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第94章 朋友的疏离

    等到凌云志走后,萧羽才提着一壶酒走了进来。见是他,宁珂儿本想解释什么,但动了动唇,终是不知该从何说起,只好什么都不说,只是看着他。

    萧羽把酒壶放到桌上,不看她,只是淡淡地开口,“我本想和你喝上两杯,现在突然想起还有些事,这酒只能你一个人喝了。”

    “你生气了?”宁珂儿问他,问完之后才发现自己这问题是在有些自讨没趣。不过萧羽要生气,恐怕也是应该的,就凭她想横插在慕容飒和凌云志之间,他也是该鄙视她的。

    萧羽微微一怔,抬头看着她,“我不生气,无论你做什么决定,我相信你都有你的理由。”

    “我……”宁珂儿看着他,心里有了一阵冲动,想将紫悦的事说出来,然后告诉他,她之所以接近慕容飒,是为了定风咒。

    “别说了,”萧羽却突然打断她的话,转过身不去看她,“太晚了,我先走了。”说完,抬步走了出去。

    宁珂儿看着他的背影,话哽在了嗓子里。无论他说什么,宁珂儿明白他终是生气了,不免发出一声叹息,她始终想不明白,自己是怎么走到了这样的地步,连她的朋友都似乎对她失望了。

    今天这间屋子似乎特别热闹,萧羽走后,立刻又有其他人来了。宁珂儿看到门被风关上了,而那一瞬间,分明有个身影闪了进来,而在这里有这个本事,又会来的人,只有一个人。

    “你来干什么?”宁珂儿的声音听起来过分的冷淡,“如果你是来落井下石的,那就不必了,在你之前,已经有很多人落过石头了。”

    言若寒主动来找她的次数是屈指可数的,而这一次,就是这屈指可数的其中一次。

    “认识你这么久,你第一次这么听话,真是难得。”

    言若寒的声音很平静,可是在宁珂儿听来,他的夸奖却比之前的任何一句恶言听起来还要刺耳。

    不只是之前所有人给她的打击都在瞬间迸发,还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宁珂儿竟然感觉眼眶酸涩,却还是忍住了。

    “这就是你想要的?”宁珂儿看着他笑了,笑容却冷得没有温度,他和她之间始终隔着那张面具,让她看不清他的表情,越是这样,她的眼神就越是高傲,越是不在意,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保住些什么。

    言若寒沉默了,没有急着回答。

    宁珂儿却没想让他有机会回答,笑靥如花,却分外疏离,“我一定会好好听你的话,跟他们搞好关系,接近他们,了解他们,再在竞技赛上把他们所有人都击败,进去那个什么见鬼的法灵阁,拿到你想要的东西,到时候我们两不相欠,你最好别再来烦我。”

    言若寒又是沉默,良久,才应了声,“好。”

    她没有想到他答应得这么干脆,先是一愣,随即低头喝酒,不看他。宁珂儿发现了个有趣的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不叫他师傅了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