以平手的方式落幕,人魔两族拼斗的两败俱伤,两大首领最终选择了同归于尽,以此方式终结了他们彼此对抗的宿命。“

    “不!他们的对抗并没有结束,正是因为上一次神魔纪元的轮回中,没有人能够承载所谓掌控时局的终极力量,人魔两族也就未能分出胜负,当世便是要继续重复上一纪元的神魔对抗,直到那个主宰人灵界的真正至尊出现为止!

    凤九歌接过老者的话讲出了自己的猜测,得到了老者赞许的目光:“你猜的很对,这便是天地法则主宰的命运之局,依我看,你是得到人族终极力量的最佳人选!“

    “喂我说老大爷,我也算大概听懂了你说的这什么时局…不就是人族跟魔族来一场神魔大战,看看最后谁最厉害么?可你丫告诉我,这么比下去,除了让那些生灵白白送命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意义么?难道这一切不过是天地法则愉悦自己的游戏?“

    狗哥一脸不客气的道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一旁越童也是难得站在狗哥这一边支持他的观点。

    却见老头呵呵笑了起来,手抚自己白花花的胡须看了看狗哥:“吞天狼皇的儿子,天赋资质比你父亲还要强横不少呢!只可惜你生错了年代,数千年前你父亲也曾来到这里尝试继承魔帝之心,虽然失败了,但他那种傲世天下的霸者气魄还是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的,没想到他这儿子更是有趣的很啊!”

    狗哥一听这话倒是蛮高兴的,当即探出一只狗爪子摸摸老头的胡须表示友好,弄得凤九歌几人瞪大了眼珠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它!

    老头并没有生气反倒笑的更加和蔼可亲了,随即低头又看向狗哥:“其实诸天法则之所以如此布局,目的只有一个,便是用这种方式选出人灵界最佳的生命体,让他以己身承载无上法则之力,加入到宇宙诸界的执法行列!“

    “前辈的意思是,诸天法则是通过这种方式在人灵界与魔界中挑选新的天地法则?“

    “不错。要知道大宇宙无穷无尽,自然包含着像人灵界这样无数个小型结界,每一个结界都由几种特定的天地法则掌控秩序,这样才能保证结界平衡持久的发展下去,没有了法则,便没有了秩序,那么结界便会在混乱中走向灭亡!这便是诸天法则布神魔之局的初衷!“

    “原来是这样!!“

    凤九歌三人这才恍然大悟,只有两大势力不断对抗竞争,才能产生最优质的生命体!进而更好的平衡维持整个结界的秩序!

    第四百五十章       逆天人皇

    “唉,这么说来掌控者们的确是用心良苦啊,眼下只盼着神魔大战能够早些结束,继承终极力量的人能够尽早出现,那样人灵界从此便能够真正平静下来了!“

    “而今魔族继承终极力量的领袖已然出现,便是这个人!“

    老头话音一落随手一挥,自凤九歌三人眼前出现了一道光幕,当中站着一刻霸气外侧的俊逸男子,站在无尽昏暗的魔界顶峰俯视众生。

    “龙战天!!!“

    “不错,正是你凤九歌最为挂念的男人,他已经在我这里找寻到了前世的记忆烙印,同时也恢复了这一世的记忆,更清楚了自己的使命,眼下已经回到魔界为两界的终极一战做着最后的准备。”

    凤九歌美眸突然变得迷离了起来,想到自己二人之间的重重过往,以及那不得不面对的宿命对决,心中一阵怅惘…。。

    “凤丫头,正常来讲,魔帝之心一旦被激活,人族的至尊力量便很难被开启了,因为这两种力量皆代表了人灵界所能承受的极限力量,从没有过一次轮回中两种力量同时被开启的局面,不过作为人族的领袖,你必须尽自己最大努力尝试,没有什么是绝对不可能的!

    你要记住,一旦你成功继承人族的终极力量,你与龙战天的宿命对决,胜利者便是永久守护人灵界的天地法则之一,同样,若你胜了,未来数千年,人灵界皆是一派春秋鼎盛的祥和迹象,和谐与安定便是整个结界的共同主题,若是龙战天胜了,魔族便会掌控人灵界数千年,这对于你们人族来讲是怎样的局面,不难想象,生灵涂炭在所难免,所以你的成败,关乎到未来数千年人灵界众生的命运走向!你要好自为之!

