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第104章 真实的梦境

    “我?”宁珂儿很惊讶,起初她听到这话是兴奋的,那么她就有机会接近红莲,可是后来,她又意识到了另一个问题,与自不自信无关,而是凭她现在的实力,她有些心虚。

    “不愿意?”冷宽问她,“这可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大好机会,你难道要拱手让人?”

    “当然不是,”宁珂儿急忙否定,“我只是想知道红莲如此贵重,我们有什么万全之法才能够保它安全?”

    “这个不用你操心,”冷宽理所当然地回答,“在供奉之地的四周设有一个雪系魔法的魔法阵,一旦红莲被放到指定的位置,除非有解除魔法阵的咒语,否则红莲的力量同魔法阵连同,任何想要移动红莲的人都会遭到魔法穿心。”

    宁珂儿点头,心里沉了一下,偷食红莲果然并非易事。

    “好了,”冷宽话说完之后,靠在椅背上,“我不过是让你有个心里准备,话已经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冷宽突然下逐客令,这是宁珂儿没有预料到的,她想问的问题也不得不咽了回去。不过,说实在的,宁珂儿本就不想同冷宽待在同一间屋子里,哪怕多一秒,不知这个老狐狸又该想出什么来。

    “是。”宁珂儿应了一声,转身就走。

    冷宽看着她背影,又想到什么,仿佛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对她说的,“毕竟都是你的妹妹,你以后做什么事三思就是了。”

    冷宽今天在花园里大概就察觉到了什么,只是没有明说罢了。宁珂儿看了他一眼,冷宽仍旧低着头,没有看她,她便也不说什么,转身走了出去。

    回到屋里,宁珂儿躺在床上,思考着未来的方向。直到目前为止,紫悦似乎没有提过一个有建设性意义的建议,宁珂儿决定暂时将她忽略不计,而是静下来一个人想想这个事情。

    魔法阵,红莲,竞技赛,法灵阁,高阶法术,没有一个问题可以轻松解决,或许像紫悦说的,违背同言若寒的约定才是这场死局的唯一解法,否则,她就是把自己往死路上逼。

    想得头疼了,宁珂儿决定不想,闭上眼睛,没过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梦里,她也是这样躺着,不过却是躺在奶娘的怀里。奶娘轻轻拍着她,如同在哄着小孩子一般,从她这个角度看去,奶娘是那么的温柔慈祥,叫她忍不住去亲近。

    “二小姐,”奶娘低头看着她,眼神很是认真,“永远都不要恨你的父亲,你爹他是真心爱你们母女的,无论他做了什么,或是对你稍有疏离,你都该理解,他也许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我娘呢?她在哪?”宁珂儿从来没问过,现在她却想知道。

    奶娘看着她,叹了口气,“她去了很远的地方。”

    宁珂儿只是看着奶娘眉眼间的叹息,心里莫名的伤感,“奶娘,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我娘她为什么选了他……”她说的他是指冷宽,从她第一眼看到冷宽开始,她就没觉着他对她有多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