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第33章 心里放不下的事 1

    “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你下不来台,你不觉得难受吗?”叶华也忍不住问她。

    “不难受当然是假的,只不过我经历过比这更难受的事,这算什么?”宁珂儿忍不住回道,被当众批评本来不是件好事,可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道理很简单,不论现实世界还是魔界,竞争都是最必要的事情,虽然眼下所有黯之族人最大的对手是其他四位魔王所领导的族群,可是在黯之族中,每个家族间的竞争仍是不可避免的。

    曾经,宁珂儿最不懂的事情就是藏拙,才让陆媛那个小人有机会见缝插针,破坏了她同凌轩之间的感情,而她现在想明白了,一切却已经太晚了,从此成为她心里永远好不了的伤,一次次快要变好,却又一次次的腐烂。

    现在她想明白了,显山露水未必是好事,而大智恰恰若愚。

    “你也不过才十几岁,说得好像你经历了很多似的,你倒是说说你经历过什么比这更难受的事?”纯然抓住了她的话柄,问了下去。

    宁珂儿这才意识到自己言多必失了,说出去的话却没法收回,只好硬着头皮说下去,“我那继母,在我变成凡人的那几天,擅自做主推了我的一门好亲事,还把自己的女儿许给人家,这还不够难受吗?”宁珂儿不是个喜欢背后说别人的人,但事到如今,她只能想到这么一件事。

    “我好像听我父亲说过,”叶华忍不住插嘴,“冷家和袁家要联姻,那那个男人的,该不会是,袁涣吧……”

    “没错。”宁珂儿回答得很干脆。

    纯然听了,这才意识到什么,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提你的伤心事……”

    “没事。”宁珂儿依然干脆,反正她也没往心里去。

    “那你看到他,不会觉得难受吗?”叶华又压不住好奇心问。

    “不难受。”宁珂儿回答着,“反正我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我,就算这门亲事没退,我也会要求退婚的。现在这样最好,大家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多好。”

    “喂,你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讲话,真的觉得好吗?”另一边,传来了萧羽的声音,原来他也一直在注意着她们,而宁珂儿恰恰忘了使用隔音咒,才让远处的萧羽听了个真切。

    宁珂儿看向萧羽,而萧羽正看着前方,一副很真专注的模样。

    “偷听别人讲话,你觉得很有意思吧。”宁珂儿有点恼怒。

    “没意思,是你们说话太大声了。”萧羽回答。

    “还真好意思这么说。”宁珂儿忍不住添了一句。

    一旁的纯然拉了拉她的衣袖,“冷月,你说话别这么带刺好不好,萧羽他可能也只是好意……”

    宁珂儿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纯然,“到底他是你的朋友还是我是你的朋友?你为什么老是帮着他?胳膊肘往外拐!”

    话说完,宁珂儿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纯然双颊泛红不再说什么,而另一边,萧羽也没动静了。宁珂儿像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低着头,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一直认真听讲,不再说话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