    老者一番话罢再不多言,突然探指向前一点,一道淡黄色金光笼罩在凤九歌身上,只一瞬间的功夫,凤九歌便出现在了另一个特殊的内空间当中。

    “这便是你的试练之地。“耳畔回荡起凝实而厚重的老者声音。凤九歌扫视周围,却发现自己竟来到了剑宗的剑冢!

    “我这是…来到了剑冢么?“凤九歌仍有些难以置信,这里看起来与最初没有被破坏的剑冢几乎一模一样,就连剑池亦是完好无损。

    “不错,这里正是剑冢。人族的终极力量便是代表着破灭道无上攻伐法则的人皇之剑!你需经受住九重破灭神则的终极毁灭之力,人皇之剑自会出现。这当中你将无法施展其他形势的法则之力,一旦失败幻境自行消失。“

    凤九歌遵照老者的嘱咐,飞身一跃来到剑池中央坐定,准备接受破灭道神力洗礼。对于这种极道力量凤九歌着实没有把握,之前便领略过这种神力的无上毁灭之威,没有了荒之神力的守护,单纯凭借肉身抗衡痛苦是难以想象的!

    恍惚间,第一道破灭神力轰然降临,如开天辟地般的滚滚神雷破空而下。凤九歌眼下失去任何依仗,只能单纯的凭借本体灵力加以抵抗,顿觉浑身上下每一寸皮肉都在饱受皮开肉绽般的痛苦煎熬。

    好在这第一道神力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便结束了,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不论经受多么难以想象的痛苦,凤九歌都在咬牙坚持着,血肉一次次翻飞迸溅,肌骨也在不断的破碎重组,体内凤凰血脉涅槃神能已被凤九歌催发的淋漓尽致……

    凤九歌并没有将这次历练看作单纯的皮肉之苦,反而借助这个机会更近距离的感受破灭道法则之威的精华要义,不知不觉间整个身心都进入了无比空灵的修炼境界。

    渐渐的,第八重神力轰然降临,霸道无匹的狂暴力量瞬间便将凤九歌肉身彻底轰碎,然而这一切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凤九歌在不断重组中一次次获得本质上的蜕变与新生,并暗自将神力中的大道轨迹尽数印刻在自己脑海中,不断琢磨推演,终于在无尽破灭之中顿悟了这无上攻伐大道的真义!

    “破灭之道,攻伐本心,破而灭之,讲求破心所向之本源……”

    一道道宛如洪钟大吕神魔禅唱般的轰鸣不断自凤九歌心中呐喊,不知不觉间,又一道全新的法则之力如奔流入海丝丝流窜到凤九歌的魂源之中…

    幻灵界中,此刻越童与狗哥两人正呆在老头左右,顺着眼前光幕盯着凤九歌渡劫的场景,阵阵唏嘘声不断传出。

    “我说老头,你丫这也太不讲究了吧,这可不是别的, 这尼玛可是无上攻伐之道啊,你一连下了九重过来,是个人也受不了啊!第八重都是一个照面人就碎了,第九重不是要形神俱灭??“

    没成想狗哥这般话音一落,老头本人竟也是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之前为了怕凤丫头分心,我就没告诉她,其实这破灭神力以往纪元都只有八重,只要八重神力经受住,人皇之剑便会自动降临,这一次因为你们比那龙战天来得晚,他已经先一步度过八重魔劫带走了魔帝之心,因此到了凤丫头这就多了一劫,这连我也控制不了…”

    就在第九重破灭神力降临的瞬间,盘膝闭目的凤九歌突然睁开了晶亮的双眸直视苍天,探出一指迎天而上,竟是同样打出一道破灭神力,与这第九重神力对撞在了一起!

    “什么!!!”

    狗哥惊呆了!

    越童只要一仰头昏死了过去…

    老头还算好一些,可也难以压抑心中的震惊之色, 原本总是咪在一起的眼睛突然瞪得老大,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天纵之才啊!仅以八道神力便揣度出了攻伐法则的奥义!看来这一纪元或许会出现一道至尊法则!”

