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第269章 喜忧参半

    宁珂儿只是笑笑,不再说什么。

    “回去吧。”两个人继续往前走了走,慕容飒停下脚步。不远处的岔道,正好通向华翎殿。

    宁珂儿看了看,微微一怔,“嗯,我先走了。”说完,又看了慕容飒一眼,这才往华翎殿走去。

    宁珂儿不想回到华翎殿,甚至是害怕回到华翎殿。可是除了华翎殿之外,她似乎无家可归。宁珂儿一路心绪凝重,走着走着就到了华翎殿门前。

    夜里,殿内的灯仍旧是亮着的,而她想要回到自己的房间,那里又是必经之路,也就是说,她很有可能遇到那人。

    但遇见了又如何呢?很多事情仍旧是改变不了。

    宁珂儿推开了门,意料之中,言若寒就坐在那,而这一次,她不想理会他,因而便直接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全然不看他一眼。

    然而,让她意想不到的是,言若寒竟然主动起身,转眼间便来到她的面前。

    “让开。”宁珂儿不再看他,心和声音一样,都冷到了极点。

    言若寒微微蹙眉,却并没有让开的打算,“前几天他才毫不留情地伤了你,今天你却能够和他谈笑着一起回来,你的那些骄傲和自尊呢?都去了哪里?”

    宁珂儿没有回答。言若寒迟疑了一下,又开口,“是因为喜欢他,所以这些东西都可以不要吗?”

    闻言,宁珂儿微微一怔,抬头看着他,如同看着一个陌生人,良久,她才看着他,笑了,“对,我就是喜欢他,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不要,那又怎么样?这和你有关吗?”

    “不知羞耻。”言若寒看着她,一字一句地将这话说出来,如同刀片割在她的身上。

    宁珂儿忍不住皱眉,“我怎么就不知羞耻了?”

    言若寒似乎隐忍着怒气,脸上仍旧平静,“你自己心里清楚。”

    “我不清楚!”宁珂儿终是忍不下去了,随口喊出一句,再也不看他,转身往自己房间的方向走去。

    宁珂儿没有走出几步,就被身后的人一把拉了回来,想要说的话没有出口,就被一个吻狠狠地堵住。

    宁珂儿几乎是毫不迟疑地,咬了下去。言若寒一阵吃痛,松开了她,带着难以置信的表情。

    宁珂儿却别过头不看他。对待这个吻,她并不是毫无感觉,只是,她曾经那样的苦苦挽留,他却给她这样的答案,她为他放下了尊严,得到的却是这样的结果,她的心早已冷了,死了。

    沉默良久,言若寒不再看她,淡淡地开口,“我懂了。”说完,他不再看她,转身离开。

    宁珂儿深吸一口气,转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宽敞大路,两人各自一边,而后,从此渐行渐远。

    卫庄成亲之后,除了已嫁来的月明依,月明翾一干人便准备返回镜之城。同月明翾一起返回的,自然还有侍英,如今该说是紫悦。

    对待紫悦的离开,宁珂儿既有喜也有忧,喜的是,紫悦从此离开,对她的威胁随之降低,忧的是,宁珂儿始终担心紫悦口中魂魄缺失那件事,而且经过了与慕容飒的比赛之后,这种影响越发的明显,并且,她能够感觉到,身体里雪之精灵的魔法似乎越来越不能控制。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