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第186章 为他拔掉浑身的刺

    她的情绪波动得一发不可收拾。眼看着言若寒要有离开的意思,她便有些不受控制地冲了过去,将他紧紧抱住,生怕稍一放松他就会消失一般,“你别走!那天的事我可以解释!我也不想事情变成那样,但是很多事情不受我控制……这件事我有错,我不该去,我错了,我道歉,我真的好怕,不要离开我,好吗?”

    言若寒没有言语。宁珂儿松开他,小心翼翼地拿下他的面具,总算看清了他的表情。那一张脸上几乎没有所谓的表情,有的只是平静与漠然。

    宁珂儿莫名的感到一阵惊惧与恐慌,颤抖着小心翼翼地凑到他的面前,将自己的唇贴上了他的,他的唇是微凉的,而这似乎变成了她唯一能够想到的示好的方式。

    言若寒并没有拒绝她,这令宁珂儿多多少少感到些受宠若惊。她微微颔首,两个人仍旧保持着亲密如恋人一般的距离,彼此几乎能够感受到对方的呼吸,呼吸着同一片空气,仿佛彼此依赖,互生共存一般。

    “别怕,一切都会过去的。”言若寒柔声开口,一切仿佛还是恋人之间最柔情的叮咛。

    宁珂儿惊喜之余,连忙看向他的眸子,然而,这一次看到的只有漠然,言若寒看着她,说得没有一丝犹豫,反倒是出乎意料的平静,仿佛早已预料到了这一天一般,“也许我们之间的关系,还是回到之前那样比较好。”

    宁珂儿猛然一怔,松开了他,彻底拉开了距离,看着他,第一次觉得眼前的人如此陌生,“你说什么?”原来她方才所说的一切他根本没有听在心里,原来他早已做好了决定,他没有将她纳入考虑,而这一切,都不过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面对她质问的目光,言若寒不知为何避开了,只有言语仍旧坚定,“这一切也许从一开始就是个错误,这个错误到现在就该终结了……”

    宁珂儿看着他,皱眉,硬是将眼泪咽了回去,怒极反笑,“别编那些冠冕堂皇的借口,我听着恶心!”

    言若寒总算肯看着她,却是叹息,“你就是这样,像个刺猬一样,为了自保而不惜伤害身边的人,永远不会为任何人改变。”

    宁珂儿咬紧了嘴唇,连笑声都收敛了。她想说,没错,她是只刺猬,可她已经为他拔掉了一身的刺,他还想她怎么样呢?不过,他的话倒也让她清醒了,她不会再为谁做那些拔刺的傻事。

    “你会后悔的,”宁珂儿定定地看着他,眼里写满了伤痛过后的漠然,“你就最好不要想我想到要疯掉。”

    言若寒只是看着她,眼里是她难以察觉,更加难以解读的复杂情绪,然而,他仍旧是什么都没有说,仿佛默认了这一切一般。

    一段感情最终无疾而终,先前宁珂儿将它视作秘密保守,而今它果真消失无踪,仿佛它从未存在过一般。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宁珂儿总算说服自己,不再因此停滞不前,相反的,她要更加的上进,为了自己难得的第二次生命努力地在这异界之中生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