    “对了老头,眼下这凤丫头一个人掌握了两种法则,如果决战时她赢了龙战天,她自己会变成哪道法则啊???“

    “这个…我也不清楚。毕竟之前从未有人一个人身兼两种法则之力…“

    面对这旷古绝今的奇才,老头除了振奋也只能是振奋。

    眼见上方九重神力越发狂暴,凤九歌也在不断加持神力与之抗衡!这已不在是与单纯的法则在抗衡!这是与天道在抗衡!与天相抗!!

    “谁说一定要用肉身经受你们的洗礼,我已无需在经受洗礼,人皇之剑降临吧!!”

    凤九歌一声轻咤,再度探出一指迎天而上,更为狂暴的力道渐次爆发,终是抵住了这第九重神力。

    待得一切复归平静之后,上方竟还没有出现人皇之剑的影子。

    “这什么情况?“

    此刻不光是凤九歌,就连老头本人也彻底蒙圈了。

    “轰隆隆…。。”

    突然,整个剑冢上空爆发出一道震天动地般的巨响,像是要撕裂整个苍穹一般的神之呐喊!

    紧接着,便见一道金黄色的巨剑,携滚滚雷电之力发出嗡嗡响动缓缓降临,剑身每一个部位都散发着君临天下的王者气息!

    然而令所有人震惊的是,这柄神剑后方,竟又浮现出一道破灭道神力,似是躲藏 在云雾之中的又一道震天神力,随时准备轰然降临到凤九歌头上。

    “怎么回事?难道…难道还有第十重神力之劫?“

    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人皇之剑虽已降临,却似乎携带着千钧之力轰向凤九歌,或许这本身又是一重考验!

    剑池之中,凤九歌已然感受到事情的严峻,不禁蹙起了眉头。令她最为担忧的不是这巨剑本身,而是上方正不断凝聚的第十重神力!

    “哼,九道神力已然道破了破灭道法则的精髓奥义,这第十重,无非是破灭道法则孕育出的灵识对我的考验吧!既然这样,就来吧!看看你究竟能不能毁杀死我凤九歌!“

    “呵呵,人灵界果然是一块风水宝地啊,这么年轻的一个小娃娃,随意便破了我破灭道万年锤炼之奥义精华,既然你已经接受我的考验,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说实话,你的出现已经在某种程度上超出了我诸天法则的掌控,可以说,你已经让我们感受到了危险!!“

    这句话已经算是诸天法则对凤九歌至高无上的评价了!

    凤九歌在不犹豫,重新闭目凝神,既然自己已经完成了幻灵界老头的考验,便无需再遵守规则。

    这一刻凤九歌突然生出将破灭道法则与荒之法则融合在一起的想法!可以说她这样做无疑是在逆天!自古至今从未有人敢有这样的想法!要知道以人类单薄的肉身,能够承载单纯一种法则就足以惊天动地了,而今凤九歌竟毅然选择了逆天!

    恍惚间,凤九歌身边突兀的凝聚出一道银色光幕,将她整个身子尽数包裹在当中,正是荒之法则的力量体现,同是在这一刻,凤九歌终于大胆的迈出了最为重要的一步,同时开始催动破灭道法则!

    只一瞬间,凤九歌肉身轰然崩碎,两股法则的内在冲击,产生的内在力量是她根本无法承受的!

    “凤丫头!!你丫这是疯了么?“狗哥与那老者见状都忍不住出言阻止。

    但很快,二人便在无尽荒之神力的中央,看到了那一簇微弱却真是存在的破灭道神力,伴随着凤九歌涅槃之力的不断聚合重组,破灭道神力也在不断壮大!渐渐与身外荒之神力达到了分庭抗礼的状态!

    “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丫头竟想到借助涅槃之力,不断在破灭与死亡中重生蜕变,两种极限力量相互抵制抗衡的同时,也就为涅槃的过程创造了时间,如此周而复始两种法则之力相互融合共同,最终达成了一种无比微妙的平衡!!“

    “额,那这种新生的力量究竟是什么力量啊?也是一种法则??“

    老头微笑着撵着胡须,半晌才终于开口:“这或许是凌驾在诸天法则之上的一种全新的终极法则,或许不光光能够主宰人灵一界,假以时日,也许能演化成全宇宙共同遵守的无极之道!”

    第四百五十一章       大结局   新秩序

    “哦吼!!凤丫头这下算是火啦!!那老头,既然是这样,你就给这种法则取个名字吧!!”

