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第191章 不能坐视不理

    这一切来得太快,法术剧烈碰撞自然形成了强大的反冲,宁珂儿并没有任何的防备,而她自己或许也没有想过躲闪,就这样自高空中落了下去,凉风在耳边呼啸,宁珂儿没有做任何的反应,这一刻,宁珂儿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竟然想赌,赌一个“不可能”。

    一道身影如旋风般飞过,众人看在眼里再次被精湛的技艺所震惊。但当事人却好像并没有注意这些观众,更加不在乎他们的想法,即使他接下来所做的事可能引起他人的非议。

    就在宁珂儿下落了一半的时候,言若寒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伸出双臂,将她稳稳地接住,这才缓缓下落,之后又连忙施展了个咒语,之前还张牙舞爪的影龙立刻如同一只温驯的牲畜,待在原地,不再动弹了。

    宁珂儿晃动了一下,感觉到那双强有力的手臂,而看到眼前的言若寒,仍旧觉得有些恍惚,只是张着嘴微动嘴唇,什么都不说。

    二人离得很近,其他人则很远,远到几乎成了风景里的一道摆设。言若寒略靠近她,用小到只有他们能够听到的声音开口,“你疯了!”言若寒的语气和平常很不一样,虽然隔着面具,宁珂儿仍旧听出了其中的失控,还有那极力隐藏的,不安。

    “疯的人是你,”回过神之后,宁珂儿想到的就是反唇相讥,“看看你现在的所作所为,这不可是一个师傅该做的,”说着,她看了看与自己这样靠近的他,“这不像你的作风,不想惹什么麻烦,你最好现在就松开我。”

    言若寒只是看着她,但并没有放手,“我真的不知道你的脑袋里究竟在想点什么。”

    “在想什么?”宁珂儿看着他,想要一眼看进他的心里,“我在想,之前的那些个夜晚,也是这样的怀抱,还有那些亲密,我不信你能全部都忘掉。你敢发誓,你一点都不想吗?”

    “胡言乱语。”言若寒冷冷地说她,却不知为何,头下意识地别了过去,不再看她。

    宁珂儿想笑,笑他这副模样,却笑不出来,只能用干巴巴的话语来讥笑他,“我至少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像有些人,口是心非,不敢承认自己的内心,真是可怜。”

    “你想多了,”言若寒又发出类似解释的话语,“今天不管是谁出事我都会这样做的,我必须保护好这里的每一个人。”

    言若寒的解释再多余不过,让宁珂儿听来,更像是掩饰。他不愿承认,宁珂儿气愤之余,更愿意陪他把这场戏继续演下去。

    之后宁珂儿在看他,目光已冷了不少,“你都这样说了,那以后就请你做些师傅该做的事,再做些越矩的事,只会让我讨厌你。”

    “好。”言若寒沉默了一会儿,才吐出一个字来,却显得很不是滋味。

    宁珂儿当然不理会他,只等到安稳落地,便好不留情面地一把推开他,同他拉开了距离。言若寒自是没有防备,一个踉跄,稳住了身形,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