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30章 你是冷血的石头 2

    叶华和纯然点点头,并不反对,又看看宁珂儿,离开了。

    宁珂儿则跟着言若寒回到华翎殿。

    宁珂儿坐在椅子上,感觉到肚子里一阵剧痛,好像随时都能涌出血来。而在她的不远处,言若寒却泰然自若,并没有什么不妥。宁珂儿忍不住开口问他,“师傅,你,没事吧?”

    “没事,”言若寒淡淡地回答,“这点法术伤不了我。”

    接着就没有后话了。宁珂儿打量着言若寒,忍不住皱了皱眉,这个人绝对是块石头,她刚才都有开口关心他一下,可是他呢?看到她受伤了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是块石头。

    她这样想,言若寒真的看了过来。宁珂儿这才想到言若寒有读心术,能够时刻知道她在想什么,而言若寒却总是太过平静,让她难以捉摸。

    “逞英雄很有意思么?”言若寒问她,说不上指责但也绝对不是褒奖。

    宁珂儿愣了一下,毫不犹豫地回答,“要不是我纯然也不会碰到那种事,我当然不能不管。这跟逞不逞英雄没有关系。”

    言若寒看着她,目光落到了她的伤口上,声音很是漠然,“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怎么去保护别人?别人的事最好不要多管,把自己照顾好了再说吧。”

    “那你凭什么管我的事?”宁珂儿听着他的话,觉得很不舒服。

    言若寒停顿了片刻,似乎是正要开口,宁珂儿又开口,抢先了一步,“啊,对了,我差点忘了,我是你亲自从冷家接来的,你怕我死在这里,死了一个魔使,你不好和我爹或是魔王交代,是吗?”

    这也不好解释,冷宽不好得罪,难道卫风就好得罪了吗?

    言若寒终究是什么也没再说。

    宁珂儿见他这样,越发的生气,良久,言若寒才又开口,“二皇子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但凡是他想做的事,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不是你能招惹的人,以后不要去招惹他,听懂了吗?”

    “那可不一定,”宁珂儿想也不想就开口,对言若寒的态度有些反感,“如果他再去招惹纯然,我还是要管,这件事我管定了!”

    “好,”听着她说完,言若寒突然开口,“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作为你的师傅,我会义务地给你收尸。”说完,言若寒不再理会,朝着门口走去。

    “喂!”宁珂儿忍不住冲着他的背影喊,“这件事你真的不管了?”她说是那么说,可是靠她一个人的力量,要对抗那个卫风,简直是鸡蛋碰石头,自取灭亡。

    言若寒顿了一下,没有回头,“不管。”说完,又继续抬步往外面走去。

    “臭石头!”宁珂儿忍不住对着那个背影骂起来,“你就是一块冷血的臭石头!”说完,宁珂儿还觉得不解气,随手拿起手边的垫子朝着言若寒离开的方向扔了过去。

    在这件事上,宁珂儿确实有些生气,可是到了晚上,她因为疼痛在床上打着滚却睡不着的时候,言若寒送来的丹药,她的气也就消得差不多了。

    其实事情想想也就是这么回事,言若寒和纯然非亲非故的,他为什么要帮忙呢?况且还要以得罪卫风为代价,是为了纯然呢?还是为她呢?显然都不应该是。叶华和纯然点点头,并不反对,又看看宁珂儿,离开了。

    宁珂儿则跟着言若寒回到华翎殿。

    宁珂儿坐在椅子上,感觉到肚子里一阵剧痛,好像随时都能涌出血来。而在她的不远处,言若寒却泰然自若,并没有什么不妥。宁珂儿忍不住开口问他,“师傅,你,没事吧?”

    “没事,”言若寒淡淡地回答,“这点法术伤不了我。”

    接着就没有后话了。宁珂儿打量着言若寒,忍不住皱了皱眉,这个人绝对是块石头,她刚才都有开口关心他一下,可是他呢?看到她受伤了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是块石头。

    她这样想,言若寒真的看了过来。宁珂儿这才想到言若寒有读心术,能够时刻知道她在想什么,而言若寒却总是太过平静,让她难以捉摸。

    “逞英雄很有意思么?”言若寒问她,说不上指责但也绝对不是褒奖。

    宁珂儿愣了一下,毫不犹豫地回答,“要不是我纯然也不会碰到那种事,我当然不能不管。这跟逞不逞英雄没有关系。”

    言若寒看着她,目光落到了她的伤口上,声音很是漠然,“你连自己都保护不了,又怎么去保护别人?别人的事最好不要多管,把自己照顾好了再说吧。”

    “那你凭什么管我的事?”宁珂儿听着他的话,觉得很不舒服。

    言若寒停顿了片刻,似乎是正要开口,宁珂儿又开口,抢先了一步,“啊,对了,我差点忘了,我是你亲自从冷家接来的,你怕我死在这里,死了一个魔使,你不好和我爹或是魔王交代,是吗?”

    这也不好解释,冷宽不好得罪,难道卫风就好得罪了吗?

    言若寒终究是什么也没再说。

    宁珂儿见他这样,越发的生气,良久,言若寒才又开口,“二皇子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但凡是他想做的事,不会善罢甘休的。他不是你能招惹的人,以后不要去招惹他,听懂了吗?”

    “那可不一定,”宁珂儿想也不想就开口,对言若寒的态度有些反感,“如果他再去招惹纯然,我还是要管,这件事我管定了!”

    “好,”听着她说完,言若寒突然开口,“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作为你的师傅,我会义务地给你收尸。”说完,言若寒不再理会,朝着门口走去。

    “喂!”宁珂儿忍不住冲着他的背影喊,“这件事你真的不管了?”她说是那么说,可是靠她一个人的力量,要对抗那个卫风,简直是鸡蛋碰石头,自取灭亡。

    言若寒顿了一下,没有回头,“不管。”说完,又继续抬步往外面走去。

    “臭石头!”宁珂儿忍不住对着那个背影骂起来,“你就是一块冷血的臭石头!”说完,宁珂儿还觉得不解气,随手拿起手边的垫子朝着言若寒离开的方向扔了过去。

    在这件事上,宁珂儿确实有些生气,可是到了晚上,她因为疼痛在床上打着滚却睡不着的时候,言若寒送来的丹药,她的气也就消得差不多了。

    其实事情想想也就是这么回事,言若寒和纯然非亲非故的,他为什么要帮忙呢?况且还要以得罪卫风为代价,是为了纯然呢?还是为她呢?显然都不应该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