    见老头闻闻颔首思忖了良久终于开口:“无极之道,相生相克,均衡万物,是为太极!!!“

    剑池中。当这两股相生相克的平衡道力交叠盘桓在一起,缓缓浮动向上主动迎接这第十重破灭神力,像是一张巨大无匹的磨盘,不断厮磨碾压过第十重破灭神力,最终彻底封堵住破灭神力流散的尽头,一切终于再度归于平静。

    凤九歌大道初成精神奕奕,突然飞身而起一把握住了这柄人皇之剑,皇者气息君临天下,横贯四方!

    同是在这一刻, 整个人灵大陆上空,天际皆释放出无与伦比的耀眼圣光,像是昏暗尽头的黎明曙光乍现,带给人一股暖洋洋的神圣之感!

    众生皆在这一刻欢呼了起来,他们看到了手握人皇之剑的凤九歌光耀十方君临天下,终究是在这即将爆发的神魔之战前夕,人灵界众生得到了他们的领袖!

    当一切重新复归平静后,凤九歌重新神识归位,来到了幻灵界老头的面前。

    “孩子,你真的成功了,人族众生都在为你顶礼膜拜,为你欢呼喝彩。魔界也已大军压境,宿命之战马上降临,这之前我会满足你最后一个愿望,将属于你的这段宿命因果告知与你!

    又是一道精神烙印飘落,凤九歌轻闭美眸很快进入烙印当中。

    “离哥哥!请相信我,这一切都是无法改变的,你才是魔界众生的希望!我知道你爱的不是我是她,但请你相信我,她是人皇,你是魔帝,你们是宿命之敌,快点离开这,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

    灵犀公主无力的瘫倒在地上,紧紧抓着龙战天的衣角,泪水已然爬满了她精致的面孔。

    凤九歌动作僵硬的回过头去,这才看到山谷后方是密压压一望无尽头的人族强者。

    “人皇,不要心软,杀掉他们,人族才能获得永远的安宁!”

    凤九歌发现这一刻的自己在犹豫!终于,一声清脆的响动传出, 自己终是放下了手中的人皇之剑。

    “人皇!!难道你要为了一己之私弃人族众生于不顾么?”

    就在这时,后方人群中突然一只冷箭呼啸而出,携带着令人难以抗拒的速度刺破虚空,最终停留在了灵犀的胸口,一声轻啸,鲜血染红了龙战天心口前的衣襟,似是渗透到了他的心中…

    “魔帝之心!呵呵呵…原来只有我的血才能唤醒你一代帝君的真魂,若有来生,我宁愿抛弃一切也要守在你身边!即便守候千年!离哥哥,抱紧我…“

    灵犀死在了龙战天的怀中。凤九歌突然心绪剧烈的抽搐了一瞬,恍惚间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传出,整个山谷似乎都跟着剧烈颤抖了一瞬。

    “人族…这笔帐你们一定要记下!他日我定当血屠万里,报仇雪恨!“

    他最后的目光仍旧停留在凤九歌身上,是不舍?是怜爱?还是无尽的恨??

    直到走出这道烙印,凤九歌倾世美眸仍旧显得空茫而无错。

    “看来,我们注定是无缘!龙战天是个一诺千金的人,他许下的承诺,无论到了何时都会兑现!他既已知道了前世之因,必会接纳后世之果,若能自此换来人魔两界千万年的和平,我愿意放弃一切!“

    话音一落,凤九歌握着人皇之剑飞身而起,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视野尽头…

    而今掌握着两大天地法则的凤九歌,实力自是凌驾到了诸神之上,俨然已经成了这方天地的主宰,身心游走于整个大陆不过弹指一挥间。

    转瞬之时凤九歌便来到了神魔山腹地的崇炎岛上空。见此刻下方满眼尽是无尽阴云弥补,无比狂暴的阴煞之气早已弥漫了整个岛屿。扶桑神树也像是得到了感应一般不断发出嗡嗡轰鸣声。

    “龙战天,这是你我二人的宿命之战,你若胜我,人灵一界尽归魔族,我若胜你,愿换得两界万载安宁,可敢应战??”

    凤九歌以神音传话,这是在以挑战者的口吻宣战,以图免去两界众生的无谓牺牲。

    片刻后,便间扶桑神树的顶端突然凭空浮现出一道传送结界,滚滚黑云蔓延其上,一身魔族皇袍加身的龙战天终于现身。

    “我就知道你会来!”

    “九歌,没想到灵犀圣殿一别,竟是这些年过去,再相见,便是宿命终结的时刻!“

    两方至尊的宿命对决,自然引得两界神魔共同观战,无数虚空烙印暗自浮动,这一刻人灵界与魔界众生所有生灵的焦点都聚集在此处…

    “灵犀呢?我记得当时你是带着她一起走的…“凤九歌含笑如初,像是和自己的情人在诉说着情话,语气温柔到了极点。

    “数千年前,上一次神魔大战魔界的三大至尊,除我与吞天狼皇之外还有一人,名唤灭绝杀神,当年射杀灵犀的那一箭,便是他潜藏在人族暗中施放的,目的便是趁乱挑起两族大战,它则浑水摸鱼成为魔族的掌控者…也是他设下灵魂禁地囚禁灵犀的本魂,企图通过我控制整个魔界,在我得到魔帝之心的一刻便宣告了他的死刑。“

    凤九歌闻言轻然一笑,即便是这样,两人之间生生世世的对决也难以避免,这便是二人的宿命,只能以决战的方式面对!

    “这一世,终究是要以死亡为终结么?“

    凤九歌与龙战天同时露出了笑颜,二人缓缓抬起头遥望苍宇,似是在无尽大道中找寻答案……

    百年后……

    兽人一族的旷野,而今已变成了一片生机勃勃的新世界!到处都能看到人族与兽人一族生活在一起融为一体的昌荣安定的景象,旷野的边缘还生活着各种族的魔兽一族,它们已经习惯于生活在人族主导的社会秩序之下,到处可见魔兽们与人交换食物的场景,农人的村落中也随处可见魔兽们充当劳动力帮助耕种田地…一切都显得这般和谐融洽。

    此刻兽人族中央部落的一棵参天古树下,一只黄吧拉己的土狗正人立抱膀摇头晃脑的给一帮孩子讲故事,唾沫星子即便飞到了孩子们的脸上,它们也混不在意,仍旧全神贯注的畅游在神魔世界当中…

    “啊哈哈,狼皇叔叔你快接着讲啊,人皇凤九歌与魔帝龙战天最后一战究竟谁胜谁负啊?”

    “唉,当年那一战虽然惊天动地旷古绝今,硬生生毁去了整个神魔山脉,但若说这战斗过程,没有一个人看得见!因为双方都动用了这天地间的至尊力量——法则神力!自那一战后,人灵界与魔界便开始了长久以来安定和谐共同发展的阶段,彻底告别了神魔乱战的纪元!”

    “那这么说,就是人皇凤九歌杀了龙战天?”

    “不见得。据后来魔界的一些强者所说,魔帝龙战天也领悟出了两种至尊法则,与人皇凤九歌的两种法则类似相辅相成,大有宿命轮回的意味,据说二人战至最终,神魔山上方诸天一阵龙飞凤舞万道齐鸣,呈现出了人灵界从未有过的祥瑞景象,按照幻灵界界主那白胡子老头所说,两人应该是一起正道化身天地法则了。唉!老子当时跟你鸟人叔叔那叫一万个后悔啊!万一也跟着去比划两下,没准这会也能跟着升天了呢!”

    狗哥说着一阵唉声叹气自拍大腿…似是陷入了百年前那段回忆当中。

    “这死狗!都百年了还不忘讨好处…”

    “他妈的!你个鸟人是不是又欠扁了?老子这几天又没打你了是不!!”

    狗哥头也不回的就开始咒骂了过去,这会却见身前几个孩子皆是一脸花痴相打量着狗哥身后。

    “哇,狼皇叔叔,那姐姐是谁啊?竟然长得这么漂亮!!她…她竟能漂在空中耶,脚下还踩着几片云彩!!“

    “是啊是啊,后面还跟着一个叔叔好威武的样子哦!一看就知道是个大人物!!“

    “我擦,鸟人难不成又在外面装b被人打回来了吧???可这声音怎么这么娘呢???“狗哥懒洋洋的别过头去,直到看到那张巧笑嫣然的倾世容颜一脸俏皮的打量着自己,彻底惊掉了下巴……

    “尼玛!!凤九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